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吳德里專欄】狗狗的導盲狗–姚胖胖要胖胖喔 / 文:吳德里(前中央月刊總編輯)

作者吳德里(左)與愛女(右)和愛犬(前)合影

女兒和女婿還在交往階段時,一次為了討她的歡心,姚導挖空心思買了一隻小鬆獅狗幼犬,打算當做敲開心房的禮物,果然從此伊人就傾心於犬、定情於人。

這隻渾身棕紅的犬中尤物,活脫是女兒從小睡覺時,抱在懷中的泰迪熊,琥珀色的一雙杏眼,黑亮亮的鼻子,尤其不單是頭頸上層層獅子般的厚毛,令人摸了又摸愛不釋手,她背上毛色層疊深淺自然,形成一圈看似發亮的愛心圖樣,更是獨一無二的標誌,天生迷人的條件。

牽著這一條渾然天成的泰迪熊,在家附近的信義商圈散步,就成了他兩人婚後的生活享受。晚風輕拂的時候,走在楓葉交織的步行區,女兒長長的髮絲在空中輕揚,取了Dumbo這個狄斯耐小象的名字,DB腿短掌肥,一步一輕扭,想要不迷倒眾生都難。特別是那個年頭日本觀光客眾多,櫻花妹們常常遠遠先看見狗兒,就要喚道「卡娃伊」,圍攏來手機拍了一張又一張留影,摸了再摸開心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DB獨行形單影隻,還是要彌補自己童年就是曾經缺一隻毛茸茸泰迪熊玩具的遺憾,抑或嚮往儷影成雙成對的愉悅?總之有一天女兒突然通知我,他們家姚先生又添一犬口,並傳過來一隻瘦不拉兮,塌臉塌鼻子外加咖啡和奶油色雜毛叢生的小鬆獅照片,附帶要求:「媽咪幫我們為她取個名字吧 」。

「就叫她姚胖胖如何?」女婿姓姚,這隻小傢伙和DB的豐腴體態相比較,太瘦啦 。回想到把DB帶大,他們倆一忙起來就理直氣壯把狗往我這「托兒」,應該醜話說在先,這隻小傢伙可是姓姚的,「要胖胖」有人必須負責任。

天天喚著牠胖胖,小鬆獅狗果然越長越胖,毛色也迅速換成白色和杏仁與琥珀的混色,成天吐著紫色的舌頭,一臉的迷糊可愛。相對於DB來說,牠確實糊塗,對狗最重要的學習是到了該知道要排便時,要試著控制時地。小傢伙卻遲遲不曉得該學著DB一樣,趨向前來表達暗示,或是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子以表:「事態甚急」。牠反而看似沒事兒,臨到實在不行,居然躲到書房去偷偷排泄,然後貌似無辜出現在人前。

胖胖和DB相差十歲,代溝問題一直存在,DB始終酷酷冷冷裝性格,標準的守在神廟前的聖犬模樣,有客來敲門都不驚不擾、頭也不抬,靜待主人去應變。

姚胖胖則對主人熱情如火,對地盤護守如獅,晚飯後牠伸著紫舌頭,輪番去舔家人,討歡心討愛撫不遺餘力;據說被舔過的部分沾上牠的口水味兒,就屬牠的領域了。胖胖的唾液一直很夠用,再說牠又貪吃,於是口水滴個不停;兩隻狗每兩星期要去洗一次澡,DB還能維持著一身香噴噴沐浴精的香氣時,胖胖早就狗味兒沖天,不得不戴上人類的嬰兒口水圍兜,防牠的「異香」。

那一年DB突罹急性青光眼,左眼很快失明,右眼視力也不斷惡化,更糟的是眼壓倍增,頭痛不已。可憐的DB就算一直點藥也恢復不過來,看似雙眼圓睜,其實一片茫然。牠頭疼時更加安靜,趴在地上少動,我們晚飯後經常看到的一幕,就是胖胖不停來舔著DB的雙眼和頭顱,是那種很急切地舔法,好像深信經過牠那神奇一舔,DB的所有病痛都會消失。

DB天性自帶潔癖,平日裡喜歡聞花香和新鮮的食物氣味,餵食稍微多放兩天的蘋果,牠就聞聞嫌不新鮮、嗤之以鼻,哪裡受得了胖胖好心好意的臭口水療法。於是一個堅持靈療一個堅決拒擋,兩個好朋友差點大吼翻臉,最終身形已經壓過對方的姚胖胖稱勝,把伏在地上的DB用力舔個夠。

過去他們雙儷雙犬出行的陣仗浩浩,女婿和女兒都屬人高馬大的體魄,兩條大型狗好不容易等到一天中放風最快樂的時光,抖出一身膨豐的毛髮,意氣風發,把兩條狗繩拉出長長的大A型,幾乎佔住整條騎廊走道的寬度,以是行人禮讓好不威風。

DB失明以後,胖胖若有所知,外出時會自動挨近過來,導正DB的腳步和途徑,免得牠一頭撞向柱子,更不會像以前一樣頑皮的走成S型的途徑,非常體諒好姐姐的不便和不適,自動化身為「狗狗的導盲犬」。硬要說牠還有甚麼糊塗勁,就是貪吃習性依舊,每次都把DB心情不好吃不完的狗糧,一口掃光,體重直線上升,獸醫說:「太胖了,該減肥」。

胖胖居然走的比年事已高的DB還早,完全出乎家人的意外。夏天的時候,他們將這隻胖胖的狗天使骨灰,掩埋在牠生時最愛徘迴的九重葛花下。隔年花季又到了,花開得出奇茂盛,我們牽著DB在花下,牠繞樹嗅了又嗅,「DB,你是不是又聞到胖胖的口水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