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天下

【時評天下】再論烏克蘭戰爭——喪鐘爲誰而鳴/ 文: 戴旭:

想知道俄國為什麼要打烏克蘭嗎? 為什麼俄國說是要收回俄國的領土, 想知道這場戰爭的結局嗎?

從來沒有不結束的戰爭。烏克蘭戰爭也一樣。已經打了一百多天的烏克蘭戰爭還會打多久?
我的判斷是:打不了多久了。
能不能具體點?
能。
指日可待有誇張,指“月”可待吧。
當前的態勢是:烏克蘭已經被一分爲二。烏克蘭發誓要合二爲一,奪回所有被佔領土;而作爲戰爭另一方的俄羅斯則繼續擴大着它的佔領區域,從烏克蘭東部到烏克蘭南部……
俄羅斯想繼續擴大戰果,烏克蘭想收復失地,雙方都想再打下去。但是,作爲幕後參戰者的美國和歐洲,出於各自的國家利益及時止損的需要,不想打了。如果火上澆油的人不澆油改澆水,結果如何?
現在的烏克蘭頭上就被澆了一盆水:美歐都在要求它接受現實停火談判。
烏克蘭的痛苦和糾結雖然可想而知,但並沒有多少人在乎。作爲世界觀衆,大家知道,大國主宰、小國被宰的歷史老劇將要重現了。年輕的國家烏克蘭,在它沒有經驗的領導人的指揮下,按照別人的劇本演出了一幕作爲強國犧牲品的弱國悲歌:美歐把大把的歐元和美元投入熊熊戰火,在烏克蘭的家園裡大肆焚燒斯拉夫青年的屍體。
一、瓜分烏克蘭是美(歐)俄的戰略默契
近代歐洲國家最擅長的政治和軍事手法,就是瓜分別國,如同食肉動物分食獵物。
誰都知道,當下的戰事是美俄因爭奪烏克蘭而起。既然誰都沒有能力獨占烏克蘭,那就只能分扯,各自拿走自己的一塊。
從俄羅斯的角度說,付出了被美歐聯合絞殺、海外資產被哄搶,國家被清除出世界主要貿易體系和其他政治、經濟代價,但得到了巨大的優質的領土作補償;
就美國而言,它成功地爲歐洲樹立了敵人,把離心離德的歐洲重新拉回自己身邊,阻止了俄歐關係的一體化。而一個傷殘破敗的烏克蘭,才是未來欠債最多、以後也最聽話的附庸;
只有烏克蘭不甘心。但這並不重要。它只是一枚棋子。它的依附地位決定了它的存在只是象徵性的。烏克蘭還想繼續打。但稍有政治常識的人都知道,當棋手不想走下去的時候,棋子是不能自主行動的。所以,美國一邊一如既往地口頭安慰,一邊越來越少地給着錢和武器,同時話中有話地說很多國家的武器庫已經枯竭了。言外之意是告訴依在門邊的乞丐:地主家也沒餘糧了。
直接說吧,在美歐看來,烏克蘭繼續軍事對抗俄羅斯的實質意義已經不大。美歐早在馬裏烏波爾陷落之時就已經知道,烏克蘭不可能憑藉自己的軍事力量從絕對優勢的俄軍那裏奪回烏東地區。身經百戰的美國和俄國都知道,美國就是提供最先的F-35戰機和薩德防空導彈也無濟於事,何況象徵那些榴彈炮、火箭炮和其他常規兵器。
歐美政治家們都是現實主義者。在烏東前線,俄軍與烏軍火炮比例爲20:1,炮彈是40:1。烏軍每天陣亡100——1000人(成百上千)。烏軍在即將打完原蘇制彈藥庫存的同時,也即將打光原老兵庫存。而西方軍事援助“只有它們答應的10%”(烏副總理語)。顯然,在以火炮對攻爲主的消耗戰中,體量相差懸殊的烏克蘭倒下只是時間問題。
烏克蘭軍隊的表現絕對不會讓原本等着看俄羅斯笑話的美國和歐洲滿意。而美國和歐洲被俄羅斯的反制裁弄得油氣價格雞飛狗跳,通貨膨脹洶湧澎湃。受多米諾骨牌效應波及,拜登所在的民主黨在國會選舉的初期預選賽上已經警報頻傳。這些事情都比烏克蘭重要。
