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慶平專欄

【香江論壇】九二共識形成的過程及對兩岸和平發展的影響 / 文:李慶平( 前海基會副秘書長)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日,蔣經國總統核定台灣地區居民赴大陸探親,兩岸由相互對抗期,正式進入和平交流期。當時,蔣經國總統在做此一重大決定時,有其時代背景,八十年代的台灣GDP每年平均百分之八點四的成長率,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經濟的成長,使台灣產生堅實的中產階級,這個階層是台灣進步的力量,也是穩定的力量。但中產階級有其特性,要求台灣政治的民主化,同時也是分享政治民主化成果的族群。

經國先生意識到台灣在迅速巨大的變遷中,他認識到時代在變,環境也在變。一九八七年七月宣布解嚴,開放黨禁及報禁,在此一背景下,老兵要求返鄉探親,已是合理的要求。經國先生打開了這扇門,兩岸關係立即進入新的時代,即和平交流的時期。

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總統辭世,繼任者李登輝先生面臨的,除了探親,隨後的是貿易及投資。赴大陸經商的台商,成為台灣經濟一股新的動力,廣大的大陸市場,正是台灣商人拓展的對象。

台商對大陸投資,從一九九一年的三十四億美金,到一九九二年九十億美金,一九九三年已超過一百億美元。非官方統計則更高,從一百五十億到四百五十億不等。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一年 ,台商在大陸投資共三千八百一十五件,一九九二年一年之內即超過前六年的總和,一九九四年底台商對大陸投資已達一萬件以上。

政府面臨此一新情勢,必須要考慮,要用法律來規範對大陸的交往,也要設立新的政府機構來處理兩岸交流所延申的事務。一九九一年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成立,做為政府的民間中介團體,海峽交流基金會也正式掛牌。

政府此時的政策是「功能性的交流從寬,政治性談判從嚴」,因而陸委會與海基會共同負起兩岸因交流所延伸的問題。前者是負責政策與法規的制定,後者是在政府授權下,執行處理委託的兩岸業務。

一九八〇年代至一九九〇年代的初期,大陸對台政策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但大陸第一目標就是要兩岸先坐下來談,有了正式接觸才會有發展。

海基會成立之初,時任陸委會特任副主委馬英九,在海基會人員講習會中說明政府的五大不變原則:

「一、一個中國不變、二、中華民國主權涵蓋全中國不變;三、民主統一中國不變;四、終止戡亂後敵對狀態不變;五、與中共政權不做政治性官方接觸不變。」

對兩岸關係未來的發展,在政府頂層的設計是,一九九〇年十月七日,在總統府內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主要任務是研究並咨詢國家統一大正方針,並在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通過「國家統一綱領」,一九九〇年立法院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有了法律來規範兩岸人民的交往。

在政府有了權責單位,又有法律的規範,海基會才能在政府授權下,有所依據,與大陸海協會有所協商。

當海基會在一九九〇年三月九日正式掛牌運作後,大陸對此一機構,一直有疑慮。但當大陸理解兩岸關係的特殊性後,也改變了態度,在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六日,在北京也成立了一個被政府授權的海協會,來處理兩岸事務性的問題。海基會,海協會不同的是,大陸一套人馬,兩塊招牌,海協會的人員基本上是由國台辦官員兼職。

海基會第一次訪問大陸是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八日,陳長文秘書長率十四位海基會人員抵達北京。四月二十九日中共國台辦常務副主任唐樹備在北京釣魚台賓館與海基會代表團進行會談。

首先唐樹備副主任提出,兩岸交流五原則。其中第二條:「在處理海峽兩岸交往事務中,應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海基會是被授權處理兩岸事務性機構,不應,也不會涉及政治性質問題。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三日,陳長文秘書長率團與海協會協商「兩岸共同打擊海上犯罪」的程序性問題,唐樹備副主任提出,兩岸共同打擊海上犯罪應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進行,陳長文認為「一個中國」與此次此程序性會談無關,不必列入。如果卻有必要,亦應依照「國統綱領」揭示的「對等互惠,相互尊重」的精神來進行。其實「國統綱領」已闡明「兩岸應摒除敵對狀態,並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以和平方式解決一切爭端,在國際間相互尊重,互不排斥,以利進入互信合作階段」。

大陸的一個中國原則,在其外交部對外宣示時有其一定的定義,「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領土不可分割,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此一定義,台灣朝野是無法接受的。

為解決大陸方面所提出的「一個中國原則」問題,國統會在一九九二年八月一日通過「一個中國涵意」文,說明「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含意有所不同」「我方則認為『一個中國』應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的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全中國,但目前之治權,僅及於台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

一九九二年八月二十一日,新華社發表海協會負責人的評論,重申兩岸交往中的具體問題,是中國的內部事,應本著「一個中國原則」協調解決,在事務商談中只要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態度,可不討論其涵意。

國台辦副主任唐樹備在一九九二年十月十九日,發表談話,台灣方面的「八一文件」,和海協會的「八二七文件」,都明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兩岸已對一個中國原則己基本共識,這將有助於即將在香港舉行的文書查驗的工作性質會談。

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海基會派許惠佑處長,海協會派周寧副主任(副處長級),在香港舉行會談。雙方先後提出五個方案,但未談妥。最後海基會再提出三個方案,其中一個,即海基會提出共八個方案中最後一個,內容如下:

