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局勢最新進展系列之101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局勢最新進展系列之101

烏克蘭官員:俄羅斯向切爾尼戈夫地區發射導彈促使人們撤離

據烏克蘭官員稱,俄羅斯軍隊向烏克蘭北部切爾尼戈夫地區的 Pryluky 地區發射了叁枚導彈,由于擔心火勢蔓延,一些居民被迫撤離。

爆炸後的靜止圖像顯示,天際線上方升起巨大的黑色煙霧。

烏克蘭北方作戰司令部在 Facebook 上發表聲明說:“大約下午 1 點 15 分,占領者向切爾尼戈夫地區的 Pryluky 發射了叁枚導彈。”

Pryluky 區的 Zaiizd、Petrivske、Tykhe 和 Sukhostavets 村已宣布撤離。

切爾尼戈夫地區國家管理局民防部主任塞爾希伊博爾德列夫告訴烏克蘭公共廣播公司:“原因是火勢蔓延的威脅。”

雖然沒有已知的人員傷亡,但切爾尼戈夫地區最近並不是俄羅斯襲擊或炮擊的常規目標。

今年 3 月,切爾尼戈夫“遭受了巨大損失”,特別是切爾尼戈夫市,在遭到俄羅斯持續襲擊並造成數十人死亡。

切爾尼戈夫隨後被俄羅斯軍隊占領,但他們于 4 月撤離。

聯合國人權專員:俄羅斯任意逮捕反戰抗議者令人擔憂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稱,俄羅斯“任意逮捕大量反戰抗議者令人擔憂”。

巴切萊特周一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說,俄羅斯引入了“新的刑法限制”,其中包括“一般禁止基于模糊和模棱兩可的概念傳播信息,包括虛假新聞或非客觀信息”。

曾兩度擔任智利前總統的巴切萊特在會議上說:“我也對獨立媒體審查和限制的增加感到遺憾。”

巴切萊特早些時候曾告訴外交官:“烏克蘭的戰爭繼續摧毀許多人的生命,造成浩劫和破壞。平民遭受的恐怖將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包括後代。”

法國總統沒有“固定”計劃訪問烏克蘭

愛麗舍宮周一表示,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沒有確定戰時訪問烏克蘭的計劃。

愛麗舍宮說:“總統說他將在適當的時候訪問烏克蘭。目前正在研究幾個選項,現階段沒有任何問題。”

與幾位歐洲領導人不同,馬克龍自 2 月 24 日俄羅斯入侵開始以來就沒有訪問過烏克蘭。目前擔任歐盟理事會主席的法國總統一再表示,他將在“有用”時前往烏克蘭。

作爲緩和烏克蘭周邊緊張局勢努力的一部分,戰前馬克龍于 2 月 8 日訪問了基輔。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周六返回基輔與澤倫斯基會面,討論烏克蘭加入歐盟的進展。

她在基輔說:“如你所知,委員會目前正在爲歐盟成員國准備所謂的意見建議。我們一直在爲這項評估夜以繼日地工作。親愛的弗拉地米爾,我在 4 月向你保證,我們將不懈努力。因此,今天的討論將使我們能夠在下周末之前完成我們的評估。”

官員稱運載烏克蘭玉米的船抵達西班牙西北部港口

周一早些時候,一艘載有 18,000 噸烏克蘭玉米的船抵達西班牙西北部的一個港口,該船使用了一個地區性動物飼料生産商組織所稱的“新海上航線”,旨在避免俄羅斯封鎖烏克蘭在黑海的港口。

港口新聞辦公室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載有玉米的貨船Alppila于周一黎明前抵達西班牙拉科魯尼亞港,將于周二卸貨。

飼料生産商組織阿加法克 (Agafac) 在一份聲明中說:“這是烏克蘭糧食通過海路運抵西班牙西北部的第一批貨物,使用的是自戰爭開始以來在波羅的海開辟的一條新的海上航線,以避免俄羅斯海軍自戰爭開始以來對烏克蘭在黑海的港口的封鎖。”