現在,俄羅斯已經“解放”了烏東90%以上的地區,全面展開接納民衆入俄籍,發行盧布的“行政”工作,同時對最後的幾個烏軍據點發起猛烈強攻。唯恐世界對俄羅斯從佔領地撤軍抱有幻想,藉着紀念彼得大帝誕辰350週年的日子,6月9日普京像對小學生進行歷史科普一樣說:當彼得大帝在從瑞典“奪回”的土地上建立聖彼得堡,並宣佈其爲沙俄首都時,“歐洲沒有國家承認這塊領土屬於俄羅斯”。“每個人都認爲這是瑞典的一部分,但從遠古時代起,斯拉夫人就和芬蘭-烏戈爾人一起生活在那裏。” 普京接着一下子把話題從兩百年前拉回烏克蘭戰爭的現實:“我們也有責任奪回並鞏固(那些原來屬於俄羅斯的烏克蘭領土)。”
老牌的歐美帝國主義國家早就心知肚明俄羅斯的心思。
老謀深算的基辛格早在5月24日就借達沃斯論壇對俄烏戰爭發表看法說,西方應該向烏克蘭施加壓力,迫使烏克蘭接受談判,烏克蘭應向俄羅斯讓出土地,令俄烏邊界線回到“過去的狀態”。這個“過去的狀態”聽起來沒毛病,怎麼解釋都可以,因爲誰都有自己的“過去”,你過去了它就過不去。關鍵是後面的話:基辛格還說。西方不能在烏克蘭問題上激怒俄羅斯,這會影響歐洲的長期穩定,西方應該記住俄羅斯對歐洲很重要,不能盲目深陷於反俄情緒中。
後來他又說,不能讓俄羅斯變成中國在歐洲的前哨。一貫的聯俄反華的意圖和小不忍則亂大謀的擔憂昭然若揭,4天后的5月28日,意大利、匈牙利、塞浦路斯就在歐盟會議上提出要促使俄烏和談,以緩解歐洲能源形勢緊張;
接着是6月4日——烏克蘭戰爭第一百天,法國總統馬克龍說,普京下令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犯了“歷史性錯誤”,但俄羅斯絕不能被羞辱。
作爲當今世界大國在國家元首位置時間最長的政治家,有着對美歐豐富鬥爭經驗的的普京,就是在這樣的時候,把自己和彼得大帝相提並論的。
非常奇怪的是,對普京如此赤裸裸的“侵略”理論,美國並沒有開動全球輿論炮火進行猛轟。《紐約時報》酸溜溜地報道說:普京的話似乎是在暗示,儘管當前也沒有西方國家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等烏克蘭東部和南部地區的控制,但西方國家最終會像幾個世紀之前那樣,承認這些地區屬於俄羅斯。
歐洲則一言不發,連被直接撞擊的瑞典也置若罔聞。
儘管口頭上仍然是價值觀價值觀,但奉行弱肉強食叢林法則的美歐都知道向強者低頭的心理邏輯。他們都清楚地知道:戰爭是政治的繼續。而美歐政治需要烏克蘭的犧牲。從一開始,烏克蘭戰爭就是這樣被設定的。現在,烏克蘭戰事該結束了。
二、俄羅斯的戰略底牌:收回“嫁妝”允許“改嫁”
普京在彼得大帝誕辰紀念日面帶微笑說出的那些話,略一回味即可窺見其暗藏的殺機:當年蘇聯為了把烏克蘭“娶”進聯盟,贈送給烏克蘭豐厚的“嫁妝”,既然今天烏克蘭一定要和俄羅斯分手“改嫁”歐美,那就必須把那些彩禮全部還回來!其實,在2月24日發起特別軍事行動時,普京已經把這個問題點出來了。
蘇聯當年送給烏克蘭的“彩禮”包括,列寧在1917年十月革命後把原屬於沙皇俄國的頓巴斯地區贈給了烏克蘭;二戰前後,斯大林把以前屬於波蘭、羅馬尼亞和匈牙利的領土併入蘇聯後移交給了烏克蘭;
1954年,赫魯曉夫把俄羅斯的克里米亞劃歸給烏克蘭。
