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借助变声软件化身“病重女友”博取同情 网约车司机骗取钱财40余万元

4月21日,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李某诈骗案宣判,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七年三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

同事发现蹊跷

都说恋爱的人会变“笨”。网恋中的邬某为了帮助素未谋面的“女友”渡过难关,多次向他人借款。2021年10月20日,为打款给“病重女友”,邬某再次来到单位财务室准备借款,这引起了同事的警觉。

“老邬,你都借好几次钱了,怎么又借钱?你借这么多钱干什么?”杨会计问道。

“我有个朋友,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现在又病重了,很可怜,我想帮帮她。”邬某面露难色低声说道。

“你该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现在网络诈骗很多的,你最好到派出所确认一下。”

“我们都聊了快两年了,她不会骗我的,我和她都是单身,她属兔,我属狗,我们属相相合。”邬某嘟囔着。

“你们一直都是网聊?你见过她本人吗?”

“没有,我不信她会骗我,她给我发过照片和身份证。”

感觉事有蹊跷,杨会计连忙将此事向领导汇报,后他们一起前往当地派出所。民警经查询后发现与邬某网恋女子的身份证号码、照片和姓名根本不是一个人,便告诉邬某他极有可能遇到了网络诈骗。后公安机关对该案进行立案调查。

线索直指网约车司机

公安机关通过调查,发现邬某网恋女友微信绑定的手机号的机主为河北滦平一名刘姓男子。于是,公安机关组织警力奔赴滦平将刘某抓获。本以为案件得以轻松侦破,但经审讯后,民警发现刘某是一名电焊工,住在当地农村,家庭条件很差,年近40岁仍未结婚,而且他也是一名网络诈骗被害人。既然刘某不是犯罪嫌疑人,那么这个网恋女友到底是谁?

公安机关经对刘某进一步调查发现,刘某在2018年添加了一个名叫“郑洪杰”的离异单身女性为微信好友。“郑洪杰”在取得刘某的信任后,多次以给刘某介绍女朋友、孩子需要钱治病等理由要刘某转账、发红包,并在2019年介绍“李梓涵”给刘某认识。二人添加为好友后,刘某很快陷入爱情旋涡。为了博取网恋女友“李梓涵”的欢心,他按照女友的要求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了手机卡和银行卡,然后邮寄给女友使用。

民警通过对微信号、手机号、邮寄地址、银行流水等进行调查和综合分析研判,认为“李梓涵”“郑洪杰”很可能是同一个人,后通过技术手段发现部分诈骗钱款最终流向了一个年近70岁的老人名下。经摸排发现,该老人有一个44岁、名叫李某的儿子,李某在北京开网约车,近期由于疫情回到了河北承德老家。后民警将正在用变声软件与网友语音聊天的李某抓获,当场查获用于诈骗作案的多部手机等工具。

公安机关将李某抓获后,鉴于其冒充离异单身女性诈骗的对象不仅仅是邬某和刘某,于是发布了协查公告。很快,北京警方、河北平泉警方相继传来消息,有多名被骗男子与东宝警方调查的案件有关联。民警遂奔赴北京、河北平泉等地,对另外多名被李某诈骗的被害人进行调查取证。

骗得的钱财一分未花

该案移送东宝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承办检察官经审查发现,李某冒充离异单身女性用他人手机号码注册了多个微信号,其朋友圈的内容几乎全是自己离异后命苦、自己与孩子身患重病、需要爱心人士救助等内容,偶尔还会发布一些证明自己是女性的照片或视频。被骗的男子认为“她”身世可怜,长相也较符合自己的审美,加之双方在微信上聊得很投缘,便与“她”逐渐确定了恋爱关系。尤其是“她”在微信上承诺不会辜负被害人的情意后,更让被害人产生浓烈的保护欲与爱意。尽管被害人均多次要求与“她”见面,但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放鸽子”。

经统计,李某通过上述手段诈骗他人财物共计40余万元。李某先是假冒“郑洪杰”的身份,45次诈骗刘某近3万元,之后又假冒“李梓涵”的身份,47次诈骗刘某近3万元。而邬某先后143次给李某微信转账共计29万余元,大部分资金均源于网贷或向亲友所借。

在检察官提讯时,李某供述了其犯罪经过。2016年下半年,李某在北京跑网约车,由于独自北漂的生活太过辛苦、枯燥,他购买了一款有群发、变声、微信抢红包等功能的外挂软件。在好奇心驱使下,他用女性身份注册微信并使用外挂软件,此时,便有男子主动加好友与其搭讪。刚开始,李某用变声软件与这些人聊天打发时间,没过多久,便有人想要与其视频和见面,还给他发了微信红包。李某第一次尝到甜头后,其贪欲一发不可收拾。李某便冒充离异女性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布有关离异后的生活、自己与孩子身患重病、需要爱心人士救助等内容,以此在网上吸引男子骗取钱财。

经过检察官的释法说理,李某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懊悔不已,表示愿意认罪认罚和退赃。其供述自己诈骗所得一分未花,并交代了赃款下落。检察官立即通知公安机关对全部赃款进行查扣冻结,目前,赃款已全部返还被害人。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