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時事演講】全球戰略架構巨變中的兩岸關係–台灣應有的策略 / 李慶平(前海基會副秘書長,前中廣公司總經理)– 2018/6/24在華府演講全文

 

一,二戰以後世界秩序的擬定與演變

二0一七年下半年開始,美國川普總統對美國在世界原有秩序中應扮演的角色,做了大幅的改變,是二戰以後,美國對全球戰略進行最大的變革。

美國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正式進入世界政治舞台,並居舉足輕重的地位,國際聯盟和聯合國的籌組皆是美國的倡議。但因國際聯盟國會沒有通過,美國最後沒有參加。當時美國的民意是支持孤立主義,不願涉入歐洲的政治。到1930年經濟大恐慌期間,美國採取關稅壁壘,使世界經濟復蘇,雪上加霜。

由於美國的孤立主義,未能平衡歐洲政治發展,也未能阻止日本在中國的领土侵略,導至法西斯獨裁者希特勒武力橫掃歐洲,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而亞洲也開始了中國對日本的八年抗戰。

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有三位戰略思想家影響了七十多年來的世界局勢發展,而時間可能還要延長。

第一位是喬治,肯楠George Frost Kennan,一九四六年二月二十二日,當時任美國駐蘇聯大使館副館長的肯楠,給美國國務院發了一封長達數千字的電報。即著名的(長電報)the long telegram,對蘇聯及其外交政策作了深入的分析,提出對蘇聯採取圍堵政策 containment,此一政策被美國務院採納,成為對蘇聯的長期戰略,對二十世紀後半葉的世界局勢,構成產生重大影響,肯楠也就成為冷戰理論的肇始者。

美國在西歐的馬歇爾計畫,及杜魯門主義,北約組織對付華沙集團,均接受其戰略理論的影響。一直到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長達四十五年,美國歷任總統及國務卿皆執行此一圍堵鐵幕的政策,包括了蘇聯,東歐共產國家,中國大陸,北朝鮮,北越及古巴。

第二位是季辛吉,曾擔任哈佛大學教授,1969年開始在為尼克森總統白宮安全事務助理,尼克森總統後期及福特總統任內,他還兼任國務卿。他的戰略思維是,雖然在六十年代中國大陸已與蘇聯交惡,一九六九年還發生珍寶島軍事衝突,但中共仍屬於共產世界。如果美國與中共關係正常化,可以穩定亞洲的和平局勢,也可共同對抗蘇聯,並解決越南戰爭問題。

一九七一年七月季辛吉密訪北京,一九七二年二月尼克森與周恩來簽上海公報,由於美國內政的因素,推遲了外交關係的建立。直到一九九七年一月一日,卡特總統才與中共建交,後來美國以三個公報及台灣關係法,奠定美國一個中國政策與台海和平,期間兩岸關係雖有起伏,迄今三十九年,仍不脫此架構。

第三位是班農,他是川普總統競選總部的CEO,曾任白宮首席戰略顧問,雖任期不長,後又與川普交惡,但其戰略思想代表著美國勞動階層及中產階級的民意,改變了美國,也改變了世界。班農雖不在政壇,但他的戰略思想,仍衝擊美國政界,並朝此一方向執行。

班農自認是一位民粹主義者,他認為當勞動階級層級中產階層聯合再一起時,自己的命運就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是一個新的時代來臨。

他對中國大陸的認知,是敵對的,他認為中國是美國的頭號敵人,尤其是中共十九大的習近平總書記報告,使他震驚,中國大陸將在2035年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2050年成 世界的領袖。

他認為美國從1970年代開始,一直有一種錯誤的期望,尤其是九十年代初期,蘇聯解體後,美國給中國大陸最惠國待遇,加入WTO國際經濟組織,期望中國大陸與世界接軌,走向較為民主的國家。但事實證明中國大陸經濟起飛以後,呈現的是儒家重商主義威權模式。

他認為中國大陸並未融入世界經濟體係,而有其自己一套計畫,使中國不斷崛起,中國大陸的出口過剩,使英國中部及美國北中西部的工業地區被掏空,工廠轉移到中國大陸,中國成了世界工廠,但是美國的工人失業,美國的工人家庭生計發生問題。

川普抓住這一危機點,不是要治理一個衰退的美國,而使要使美國再偉大。這是川普競選成功的原因,川普的政策是:

一,阻止大量的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二,產業工作重新帶回美國,三,重新審視美國在中東及阿富汗的戰爭,其使美國損失近5.6萬億美元,犧牲七千餘美國青年,五萬二千多名士兵受傷,美國還要付出一萬億美元的醫療及退伍軍人福利。

美國重新正視其在世界的角色,採取了七十年來未有的策略,是當前世界所面臨的問題。

二, 川普新孤立主義及對中國大陸的圍堵戰略

一九九四年蘇聯解體之後,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強國,推行全球化商業分工及貿易自由化,降低關稅,並倡議經貿多邊主義的國際組織。對中國大陸提供最惠國待遇,協助進入WTO。美國希望中國大陸不僅是經貿與世界接軌,同時在政治方面,也能逐漸民主化,這是九十年代美國智庫常提出和平演變的理論。

但一九九九年911事件之後,美國注重在反恐及石油控制的事物上,不僅在阿富汗用兵,並擴大到中東及北非,每年軍費超過七千億美元。最近二十年,中國大陸已成為世界工廠,軍事科技突飛猛進,可造航母,最新潛艦及第四代戰機。高鐵鉄軌達三萬餘公里,傲視全球。再加上2025計畫,大陸希望在十個高科技領域,領先世界。

