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慶平專欄

【李慶平專欄】「兩岸關係與大陸政策」巡迴講演 / 李慶平 ( 海基會前副秘書長 )

(編者按 : 本文為海基會時任副秘書長李慶平於一九九四年一月廿四日應邀至桃園縣中壢市龍岡文藝活動中心向陸軍第六軍團演講之記錄)

  1. 前言

軍團司令及各位弟兄,大家早安,今天回到部隊來,倍感親切。在講兩岸關係之前,要先向各位報告兩岸關係的時代背景,包括國際、國內和大陸的環境。為什麼要講「環境」。我在美國工作十七年,從華盛頓方面來看世界發展,我們生活在台灣,也應了解到台灣地區的發展,前年回國工作,去大陸幾次,深入它的鄉下農村,更理解了大陸現在的實際狀況。今天的報告是我個人的實務經驗。

貳、從國際、國內環境看兩岸的改變

國際的環境這幾年經過了非常大的變化,第一個現象是一九五〇年至一九八〇年的長期冷戰終於結束,蘇聯瓦解,東歐的自由化,顯示共產制度的式微,這是目前國際大環境的特徵。全世界只剩下四個共產國家:古巴、越南、北韓和中國大陸。古巴失去蘇聯援助,仍受美国的经济制裁。我國在越南的投資是其他外國投資的第一位,它逐漸走向市場經濟。北韓是這四個國家中最頑固、而且是統治最嚴格、教條最多的地區。而大陸從一九七八年至今,相對前毛澤東時代有很大的變化,等一下我會再報告。第二個現象是由於共產制度式微,而以自由市場經濟制度成為世界經濟制度主流,計劃經濟不是主流。台灣從六〇年代就實施這自由市場經濟制度,使得國力增加。第三個現象是軍事軍備的競賽減少,我們可以從美國的軍火業面臨困難看出,東西冷戰的結束,蘇聯和美國對抗減低,在可預見的將來,世界大戰的可能性降低,但不排除區域性的戰爭。因區域性的戰爭不可能使用大量軍備,所以軍備減緩。第四個現象就是區域集團經濟的競爭,冷戰期間是以軍事對抗為主,但今後各國的競賽是看有無經濟實力。加拿大、美國、墨西哥成立了一個塊狀,歐洲成立了一個塊狀,中南美洲逐漸形成,東南亞也要形成,將來中國大陸可能和香港、澳門、台灣成為另一個塊狀,以上就是目前的國際環境。

接著我要向大家報告國內環境,我們現在可說是從開發中國家邁向已開發國家前進,四十多年來,在父兄輩的努力下,我們成為開發中國家的楷模,事實上,我們成功的條件有許多不利的因素:一、沒有天然資源,北部的煤已挖完了,金瓜山的金礦也沒了,我們所有重要物資都仰賴從其他國家進口。二、人口密度大,現在人口二千一百萬,在全世界密度高國家中屬第一或第二。三、面對中共強大武力威脅,一九五〇年至今,我軍事負擔非常重,五〇、六〇、七〇年代軍事的負擔,超過國家總支出的百分之五十。四、面對外交上的挫折,是我們和中共對抗的地方。但我們面臨了如此不利的因素,我們成功了,成功的因素有:㈠長期以來政局的穩定,和南韓、菲律賓不一樣,他們的政局非常的不穩定。㈡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在六〇年代已形成,使老百姓、企業能在短短數十年中,迅速累積資金,目前我們的國民生產平均所得是一萬一千美元,中國大陸只有三百五十美元。雖然和西歐和美國相比,仍有一段距離,在亞洲國家中數二,數三的。我們的外匯存底目前是世界前三位,保持在八五〇億左右,很多國家外匯存底成負增長,甚至美國都在負債。在這種情形之下,和大陸相比,大陸外匯存底雖有四百多億,但負債七百多億。㈢四十年來,教育普及,中華民國四十年來能夠驕傲的地方,在座的每一位都享受到了好處,九年國民教育,將來可能延為十二年,使我們雖無資源,但有「人才」。㈣五〇年代就解決了農業問題,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現在想來只是簡單的幾個字,但全世界許多第三世界國家包括中國大陸,都因基本的農業問題,而曾導致國家的混亂與貧窮。㈤長期的經濟發展和菲律賓、墨西哥、南韓比起來不一樣,八〇年代初期,我們的社會最富的百分之二十和最貧的百分之二十的比只有四點二比一,菲律賓、墨西哥是十七比一,今天在中國大陸也是十幾比一。近幾年因房地產的炒作,股票的暴漲等問題,形成貧富拉距加大,這是目前我們面臨的問題。經過四十多年的努力雖有一點成就,但這成就並不能保證將來的繼續發展,我們必須積極的面對這些問題,才能保證復興基地的發展,同時才可立足台灣、逐鹿中原,是整個中華民族,在我們的制度下生活幸福,社會繁榮。