在台灣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一個中國的含意,認知各有不同。惟鑒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文書查證應加以妥善解決」。

但大陸方面仍不同意台灣方面的第八方案,並對海基會談判代表提出「以口頭表敘的方式表達」,大陸談判代表也因未獲授權,不辭而別返回北京。台灣方面為表示誠意,特令許惠佑處長在香港一直留到十一月五日深夜,因周寧未再返港,才離港返台。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三日海基會發表了一篇新聞稿:「本會經徵得主管機關同意,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各自表述,可以接受。至於口頭聲明的具體內容,我方根據,『國家統一綱領』、和『國家統一委員會』本年八月一日對於『一個中國涵意』所做決議,加以表達。」

海基會同時將此一新聞稿,以函件方式告知海協會,同日海協會接獲海基會來函,立即由海協會孫亞夫秘書長電話告知海基會陳榮傑秘書長:「我會充分尊重接受貴會的建議」。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我會擬做口頭表述要點函告貴會,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內涵」。

該函並附一九九二年十月三十日,海基會在香港所提第八方案。並建議兩會約定各自同時口頭聲明。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四時,陸委會黃昆輝主委召集海、陸兩會高層,對十一月十六日海協會來函協商對策。黃主委最後決定針對海協會來函,我方暫不回覆。但用記者會的方式,以口頭聲明表達我方立場。當場黃主委指定海基會李慶平副秘書長於下午六時,在陸委會記者發佈室,代表海、陸兩會發言:「對海協會十一月十六日來函,願以口頭聲明,各自表達的方式,表示歡迎,但我方認為,雙方對此一問題表示的立場、原則,早已各自表述過了,不需要再約定同一時間發表」。「我方一貫立場,事務性協商不應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性議題」。第二天,台灣各大報,皆頭版說明兩岸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方式,解決了『一個中國原則』問題。」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三日,海基會致函海協會:「我方始終認為,兩岸事務性之商談,應與政治性議題無關,且兩岸對一個中國的政治涵意,認識顯然不同。我方為謀求問題之解決,至於口頭說明之具體內容,我方已於十一月三日發表之新聞稿聲明表示,將根據『國家統一綱領』及國家統一委員會本年八月一日對於『一個中國』涵意所做的決定,加以表達。」

世稱的所謂「九二共識」,是原陸委會主委蘇起,在二〇〇〇年四月為方便陳水扁當年五月二十日就職後,繼續與大陸來往,對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三日至十二月三日之期間,海基會、海協會之間電話、函件來往及新聞記者會所達成的雙方皆能接受的以口頭聲明方式來表達雙方的立場,統稱為「九二共識」。在台灣方面,因是基於「國統綱領」及「一個中國涵意」文表達,這兩份文件事表達了台灣是要逐漸達成全中國的統一,當時是希望中國的統一,是在自由、民主、均富下的統一。

二〇〇〇年五月二十日,民進黨陳水扁政府執政後,否定「九二共識」,加上搞烽火外交,一邊一國,廢除國統會及國統綱領,舉行台獨公投,使兩岸關係停滯八年之久。二〇〇八年國民黨馬英九執政期間,兩岸領導人皆肯定九二共識,兩岸關係非常融洽,達成二十三項協議,也促成二〇一五年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首次會唔,兩岸進入「和平發展期」。

「九二共識」是兩岸未進入政治性談判前的基礎,二〇一六年民進黨蔡英文執政,因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再度停滯。如果蔡英文表面上要「維持現狀」,尊重「九二年的歴史事實」,在「既有的基礎上」,「共同謀求兩岸互動新模式」,另一方面改變高,中,小学的歷史課綱,全面去中國化。在文化方面,更以台灣化為主,明眼人一看,即知言行不一,如何能建立兩岸的互信?使兩岸進入關係正常化。蔡英文政府應知美麗的言辭,若無實質的內容,而所做所為又往台獨的方向發展,最終會導致台灣無論在政治、經濟、文化,向下沉淪,並可能導致兩岸關係更加惡化。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八日,中國共産黨第十九全大會,習近平總書記在大會上的報告,針對台灣部份,宣示了今後五年的對台政策。習總書記的講話,可總結:1、解決台灣問題,完成統一,是中華民族根本利益所在 。2、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和平發展,和平統一進程。3、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明確兩岸根本性質,也是確保兩岸和平放展的關健。4、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就能開放對話。5、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台灣同胞的生活方式。6、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就業,生活和大陸同胞享有同等待遇。7、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隂謀。

一個中國原则及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大陸的願望,也是政策。但兩岸從未討論過「一個中國原則」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意,倒是「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則是九二年海基會,海協會討論過,並以電話,記者會,往來文件方式逹成共識。這是對台灣最有利的共識,既可進行兩岸事務性談判,又可進入兩岸和平發展期。但蔡英文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大陸也決不會啟動雙方對話。如果蔡英文政府繼續搞文化台獨,又要修憲,此皆觸及到大陸的紅線,台灣前途可憂。因而蔡英文必須要有新論述,來化解兩岸的僵局。所幸大陸並沒有把門完全關閉,仍以和平統一為主軸。因此要看蔡英文及民進黨如何用智慧來處理當前的僵局。

 

Categories: 李慶平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