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盤點芝加哥地區近年來重大槍殺案

(芝加哥時報/快訊)在芝加哥北郊高地公園市Highland Park舉行的7月4日遊行上發生的槍擊事件使這個北岸小鎮陷入了恐慌。 實際上,在芝加哥其他社區,這種恐慌早已嵌入日常。比如,2019年在奧羅拉,一名槍手在一個倉庫打死了5名同事,並打傷了其他人,其中包括5名警詧。 2008年,在迪卡爾布(DeKalb),北伊利諾大學發生槍擊案,5名學生死亡,17人受傷。 不到兩周前,博林布魯克( Bolingbrook)WeatherTech的一名員工開槍打死了三名同事,其中一人死亡。 奧羅拉市()發言人克萊頓·穆罕默德(Clayton Muhammad)說,這是一個由芝加哥一個個社區組成的心寒俱樂部,一旦加入進來,就會看到一次次的槍擊事件離自己更近。

芝加哥太陽時報報導,這也不是北部郊區在7月4日假日週末發生的第一起槍擊事件。 1999年,一名在威爾梅特和諾斯菲爾德北岸社區長大的21歲白人至上主義者在芝加哥西羅傑斯公園社區(West Rogers Park)、郊區斯科奇(Skokie)和諾斯布魯克(Northbrook)、春田市Springfield、迪凱特(Decatur)、厄巴納, Urbana和印第安那州進行了多次槍擊,他的目標是種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成員。 他殺死了包括前西北大學籃球教練裏奇·伯德松coach Ricky Byrdsong在內的兩人,並導致9人受傷。

2019年2月15日,一名心懷不滿的員工在亨利普拉特公司內部開槍,導致5名同事死亡,另一名員工受傷,5名警詧受傷,隨後他在與警方的槍戰中被擊斃。 多年前,當局發現這名槍手根本不應該獲得持槍許可證,因此要求他交出在槍擊案中使用的手槍。 他沒有服從,也沒有人強迫他交出槍。 槍擊事件的每一個周年紀念都能喚起人們對那一天的創傷,但紀念這場悲劇很重要。 多年後,對於那些失去了親人、認識的受傷警官或繼續在亨利·普拉特公司工作的人來說,槍擊事件的現實影響依然存在。

【李著華觀點:無言的哀痛–為伊州高地市遊行槍擊案悲傷】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