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特稿

【軍事博評】張競:日艦跟監遼寧艦編隊之情蒐期待

張競

(本文原載於”輕新聞”,作者張競為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SSAP1編按:出雲號抵近拍攝的遼寧艦起降圖。滑躍時船艦會加速幾乎是肯定的(所以才開始噴黑煙),不過由泿花看似乎未到25節。日本防衛省長官岸信夫指出6日內起降遠超100架次 (不是某夫或某些報紙講的100架次),算是比較高的頻率。(照片來自海上自衛隊)

編按:出雲號抵近拍攝的遼寧艦起降圖。滑躍時船艦會加速幾乎是肯定的(所以才開始噴黑煙),不過由泿花看似乎未到25節。日本防衛省長官岸信夫指出6日內起降遠超100架次 (不是某夫或某些報紙講的100架次),算是比較高的頻率。(照片來自海上自衛隊)

今年5月2日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針對5月1日在黃海及東海海域所發現解放軍艦艇活動發布新聞稿;其中特別分別說明在特定時間、依據特定地理參考點以及相差距離,所分別發現之三批解放軍艦艇類型、級別以及數量,最後並指出前揭艦艇完成會合編隊,並且穿越琉球宮古島附近國際水道,前往西太平洋進行演訓活動。

在日本自衛隊透過新聞稿首度發布此批解放軍艦艇動態時,其亦在新聞稿內同時說明日本自衛隊所派遣實施跟蹤監控情蒐兵力,並且分別列出此等任務兵力駐地與明確表述執行情報蒐集與警戒監視等相關應對措施;並且亦附上共軍艦艇影像資料以及相關活動海域示意圖。

FH2b cNVcAAELWJ編按:事實上2021年5月時出雲號即負起進入西太訓練的遼寧艦的追蹤工作。(圖片來自央廣軍事)

隨後數日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逐日賡續發布新聞稿,並依據前述新聞稿架構,先以文字說明解放軍該批艦艇活動概況,並且附上相關演訓活動照片,並再加上相關活動海域示意圖。透過如此密集發布新聞稿,並且派遣海上自衛隊駐地為橫須賀之第一護衛隊旗艦出雲號(JS Izumo, DDH-183)多用途護衛艦,其實亦就是日本海上自衛隊首艘輕型航空母艦持續跟監解放軍艦艇編隊後,自然就成為多方媒體報導焦點。

儘管許多媒體報導都紛紛針對前述情勢發展之軍事意涵提出判斷,並且臆測解放軍該批編隊係在演練未來拒止外軍干預臺海周邊軍事衝突,亦有認為是演練掩護共軍兩棲登陸船團針對臺灣東部地區,實施兩棲攻略登陸進犯行動,此外還有認為是刻意表態威懾日本海上自衛隊,讓東京不要對臺海情勢指三道四,更有報導提出此等軍事活動歸根究柢就是要嚇阻臺獨分離主義,政治解讀眾說紛紜,讓人眼花撩亂但卻毫無具體結論。

A member of the Japan Maritime Self Defense Force 海自護衛艦五月雨號的艦員正在抵近觀測解放軍052D的南京艦。(圖片來自海上自衛隊)

撇開此等從政治角度東拉西扯,在此筆者將自日本海上自衛隊,為何派遣出雲艦採取籃球場上緊迫盯人手法,緊密跟蹤監視遼寧艦編隊之軍事企圖切入,為讀者分析說明從情報蒐集角度,日本自衛隊能夠獲得那些情報資訊,而其戰略或是戰術價值究竟有多麼重要,而其可靠度又有多高?

首先必須指出,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新聞稿未見得會揭露所有重要資訊,自衛隊某些進行情蒐作業之儎臺與兵力,很可能根本就沒有列在其新聞稿敘述文字中,特別是運用美國所提供之情報蒐集管道與作業體系,比方說是本身所設置之電子信號與通信情報截收作業站臺,或是由美軍所提供之衛星影像與信號情報,日本自衛隊所發布新聞稿中,絕對都不會將其明白說出,因此在解讀日本針對遼寧艦編隊活動之情蒐作業時,不可僅限於日本軍事單位在檯面上所提供之說明。

ERZQTOxWoAAOGce編按:海自P3C已屆退役年齡並漸漸退役,現時航空偵照及巡邏已漸漸轉向具一定電子被動偵察能力的P-1反潛巡邏機負責。

其次更必須指出,依據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逐日所發布之新聞稿,其中所附資料未見得是完全可信;比方說是相關影像圖片,很可能不是在新聞稿所述時段內所獲得偵查照相所獲得之影像,其中不無可能是存心從影像檔案中找出以往所拍攝照片,混雜在最新獲取之影像資料同時公布,以便掩護其獲取影像情報之實際作業能力。

EIRngufWkAERo7q編按:空自追蹤防空識別區內中國軍機並拍照可說家常便飯,但有時如果不是抵近空拍而是用其他手段(或是接近夜間光線不足下追縱),那空自是有機會以檔案照片重新翻拍充數。(照片來自航空自衛隊)

自衛隊在公布新聞稿時,曾經刻意公布某位自衛隊官員在海上巡邏機窗口,使用民用長距離高解析度數位相機攝取影像之作業照片,但若是對比自衛隊新聞稿照片,其實多份影像資料都是經過重新翻拍照相處理,因此根本就無法透過影像檔案,反向去掌握理解自衛隊情報蒐集單位,究竟是以何種裝備,在何種相對運動態勢下,取得解放軍艦艇影像資料;因此必須肯定自衛隊在公布影像資料時,反情報資訊保密作業確實是具有相當水準。