當前我們要做的事:㈠持續經濟成長,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國經濟成長保持在百分之九至十一之間,至今,我們基礎已很強固擴大,還有百分之六至七,美國只有百分之二,日本百分之一,中國大陸因原有基礎很小,所以在過去的十年中,有百分之十的增長率。㈡落實民主,就是總統登輝先生在過去和未來實施的憲政改革,唯有發展民主,才能使社會進步,蓬勃起來,㈢二千一百萬同胞有權利在國際社會講話,積極加入國際社會,是政府目前重要的工作。㈣經濟的發展並不能代表整個社會生活品質上的正常發展,所以我們要建立富而禮的國家,社會,文化建設是將來的重要課題。㈤台灣能立足,要向各位致最高的敬意,沒有強大的國防戰備,我們不可能和大陸平等談判,所以保持國軍強大的防御力是不可忽略的,也是對整個中華民族前途的支持力量,不僅保衛二千一百萬同胞進而也可促進整個中國走向民主社會。㈥海峽兩岸最近的距離只相隔了一百多公里,我們不能忽視大陸變化,大陸一舉一動,甚而咳嗽,絕對會影響到台灣。今後要發展的要項中,從現在的角度來衡量,我們要調整兩岸關係,才能解決我們將來國家發展的問題。

叁、當前大陸生活情形之所見

接著要向各位報告大陸目前情況,今天所講是我親眼所見的。一般人對中國大陸概念是:土地是我們的二七〇倍,人口是我們六〇倍,有時大陸看起來像秋海棠,有時在地圖上被挖了一塊,但當你到達中國大陸以後,就會發現目前的大陸事實上是三個中國。㈠沿海中國:從大連、天津、北京、上海、福州、廈門到廣州。㈡內陸省會的中國。㈢內陸廣大貧窮的鄉村中國。一九七八年以後大陸開放與外界接觸,使大陸有大地回春的局面,當雨水、養分到達的地方,樹的成長就快,反之則慢。現在大陸沿海是十五至二十年前的台北,重要省會,是二十五至三十年前的台北。在內陸廣大貧窮的農村,是四十年前的台灣鄉村。我去大陸多次,大陸上的老百姓沒有人跟你講馬列主義,今天,在台灣大學對面可看到毛語錄,也買得到,而在大陸不容易買不到,若要,要去古董店買,去古董店買毛澤東和林彪的合照的照片最搶手。老百姓是否真心支持共產黨?去年十月二日我在成都,早上七點多,我想去看看他們街道的情況,和老百姓談一談。見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先生,因為七十多歲的人在一九四九年前生活過。我問他一九四九年前的國民黨和現在的共產黨比較如何?他說,他們比當時的國民黨腐敗幾十倍,國民黨還要廉恥,共產黨現在不要廉恥,這是我親耳聽到的話。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大陸上發生「天安門事變」,他說知識分子、公安統統走上街頭,最後他在我手上寫了三個字「共『慘』黨」,這使我永生難忘。他們并不支持共產黨,但支持現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經濟活絡起來。由於文化大革命的摧殘,和共產主義的不得人心,他們現在注重在家族、學校裡要恢復中華的倫理道德。但又因長期的閉關自守,產生兩種現象;強大的自卑和過度的驕傲,對香港、台灣方面有好奇,願意學習,另一方面,又非常夜郎自大。

