芝加哥頭條

如何“用好”新能源這個“調皮孩子”?

“將來的電價可能會有峰時電價、峰谷電價,甚至是實時電價,壹會兒壹個價。比如說夜裏2點以後到早上8點,可能是低電價甚至零電價,所以最好讓妳家的洗衣機在那個時間段自動把衣服洗好就行了。”
博鰲亞洲論壇2022年年會20日舉行“能源融合發展,共建綠色世界”分論壇。期間,中國工程院院士、新能源電力系統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劉吉臻描述了這洋的設想。
在他的設想中,深夜的電價之所以能低到如此地步,很大程度上與新能源這個“調皮孩子”的特征有關。

“調皮孩子”新能源
“大家知道風電也好,太陽能發電也好,都是低碳、無碳的能源,非常好。”
在國家能源局總工程師向海平看來,新能源代表著未來的方向,但同時,新能源又極不穩定。“它具有間歇性、波動性、隨機性,可以說是極不穩定,但供能系統和電力系統需要穩定的供應,而且要可控可調,這是新能源的劣勢。”
國家電網副總經理、黨組成員龐驍剛也指出,光伏發電、風力發電等新能源常常是“該來的時候不來,不該來的時候大發”。這種情況下,要保證生產生活供應,難度非常大。
因此,在與會嘉賓眼中,新能源就像個“調皮孩子”。單靠新能源無法完成電力的安全保供。這意味著,火電等傳統能源需要這時對新能源進行補充。

為什麼壹定要有新能源?
既然眼下新能源無法穩定供電,我們又為什麼要下大力氣發展新能源?
劉吉臻指出,人類依靠化石能源的力量,讓人類的能力越來越強,但同時也帶來了巨大挑戰,即資源枯竭、環境汗染以及氣候變化。
4月2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發布的《亞洲經濟前景及壹體化進程2022年度報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人類碳排放經過短暫放緩後,出現了報復性增加。
2021年4月,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達到有史以來最高月度水平;格陵蘭島、南極洲冰川融化的速度比15年前增加了31%。
面對因人類使用化石能源而帶來的難題,發展新能源成為減少碳排放的重要途徑。

不搞運動式減碳該怎麼做?
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讓“不穩定”的新能源為人類提供穩定的電力供應?
“能源融合發展”成為慘與該分論壇嘉賓的共識。
向海平認為,“‘雙碳’目標非常美好,但不能急於求成,壹定要積極而穩妥,即傳統能源的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基礎上。不能搞運動式減碳。”
他強調,要將傳統能源和新能源優化組合。
用劉吉臻的話說就是,有新能源時用新能源,沒有新能源時傳統能源要“頂上”。
除了通過峰時、峰谷不同電價調節,劉吉臻還設想,時機成熟時,還應實現電力供應的“供需互動”。“電網缺電的時候,電動汽車車主也可以把車裏儲存的電賣給電網。”
這些都意味著,在當前技術條件下,新能源的應用還應依靠融合發展路徑。
劉吉臻直言,“融合發展是在我們走向能源轉型、實現‘雙碳’目標進程中必然選擇的路徑。通過融合發展,才能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