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特稿

時論廣場·東西交鋒專欄》近三成美國選民判斷民眾不久會拿槍造反- 驚人的最新民意調查結果 / 周天瑋

如果要說今年的美國國慶有什麼劃時代的具體意義,或許我們可以說美國隆重步入後民主時代算是一個里程碑。美國民主和萬物的興衰消長同樣演化變質,後民主現實無可迴避,我有幾大鐵證,便是基於在國慶前夕發布的民意調查。

試先舉例說明足以觀察美國政治形象和體制衰變的幾個。在美國獨立日前夕蓋洛普發表最新的調查結果,是美國人的愛國心和自豪感創歷史新低,只有38%的成年人對自己身為美國人而「極感」自豪。這是自2001年以來的最低數字,而在2015年之前,「極感」自豪的美國人從未低於55%。
其次,美國三權分立底下以聯邦最高法院最受民眾尊崇,是神聖的法治殿堂。蓋洛普2001年的民調顯示,62%美國人對它有好感,但20年後的今天,這個數字下滑到只剩下40%。至於總統,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與哈瑞斯民意調查最新民調指出,有高達71%受訪者罕見地表示不希望拜登出馬競選連任。
更能直接說明後民主現象的選民民意調查,得自於芝加哥大學政治研究中心(IOP)在國慶前發表的結果。這些結果,讓人觸目驚心。這項調查由該中心與共和及民主兩黨各一位民調專家共同合作,調查重點是美國社會的兩極化。
其中最驚人的,是調查竟然提出了這樣一個挑戰性的問題:「你是否同意,在不久的將來公民會有必要拿槍造反?」28%的選民竟然回答表示同意(而其中37%已經擁槍)。
組成這28%的,包括1/3的共和黨選民、35%的獨立選民以及20%的民主黨黨員。選民不認同政府的比例為什麼這麼高?除了美國民性較為強悍、表達意見較無顧忌之外,以下幾個調查結果,或許足以說明問題。
首先就是在美國這樣一個文明進步的國家,你可能難以想像,大多數的選民會認為政府會「腐化和做不利於我的非法操作」,其中包括2/3的共和黨及獨立選民,和半數的民主黨選民。
其次,是這個老牌民主國家竟然只有56%的選民相信本國選舉公平、計票正確,其中包括低達33%的共和黨、51%的獨立選民和78%的民主黨員。再看這個問題:有高達49%的美國人民「愈來愈感覺在自己的國家像個陌生人」,其中包括接近7成的強烈共和黨黨員、65%的「非常保守派」,和38%的強烈民主黨黨員。
從這些數據來看,美國人心有大約一半對政府不滿、對現狀不認同,而且對於最基本的要求:公平正確的投票結果,甚至於都無法信賴。
這是一個兩極撕裂的社會。我們幾乎可以這樣論斷,美國這個後民主國家,大是大非與文化認同的鴻溝,基本上按照政黨屬性一分為二。
那麼我們就該去深思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有接近3成的美國選民判斷民眾不久會拿槍造反,那麼美國國慶究竟在慶祝什麼?我始終相信,美國絕大多數的民眾每一年都認真慶祝政府的職能在生活中比重相對較低,因為美國公權力受到制約,即便是邁入了後民主,問題還不太嚴重。
(原載《中時》,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

Categories: 專欄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