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可能使多達 4900 萬人陷入饑荒或類似饑荒的境地,因爲它對全球糧食供應和價格産生了毀滅性的影響,各國都在爭先恐後地尋找繞過封鎖的方法。周日,一名烏克蘭政府官員告訴路透社,烏克蘭已經確定了出口谷物商店的替代路線。

外交部副部長兼首席數字化轉型官德米特羅·塞尼克(Dmytro Senik)表示,烏克蘭正試圖與羅馬尼亞、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建立新航線,以便讓滯留在烏克蘭海港的 2200 萬噸糧食“到達目的地”。

阿加法克 (Agafac) 在一份聲明中說:“這只是少量的玉米,但它恢複了從烏克蘭進口任何可能的東西的可能性。”

他說,加利西亞地區動物飼料生産商集團阿加法克通常每年 1 月至 6 月從烏克蘭進口 40% 的玉米,這是其每年進口的 100 萬噸牲畜飼料玉米總量的一部分。

阿加法克的聲明說:“少量玉米已經從烏克蘭西部用卡車運往波蘭和羅馬尼亞,到達西班牙的玉米在波蘭波羅的海港口斯維努伊希(Swinoujscie) 被裝載到一艘船上。”

據vesselfinder.com稱,阿加法克號是一艘懸挂芬蘭國旗的貨船,于5月下旬在斯維努伊希停靠,隨後在兩個德國港口停靠,然後于周一抵達拉科魯尼亞港口。

比德說,他不知道自俄羅斯于 2 月下旬開始入侵烏克蘭以來,烏克蘭玉米是否已抵達任何其它西班牙港口。

分離主義領導人:北頓涅茨克的烏克蘭軍隊必須“投降或死亡”

烏克蘭東部分離主義所謂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PR)領導人周一表示,在北頓涅茨克的烏克蘭軍隊必須投降或面臨死亡。

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民兵部副部長愛德華·巴蘇林(Eduard Basurin)說:“他們有兩種選擇:要麽效仿同事投降,要麽死去,他們別無選擇。”

俄羅斯軍隊現在控制了北頓涅茨克的大部分地區,這是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血戰的中心,但烏克蘭通往該市的線路似乎尚未完全切斷。

盧甘斯克地區軍事管理局局長謝爾伊·海代周一表示,烏克蘭仍在設法從該市撤離一些人,但受到轟炸規模的限制。

烏克蘭軍隊從北頓涅茨克市中心撤退

烏克蘭武裝部隊(AFU)周一上午表示,俄羅斯已將烏克蘭軍隊從北頓涅茨克市中心趕回。

AFU 說:“敵人在炮兵的支持下,在北頓涅茨克市進行了突擊行動,取得了部分成功,將我們的部隊推離了市中心,敵對行動仍在繼續。”

盧甘斯克地區軍事管理局局長謝爾伊·海代通過 Telegram 表示,俄羅斯“由于在火炮方面的顯著優勢”取得了成功。

海代說,包括 40 名兒童在內的大約 500 名平民仍在該市的 Azot 化工廠避難,該化工廠正受到“敵方大口徑火炮”的猛烈轟炸。

海代補充說:“烏克蘭軍隊正試圖疏散人員, Azot 避難所不像馬裏烏波爾的 Azovstal 那樣堅固。”

烏克蘭在國防峰會前呼籲“重型武器均等”

周叁,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國防部長峰會之前,烏克蘭呼籲實現“重型武器均等”。

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顧問米哈伊洛·波多利亞克在推特上說:“直截了當——要結束戰爭,我們需要重武器均等。”

波多利亞克說,烏克蘭需要:“1000 門口徑 155 毫米的榴彈炮; 300 MLRS; 500輛坦克; 2000輛裝甲車; 1000 架無人機。”

北約將于周叁接待烏克蘭國防部長,以及來自瑞典、芬蘭、格魯吉亞和歐盟的盟國部長和官員。

國際特赦組織指責俄羅斯在哈爾科夫犯下戰爭罪

國際特赦組織指責俄羅斯在占領烏克蘭東北部城市哈爾科夫的過程中犯下了戰爭罪。

在一份長達 40 頁的新報告中,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據稱使用集束彈藥和其它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手段的行爲。