合起來,這些地方有:盧甘斯克、頓內次克、哈爾科夫、扎波羅熱、赫爾鬆、尼古拉耶夫、敖德薩、克里米亞,以及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和烏克蘭西部的一些地方。
2014年,俄羅斯拿回了克里米亞,2022年的今天,俄羅斯已經基本控制了盧甘斯克、頓內次克、扎波羅熱、赫爾鬆;並宣佈第三階段目標是奪佔尼古拉耶夫、敖德薩、哈爾科夫。俄羅斯沒有說出的另外一句話,白俄總統盧卡申科說出來了:要準備爲保衛烏克蘭西部而戰。
從蘇聯解體時,俄羅斯就一直對烏克蘭單相思,希望留住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一起組成斯拉夫民族核心。但美國重點破壞的地方也在這裡——堅決阻止蘇聯復活。終於,在反覆撕扯、折騰幾十年後,俄羅斯不得不丟掉幻想,拿起戰刀。既然烏克蘭恩斷義絕一意孤行非要離家出走,那就把當年俄羅斯(蘇聯)陪送的“嫁妝”還回來吧!
普京從一開始就說,他不打算全部佔領烏克蘭。這是說給美國和歐洲聽的,意思是他只拿回屬於俄羅斯的部分。美歐知道俄羅斯的底線,所以,美歐一邊在政治和經濟領域大張撻伐,一邊卻又不失時機地要求烏克蘭適可而止。古往今來的戰爭,小國都是被大國玩於股掌,或分於刀劍之上或“啖”於觥籌之間的。遠看中國春秋戰國史,近看第二次世界大戰史,小(弱)國悲歌不絕如縷。
美國從聯歐制俄的大處着眼,自然對俄羅斯的“光復舊物”網開一面——非如此不足以讓歐洲相信“狼來了”。俄當然對美國的那點心思心領神會,何不將計就計。
美俄一默契,啥事都好說。
至於歐洲,從馬歇爾計畫之後,歐洲不僅在軍事上也在經濟上被美國完全控制,誰敢不唯美國馬首是瞻?
6月15日,德國總理,法國總統,意大利總理和羅馬尼亞總統訪問烏克蘭,以支持儘快賦予烏克蘭加入歐盟候選國的地位,換取烏克蘭儘快與俄羅斯談判“休戰”。
烏克蘭總統的複雜心情通過外長庫列巴之口表露出來:越來越多的國家建議出賣烏克蘭。
建議歸建議,賣不賣還在你自己。事實明擺著,晚點賣就不一定有東西賣,而且也不是現在這個價了。
已經挺過最初驚濤駭浪的俄羅斯現在穩坐釣魚船。在烏克蘭談判代表團團長阿拉哈米亞說烏克蘭可能會在8月底恢復與俄羅斯談判的時候,俄羅斯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一臉不屑地對“是否有話可聊以及能和誰聊”持懷疑態度。
6月17日,中國下水“福建”號航空母艦。這一天,普京在聖彼得堡的經濟論壇上借題發揮:俄羅斯在烏特別軍事行動的所有任務都將完成!
普京知道歐洲快撐不住了,所以,俄羅斯雪上加霜般地讓正常的輸氣管線北溪1號恰到好處地發生故障,一下子減少了一多半的天然氣供應;同時經土耳其的輸氣管線也關緊閥門。俄羅斯用意很明顯:讓歐洲爲冬季儲備天然氣的計畫落空——用不了幾個月,俄羅斯就將迎來一個最強大的同盟軍:歐洲寒冷的嚴冬。
普京也知道拜登快挺不住了,通貨膨脹正促使美國民衆把中期選舉的選票投給共和黨。這簡直是對拜登的釜底抽薪;
普京更知道烏克蘭快頂不住了。烏克蘭已經沒有經濟,基本沒有實力阻止烏軍的節節後退。他實際上希望烏克蘭不要急於談判,反正已經坐實了侵略的惡名,爲什麼不多拿一些地盤呢?
