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慶平專欄

縱橫港滬 : 一代媒體人-曹景珩 / 文 : 李慶平(前中國廣播公司總經理)

 

今年2月11日曾經活躍在大陸、香港一位值得尊敬的媒體人曹景珩,在上海過世,享年75歲。因為新冠疫情,我在臺北無法赴上海參加他的追悼式,心中有無限的悵然。

七十五歲在現代人來說,還算是中年,他去世的確早了一些,曹是浙江人,但長期住在上海與香港,他的父親曹聚仁先生,是抗戰時期有名的記者,後長期住澳門,但曹景珩則一直住上海。

1968年文革時,他到皖南插隊十年, 1978年改革開放後,考取復旦大學歷史系,是大陸文革後第一批的大學生。畢業後到上海社科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美國經濟, 1989年應聘為香港《亞洲週刊》撰述員,開始他媒體人的生涯,1994年他擔任《亞洲週刊》副總編輯並兼《明報〉主筆。

1997年曹轉向電視傳媒發展,任香港傳訊電視,中天新聞頻道總編輯。1998年被聘為鳳凰資訊台副台長兼言論部總監。2009年他回到大陸,出任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評論員,每天在黃金時段評述國內外時事新聞。2009年後到浙江電台、江西衛視、東方電視台主持節目。

2015年抗戰勝利70週年,他曾率領電視攝影團隊到武漢、重慶、長沙、騰沖、哈爾濱、上海四行倉庫,為抗戰的戰場留下精采的回憶紀錄。曹景珩當時的名言是:「將自己當作百年後的歷史人來審定史料,力求公正,真實,對得起上戰場的軍人,也更要對得起下一代讀者。」

我認識曹景行是在2009年 ,他那時還兼任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台灣研究中心的主任,由於我們有皆曾為廣播的媒體人的共同的背景,而且都關心兩岸關係的發展,從2009年到2020那些年中,我們每年總找機會見面一兩次,固定在上海市虹橋伊犁路一家西餐廳,品嚐咖啡,在2、3小時中,向他請教對當前時局的看法。他因長期擔任評論員,有獨具的敏感度,其分析常譲我受益匪淺。

我也是他在微信的群友,多年來他以閑閑的名字,每天幾乎拋出十多篇好文共賞,日日如此,從無間斷。既使前幾年他到地中海坐郵輪旅遊,南極,北歐觀光,他也是每日寄來她從各地收集來的好文章,他的恆心與美意,總教人分享他「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那份慷慨。我不覺得有一點資訊轟炸,感受到的是他的人生的動力及愛心。現在收不到他的微信訊息,真教人惘然若失。

我和曹景行是同一時代的人,但一在台灣,一在大陸成長。他雖然在年輕的時候在體制內過著相當艱苦的日子,但並沒有影響到他豁達的心胸。1978年以後,他已經看到大陸從貧窮到富裕,由計劃經濟到走到市場經濟。他離世的時候,大陸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他所熱愛的城市上海早已與香港、乃至與紐約、東京、倫敦、巴黎並駕齊驅。

曹景行豐富的人生沒有虛度,他一生用一個文化人的眼光去做新聞工作,又以一個新聞人的角度去看待文化,既拓展了讀者與觀眾的視野,也沉澱出了媒體新聞的厚度和深度。他曾表示每個突發的新聞事件,都能和原來所學到的知識結合起來,透過大量閱讀和分析,他的評敘總能在歷史的脈絡上,有系統地做出獨到的評論,留給人無窮的回思。他走了以後,現今層出不窮驚憾人心的新聞事件,正如海嘯一樣在衝擊世界之際,每次想要和這位老朋友共享這一刻的觀點時,卻駭然驚覺,他已經不能和我共談這些滾滾紅塵的世事,每念及此,回憶共處的時光,徒留給我當下無窮的追念。

Categories: 李慶平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