報告稱:“對哈爾科夫居民區的多次轟炸是不分青紅皂白的襲擊,造成數百名平民死亡和受傷,因此構成戰爭罪。”

“這對于使用集束進行的打擊以及使用其它類型的非制導火箭彈和非制導炮彈進行的打擊都是如此,在平民集中區附近使用時是不分青紅皂白的。”

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人員表示,他們“記錄了哈爾科夫不同地區的七次襲擊,他們在那裏發現了 9N210 或 9N235 集束彈藥的尾翼和彈丸。”

一些背景:2010 年生效的《聯合國集束彈藥公約》禁止使用集束彈藥。俄羅斯不是該條約的締約國(美國也不是)。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說:“集束炸彈本質上是不分青紅皂白的。火箭在半空中釋放數十枚子彈藥,在數百平方米的大面積上不分青紅皂白地散布。此外,集束彈藥的啞彈率高,在撞擊時未能爆炸的百分比很高,因此有效地成爲地雷,在部署後很長時間對平民構成威脅。”

國際特赦組織還表示,俄羅斯使用了 PTM-1S,一種小型可散布殺傷人員地雷。

國際特赦組織高級危機應對顧問多納泰拉·羅維拉(Donatella Rovera)表示,調查“進一步表明完全無視平民生命”。

她說:“人們在家中、街上、操場和墓地中被殺,在排隊等候人道主義援助或購買食品和藥品時,使用被廣泛禁用的集束彈藥的反複使用令人震驚。”

俄羅斯官員一再堅稱他們不針對平民。

俄羅斯軍隊即將占領烏克蘭的關鍵城市

俄羅斯軍隊即將占領烏克蘭的關鍵城市,在鄰近的巴赫穆特,那些無處可去的人爲俄羅斯軍隊的到來做好了准備

乍一看,巴赫穆特不像一座處于戰爭狀態的城市。

當記者在一個溫暖的陽光明媚的早晨開車進入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地區的城市時,穿著橙色背心的男人們正在照料玫瑰,遮蔽街道的高大樹木長滿了樹葉。

由于燃料短缺,交通不便,因此許多居民騎自行車四處走動。

然而,這種平靜的外表具有欺騙性。爆炸聲經常在巴赫穆特上空回蕩:在城外,偶爾在城內,傳出和傳入的炮火和火箭的爆炸聲。

當記者問一位女士是否打算在俄羅斯軍隊逼近的情況下留在巴赫穆特時,她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她搖了搖頭。

她說:“我們愛我們的小鎮。我們的墳墓在這裏,我們的父母住在這裏,我們哪兒也不去。”她的聲音顫抖,淚水在她的眼眶裏打轉。 她接著說:“這是我們的土地,我們不會把它交給任何人。就算毀了,我們也要重建。一切都會……。” 她在這裏豎起兩個大拇指。

恢複帝國是俄羅斯弗拉基米爾·普京的終極目標

讀懂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的想法很少是一項簡單的任務,但克裏姆林宮領導人有時會讓這件事變得容易。

周四的情況就是這樣,普京會見了一群年輕的俄羅斯企業家。任何想知道普京對烏克蘭的結局可能是什麽線索的人都應該閱讀英文版的成績單,這很有幫助。

普京的話不言自明:他在烏克蘭的目標是恢複俄羅斯作爲帝國強權。

許多觀察家很快就注意到了普京更具挑釁性的一句話,他將自己比作彼得大帝,俄羅斯現代化的沙皇和聖彼得堡的創始人——普京自己的出生地——他在 17 世紀後期上台。

一位輕松且明顯得意洋洋的普京說道:“彼得大帝發動了長達 21 年的大北方戰爭。從表面上看,他正在與瑞典交戰,從那裏拿走一些東西……他沒有拿走任何東西,他正在回歸,事情就是這樣。”

普京補充說,歐洲國家不承認彼得大帝以武力奪取領土並不重要。

普京補充說,歐洲國家不承認彼得大帝以武力奪取領土並不重要。

(圖片來自路透社,美南新聞獲權引用)

泉深微信號:VictoryVictoryZhu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