美國在歐巴馬主政時已有預警,啟動重返亞洲,再平衡戰略,川普上任之後,在班農戰略思想的推動下,雖想做世界得領袖,但不願付出領袖的責任,放棄全球化產業分工,貿易自由化,撤離多邊貿易架構,如DPP,採取單邊主義,撤出巴黎協議,退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不僅對中國大陸進行貿易戰,對其盟國也開始對某些產品如鋼鋁等提高關稅,整個世界在變動中。

G7本是美國的鐵桿盟友,但在今年加拿大開會時,和美國是一對六的爭吵,對中國大陸更是大開貿易戰,有五百億大陸產品被徵收25%的關稅,另加二千億美元產品10%的關稅。

大陸也做了相應的反應,此一貿易戰何時終了,尚未可知。「反中」成為美國朝野及民眾的時尚,這涉及美國國內的政治,今年國會期中選舉,川普若有勝算,對其連任有助。

川普本人的支持度還有45%左右,但他對中國大陸貿易政策,有民意55%的支持度,美國優先,產業重返,民族主義的經濟思維是美國民意的主流。

在美國與中國大陸貿易大戰之際,美國對台灣有了興趣,美國參眾兩院通過《台灣旅行法》,川普總統於今年三月十六日簽署,成為美國法律,雖然此法只是表達美國國會的看法,但是否認真執行是美國總統的態度,及行政單位的權利。但此法通過,表明一九七九年的台灣關係法已提升到2.0版,2017年6月28日美參院通過2018年國防授權法,重啟美國軍艦可定期停靠高雄港或其他適當港口,今年六月參院通過2019國防授權法,主張台美關係要相互派軍參加對方的軍演,美派遣醫療船艦訪台,此一授權法雖只是美國國會的意見,但這兩年的美國國防授權法,使台美關係儼然成為美國與台灣的準軍事聯盟關係,是對八一七公報的挑戰,已抵觸中共的紅線,此一發展是否成真值得關注。

2017年12月美國會通過《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大陸及俄羅斯列為美國競爭對手,稱其等試圖挑戰美國的地位及繁榮,安全。

另美國共和黨眾議員湯姆柯頓及柯瑞賈德共同提出台灣安全法,《Taiwan Security ACT 》,現在還在國會審議,其內容如何更值得關注。

三, 世界秩序調整中的台灣應如何應對

台美關係現階段的發展,如果發生在經國總統主政時期,台灣應額手稱慶。在那中國大陸與台灣尚未接觸及敵對的時代,又與美國無正式外交關係,如果有類似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的通過,台灣可說是得到進一步的安全保障。但現在美國提出這些法案,台灣可能憂喜參半,喜的是美國逐漸恢復雙方的傳統友誼,有更進一步發展準軍事聯盟的可能性。但憂的是美國此時為什麼要伸出援手,是否是將台灣成為加強第一島鏈圍堵中國大陸的戰略據點,台灣成為美國在東亞反制中國大陸的棋子。

如果是這樣,台灣與大陸的關係,會由現在的冷對抗轉向熱對抗,是否對台灣有利?

作為台灣的當政者,最重要的考慮是台灣的安全,經濟的發展,如果大陸將軍機,軍艦繞台成為常態,戰爭的可能性就會增加,蔡英文政府不可不慎。

兩岸之間,依目前的情況,一言敝之,北京與蔡英文政府之間未建立互信,雖然沒有把門全部關上,但已無任何溝通管道,這是非常危險的時刻,相互之間可能誤判,甚至關係更加惡化。

蔡英文政府兩年來,對兩岸關係定調為「維持現狀」,但民意似乎已不再支持,蔡英文的支持率已掉到33%以下,對大陸感度增加到55%的高度,兩年來經濟衰退,外交面臨困境,社會族群分裂,教育,文化去中國化,在在皆在變化。

蔡英文政府只承認九二年的歷史事實,不承認九二共識,但可否將九二年的歷史事實,說清楚一點,將當時的歷史事實,一一列舉出來。

民進黨有台獨黨綱,是北京對民進黨不信任的主要原因,最近民進黨要開黨代表大會,可否思考一個新的論述,以正面而勇敢的面對未來,用可以保障台海和平的新論述,取代原有的台獨黨綱。

2019年4月六日,以李登輝為首的各台獨組織參與的聯盟,即喜樂島聯盟,發起台獨公投,這是一顆未爆的定時炸彈,若無好好處理,兩岸將進入非常嚴峻的時刻。為了台灣兩千三百萬民眾的身家安全,蔡英文政府有責任與大陸建立溝通管道,促進台海和平。

就在美朝軍事衝突即將爆發之際,金正恩大轉彎,召開了六月十二日的新加坡川金會,「台獨」就如同金正恩的核武威脅,放棄核武,美朝關係即可改善,生靈即可免於塗炭。蔡英文只要凍結台獨黨綱,兩岸即可春暖花開,此一廉價的代價,民進黨內部應慎思。

最後,請大陸方面也應思考,台灣問題的解決,若無民進黨參與,是解決不了的。除非是用武力解決,但代價太大。

毛澤東說過,我有左派朋友,也有右派朋友,以現在的語言來說,「我有統派朋友,也有獨派朋友」,沒有溝通,沒有了解,如何進一步改變。

美國前AIT主席卜睿哲認為,國際情勢有了變化,台灣應思考對大陸的新政策,美國對兩岸進行溝通是歡迎的,而且美國也認為兩岸皆知應當有適當的管道在那𥚃,蔡英文應提出適切的善意與作為,北京應抓住機遇,莫使機遇流失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