烏克蘭最有價值的土地幾乎都在沿海,而普京要做的就是要把它們全部收入囊中。如此,他不僅將使這場戰爭獲得遠大於損失的收益,還將因此建立比肩彼得大帝的歷史功勳。
至於烏克蘭的未來,也許普京會大度地允許已成內陸國的烏克蘭加入歐盟(在本文寫成後不久普京就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公開宣佈了這一點)。俄羅斯知道,北約也不願意接受一個可能引發與俄羅斯發生戰爭的烏克蘭。一個被打殘了的烏克蘭,再沒有可能威脅俄羅斯的烏克蘭要走就走吧,讓歐洲去給它療傷吧,歐洲將投入鉅額資金,而烏克蘭可能永遠也還不了。在沒有傷筋動骨的情況下,俄羅斯自解體後第一次實現了大規模的領土擴張,奪取了相當於幾個歐洲國家大小的工業地區以及世界著名的農業產區和著名港口。
從此,俄羅斯不僅握著歐洲的油氣管,還握住了歐洲的糧道。 毫無疑問,正如普京所宣佈的,「俄羅斯正進入強大主權國家新時代,並將變得更強大」。。
以烏克蘭的慘重損失為代價,美國和俄羅斯都已經在戰略層面上勝利了。 而歐洲則繼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又一次受到整體性的削弱。
三、半途而廢的陷阱邊響起喪鐘
一直拱火的美國為什麼突然收手要壓烏克蘭儘快停戰?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近日發表了一篇名為《美國的“半途而廢陷阱”可能使烏克蘭註定失敗》的文章,算是把問題說透了。
文章說,美國在烏克蘭正陷入一種反覆出現的模式:美國介入一場國外衝突,取得一些初步成功,然後無法實現其目標。 就對應對措施加以限制,以遏制成本和風險。 這種模式可被稱為「半途而廢陷阱」。
文章以阿富汗戰爭、越南戰爭和當下的烏克蘭戰場做比對,說儘管實施了大規模制裁,交付了超過50億美元武器,俄羅斯似乎仍將佔領全部頓巴斯地區,這將使普京獲得明顯勝利(儘管是局部勝利),而美國為了防止戰爭範圍進一步擴大,而不願意對烏克蘭提供更大規模的援助。
文章擔憂如果「半途而廢陷阱」再次被觸發,烏克蘭最終被擊敗,那麼美國的對手(其中最重要的對手是中國)將從中獲得顯而易見的經驗:如果你長期堅持下去,美國就不會採取獲勝所需的強硬且代價高昂的措施。
顯然,在越南和阿富汗的噩夢之後,美國又聽到了烏克蘭戰爭的喪鐘。 其實,美國在中東戰場的鎩羽而歸,也讓老拜登心有餘悸。 在所有持久性的戰爭中,無論直接下場還是間接參戰,美國鮮有勝績可言。 從給歐洲樹立一個敵人的目的來說,美國製造的烏克蘭危機已經成功。 但拜登希望以此為由發起對俄制裁,使俄的經濟規模下降一半,這就是未經運籌的戰略誤判了。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美國則聯合西方對俄羅斯發動全面性混合戰爭,甩出金融核彈。 豈料俄羅斯絕地反擊,甩出資源核彈。 雙方對轟的結果是雙方經濟兩敗俱傷。
但是,由於美國是世界老大,所以,美國的附帶戰略損失要大於俄羅斯。 首先是世界看到美國的金融霸權並不是像它以前吹噓的那樣可以左右世界; 二是俄羅斯的資源實力不僅影響歐洲也影響著美國。 三是俄羅斯經由此戰,一掃過去三十年對於美國的仰視,自信暴增。
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說:美國需要明白,在經濟、外交和政治上與我們戰鬥是毫無希望的。 美國在給歐洲樹立敵人的同時也得到了一個世界級的對手。 佩斯科夫說「俄羅斯永遠也不會相信西方了」。 這讓已經搞壞了對華關係的美國腹背受敵。
