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頌安專欄

【袁頌安專欄】《永別了 雅書》 / 文: 袁頌安

2019年是 趙雅書兄 和 張葳嫂 結婚五十年的金婚紀念,當年雅書是七十七歲。他為了感謝 葳嫂相夫教子的貢獻,特別出版一本《我的囬憶 金婚溯心路》。我在第一時間就收到了 雅書這本圖文並茂,厚達四百多頁的大作。這是一本珍貴的囬憶之作,雅書 把他童年的囬憶、在小中大學讀書的過程、對父母親人的追憶,描述得一清二楚。服兵役、結婚、為人夫、為人父、到日本留學、在台大教書、訪問歐美、到大陸、退休後定居美國,交待得非常全面。看了這本回憶錄,對雅書的一人生可以說是一目瞭然。

我們家當年住在台中市,我小學在台中市大同國小畢業,初、高中都在省立台中二中畢業。我們袁家從哥哥頌西、頌德、頌勛,和我都是台中市省立二中的畢業生,只有小弟 頌平是省立台中一中的畢業生。在我上高中一年級的時候,班上有一位剃光了頭,不大言語的同學,他叫~趙雅書。原來由於他外務太多,不太專心讀書,居然留級了,所以和我們同了班。我們班上大多同學是由省二中初中部再考入高中部的老同學,大家很熟悉,嬉鬧玩笑慣了,成天吵吵鬧鬧,雅書的沈默寡言,就顯得有些特別。原來他深受留級的刺激,把頭髮剃光,發憤圖強,認真學習。後來雅書是我們班上少數幾位考上臺大的同學。我們高三丙班畢業的同學 黃長風、頼永松、連文宗、田康麟、呂以龍、林增吉、李湘、林豐吉、黃尚銓、王秋本、林永盛以及甲、乙、丁班的好友涂書詒、頼敦生、程智慧、陳來成、柴柏林、趙訓渝、林增吉⋯聚會時還常常提起這些陳年往事,以資笑談。
雅書是我們這批同學中,在學術界很有成就的學人。他在台大歷史系畢業,隨即考上台大歷史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他更上層樓又獲得台大歷史高級研究所博士學位,更是中國國家文學博士,還到日本京都大學研究。他曾任台大歷史系副教授、教授之職,也是美國哈佛大學的訪問學人、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訪問教授。雅書 是一位我們省立台中二中畢業同學中,學術界的翹楚人物。
多年來我們在台北、上海只要是 雅書和 葳嫂 由西雅圖飛返光臨,同學老友們一定邀約餐敘。近三年新冠之疫肆虐,我們還是以 Line 聯絡不斷。在此期間,閒來事少,我常常回憶人、事,或是以往的旅遊寫寫雜文,以為野人獻曝之舉,也以此作為防老人的痴呆。傳給雅書的這些閒篇,他不以為意,經常 回 Iine 呼應,並作鼓勵。
雅書晚年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多年來家人、老友們也都因此比較擔心。日前他過了八十大壽,大家非常慶幸。由於疫情嚴重,分別三年的兒孫已經安排 ,在今年八月由上海飛到西雅圖探視爺爺奶奶,奈何天不從人願。雅書竟然在今年六月五日清晨在睡夢中逝世,說來也是非常有福氣,但是事出突然,親友同學們聞得噩耗,無不吃驚。哲人其萎,音容宛在令我們哀悼不已,不勝唏噓,謹以此短文追悼 雅書 並作紀念。

Categories: 袁頌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