再者就要談到出雲艦近距離緊密跟蹤監控遼寧艦編隊,其實主要能夠進行情報蒐集之涵蓋範圍相當有限;換言之,針對遼寧艦本身戰機起降過程,再加上戰機起降之前,各項針對起降過程甲板作業,比方說是戰機起飛前滑行至待命起飛位置,降落後滑行至後續作業與待命位置,武器彈藥、偵搜、遙測與電戰莢艙之掛儎與卸載流程,或者是飛行員登機與離座前後各項檢查程序,起降作業前後檢查與清除甲板異物過程,甚或是戰機搭乘起降機進出下層甲板機庫之作業樣態,將是日本自衛隊透過視覺影像,所能夠監控掌握之情報資訊。

 

 

中央電視台十三台介紹山東艦日常生活與起飛作業的節目。當然,要看整體調度能力,當然是要二十四小時跟蹤了。

當然在近距離範圍內截收遼寧艦整個編隊間之通信內容,其中包括艦對艦以及戰艦對戰機間之往來信文,再加上整個軍事演練過程中,所必要發射之電子信號,其中包括艦艇基本導航以及協助戰機定位起降之各類電子輔助信號,更是日本自衛隊監控作業所希望掌握獲得,以便建構其電子信號資料庫,未來作為識別敵友之電子作戰序列重要情報資訊;日本海上自衛隊花費如此氣力跟蹤監控,絕對不會見到寶山空手而回。

055 101 2021編按:今次演習中,南昌艦可說最先離隊,且似乎是前出至不知名的地方。由於055型剛開設裝備鷹擊21反艦彈道導彈 / 高超滑翔導彈,加上是次演習也有進行常規反艦彈道導彈射擊的「常導」訓練,南昌艦可能就是要再次測試鷹擊21或模擬測試而離開。(圖片來自軍武狂人夢網站)

不過必須提醒,解放軍遼寧艦編隊在穿越宮古海峽後,其所轄艦艇兵力並未完全追隨遼寧艦行動,有些艦艇在特定時段曾經脫離過編隊,透過任務分遣以及編隊會合過程,分別執行不同之訓練課目。由於某些演練課目將由從遼寧艦所起飛戰機與特定任務艦艇共同完成,而其演練區域原則上都會遠離遼寧艦本身,因此日方出雲艦在緊盯尾隨遼寧艦過程中,恐怕能夠掌握此等戰術演練課目之機率相對較低。

Kawasaki RC 2編按:現暫時只有一架的RC-2型電子信號偵察機,也可能是參與情報搜隻的一員。由於空自規模較小,若機身較大的話,可載多種情報搜集設備,不用多分幾架飛機。(照片來自航空自衛隊)

從日方所公布新聞稿中,吾人其實無法看出日本自衛隊是否另行派遣其他任務兵力,運用水面、空中或是水下儎臺,以便掌握此等距離遼寧艦可能具有相當距離之戰術演練課目。不過當日本統合幕僚監部將新聞稿焦點都針對遼寧艦時,對比戰術課目與戰機基本起降與掛儎作業之情報價值,想必在情報蒐集任務派遣上,會認真依據其重要性與戰術價值來拿捏其優先順序。

20181129 112519 U1085 M479127 91e7編按:作為護衛隊群的旗艦,出雲級除有較好的通訊及指揮能力外,也有更多艦載直升機方便水面艦及水下潛艇追蹤。故海自也一直不吝惜於派其前出追蹤及監察外國艦隊。(圖片來自海上自衛隊)

此外以緊迫盯人模式尾隨跟監遼寧艦編隊,以便進行警戒與情報蒐集任務,出雲艦其實亦要承擔相對風險;換句話說就是當監視對方活動時,本身亦要落實保密措施,加強各項反情報基本作為,而其中最重要單元就是發射管制。當本身在蒐集對方通信與電子信號情報時,本身是否亦會將通信內容與電子信號參數外洩,這是個值得思考方向。

當然必然會有讀者想到,假若遼寧艦編隊本身包括水下護航兵力,自然就可以蒐集出雲艦之聲紋參數;但是反過來說,日方不也可以派遣水下兵力,針對遼寧艦編隊各艦艇,蒐集相關聲紋參數,加入前述電子作戰序列資料庫中。所以在情報鬥智貓捉老鼠過程中,攻防之間如何落實保密措施但又能獲取對方資訊,才是判斷本事高下最核心指標。

pmkksfgsgny編按:基於所處海域都是公海,對方艦船抵近偵察是常有之事,冷戰時蘇聯海軍追蹤美國艦隊的距離及伊朗革命衛隊突入的距離甚至要近得多。有時蘇軍船隻甚至突入到英美軍戰艦後方數百碼內、直面甚至迫令航母停航,或者大家都在極近的距離互相壓船頭呢!(網絡圖片)

最後就要提到,依據諸多不同公開來源資料顯示,遼寧艦編隊在海上演練與運動期間內,其隨行護航艦艇其實並未認真編成特定屏衛隊形,從其相關位置與運動軌跡,實在難以推估其護航艦艇,究竟是保持防空、反水面抑或是反潛護航屏衛隊形。唯一合理解釋,就是因為出雲艦已經保持如此近距離監控,不論編成任何隊形,其實屏衛早就被外艦突破穿越,保持部位已經毫無戰術意義亦無效應可言。所以在考慮航行安全與避免讓屏衛編成構想曝光前提下,才會讓各方無法看出,遼寧艦護航兵力為何未能編出特定屏衛隊形;真相究竟如何,尚待未來分曉。

Categories: 專欄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