海明威如果現在還活著,也許他該再寫一部《喪鐘為誰而鳴》。
從吸走美國金融血液的角度看,烏克蘭的大坑被阿富汗和中東的陷阱更深。 種種跡象表明,拜登領導下的美國準備「半途而廢」了。 問題只在於誰來做那個解套人。 當年美國在越南陷入困境,是基辛格和尼克鬆請求中國幫忙的。
今天的美國,還有沒有基辛格和尼克鬆? 有人提出可能請與普京有著很深交情的默克爾出山。 其實我倒以為不如請特朗普出面。 只不過特朗普先生目前一直想著如何重返白宮。
喪鐘也在英國的耳邊迴響。 這個當年的日不落帝國,今天已經是風雨飄搖的破落戶,英倫三島中的兩島都在尋求獨立,其分崩離析不說指日可待至少是大勢所悟。 內憂如此嚴峻,它居然還有心思重操歐洲平衡術的舊業。 就在德法意羅四國勸和代表團前腳敢走,詹森就接踵而至,對著猶豫不決的烏克蘭總統一通打氣。 更可笑的是,它居然狂言要讓俄羅斯跪下。 在它歷史上最鼎盛的時候都沒有做到這一點,以今日小英帝國之老朽破落,癡人說夢徒增笑爾。 由於它的過於激進的敵意,烏克蘭戰爭之後,俄羅斯將不會對英國聽之任之。
但是,最刺耳的喪鐘還是反覆在烏克蘭的耳邊縈繞。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也許他們的政治家和將領們事過之後,真應該好好品品中國這句軍事名言。 僅僅一百多天,一切就永遠地改變了。 大好河山屬他人,問君能有幾多愁。 德國女議員愛麗絲·魏德爾說,烏克蘭因為西方國家的虛假承諾而捲入了一場毫無勝算的戰爭。 各國原本應該致力於幫助烏克蘭獲得安全的中立地位,並顧及各方的安全需求,讓烏克蘭成為雙方溝通的橋樑而不是一個火藥桶。 她認為,堅持讓烏克蘭加入歐盟或北約是在傲慢地否認俄羅斯的大國地位,這是西方世界歷史性的失敗。
連帶地,歐洲的喪鐘也被敲響了。 在默克爾之後,德國還有愛麗絲·魏德爾這樣的政治人物,如果歐洲都能認真聽一聽她的話,未來的歐盟還有葯可救。
截止本文擱筆,烏克蘭東部的槍炮聲仍然不絕於耳,俄軍在對北頓涅茨克的烏軍發起最後的總攻。 筆者以為,隨著爭奪烏克蘭東部的決戰接近尾聲,按照國際政治和戰爭的一般規律,俄烏戰事也應該結束了。 稍微看下烏克蘭地圖就明白,俄軍拿下烏東部地區後,一定會向敖德薩進軍,而正如亞速鋼鐵廠事件所表明的那樣,烏克蘭的退出也只是時間問題。
丟了這個地方,它將徹底淪為內陸國。 它以這樣的身份即使加入歐盟,也已經沒有太大的價值。 普京說它有可能成為殖民地,因為歐洲不會允許它發展自己傳統的飛機和傳播製造業。 可是,它又沒有了農業。 那它發展的基礎在哪呢?
美國和歐洲也不希望烏克蘭丟掉敖德薩這個世界糧倉和出海口。 這就是美歐突然大力施壓烏克蘭和俄羅斯談判的原因。 這也是俄羅斯發佈第三階段軍事行動目標,以奪取包括敖德薩在內的更多烏克蘭領土相威懾的原因。
就是說,在俄羅斯拿下敖德薩之前停戰,是俄美(歐)最大的公約數。
我聽到澤連斯基說,烏克蘭不會將南部拱手送人。 之前,在東部好像他也是這麼說的,最後還是以移交行政權而告結束。 如果烏克蘭不想在敖德薩丟掉之前停火,那就在丟掉之後停。 總之,停是一定要停的。 總不能在基輔城下談這個問題吧?
烏克蘭戰事結束之後,美俄之間的博弈將會繼續。 但那是另一篇文章的主題了。

Categories: 時評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