目前在大陸,由於沿海地區老百姓逐漸富有,地方政府財源也富起來,上海市去年稅收繳至中央政府,是整個中國大陸的六分之一。可想像到地方和中央的關係,是和以往不一樣,地方有錢,中央要靠地方資助。我到上海,上海台辦的幹部告訴我,為什麼江澤民、朱鎔基要到中央去做官?他開玩笑的說,是因為他們知道上海市政府什麼地方有錢。所以中央和地方的關係,想來會很緊張。中央要錢,地方抗拒,這就是媒體常報道今後會出現的「諸侯經濟」情況。第二個現象,內地和沿海發展嚴重失調,七〇年代台灣已相當富庶,就像現在大陸某些沿海地區。內陸是四、五十年前台灣的恆春,相差多大呢,大陸內陸老百姓,一畝地平均一年產值是三百九十人民幣,抽稅抽去一百八十元,剩下二百二十,一家六畝地,約一千兩百多元,換算新台幣不到四千元,所以當四川省政府到壽縣開一條路,向每一家抽四、五十元人民幣附加稅時,引發暴動,因為他們實在太窮;上海的夜總會比台灣都豪華,佈置是亞洲第一,一個晚上花幾百塊美金沒有問題。第三個現象,上下搞經濟,貪污盛行,大陸的改革開放,市場經濟,觀念和我們不一樣,請問在座各位,軍隊能搞生意嗎?在今天打一次火箭筒八千塊人民幣,是解放軍開的,還可算是體育運動,北京有個大的飯店是王府飯店,他們參謀總長辦公室開的,崑崙飯店是公安部開的,空軍、海軍都可做生意。海協會、國台辦也做生意,兩岸人民來往做錄音帶、錄影帶,要經過他們審批,他們就設立「九洲影視公司」,另海協會設立「海峽旅行社」,做兩岸旅行生意。另外,海基會對許多民眾來辦驗證(收費是給大陸公證員協會)、詢問法律問題不收費用,而大陸海協會設立法律服務中心,像律師樓一樣要收費。整個大陸同胞個個想做生意,我六月份去時,他們高幹告訴我一個順口溜「一切向前看,先要向錢看,只有向錢看,才能向前看。」第四個現象,大陸四十多年來經濟發展份兩部分,一是毛澤東時代,是個硬性「極」權體制,一切搞自力更生、閉關自守。不和別人來往,重視重工業,輕視民生工業。它搞軍火工業,缺乏成本概念,一個命令、一個動作,搞氫彈就氫彈,毫不考慮成本,這幾年有高科技的成果,但只能用在軍事方面,無法和台灣一樣,轉換高科技成為商品。在鄧小平時代,從一九七八年年底開始,是軟性的「集」權時代,表現出來是政治保守,經濟開放,但只能解決一部分問題,不能解決它目前的所有問題。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明顯看出,它的經濟改革開放就是車子一邊的輪子開始動了,另一邊政治保守的輪子不動,小則會造成車子不動,大則翻車。現在經濟制度就是把毛澤東時代完全由中央控制的計劃經濟,完全由中央控制,轉化為他們所謂的「市場經濟」。

近十年來,它的經濟制度有名稱上的改變,叫做「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現在叫做「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去年九月廿四日,我去人民大會堂間大陸統戰部部長兼國台辦主任王兆國,他提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向各位報告,市場經濟的規律在全世界都是一樣的,為何中共要加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王說:全大陸百分之八十還是國營企業,要轉成民營企業很難,步調很慢,百分之二十個體戶加上中小企業(鄉、鎮企業)。但這百分之二十的生產值和百分之八十國產企業的生產值為大陸整個總生產值中各佔一半,我們就可看出什麼制度下的效益高過什麼制度下的效益了。中共對台灣的政治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八年中,很明顯的想用軍事武力來解決它所謂的「台灣問題」。一九七九年以後,中共發表了對台同胞書,還有後面葉劍英的「葉九條」,及「以和平統一祖國」的口號。一九八四年以後大陸的對台政策就是「一國兩制」的政策,第一,中央對地方,北京是中央政府,台灣是地方政府。第二,它不放棄以武力解放台灣,它不談用武力,但它不放棄。第三,它反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一國兩府,雙重承認,獨台和台獨。第四,它希望黨和黨談判,國民黨和共產黨談。第五,三通:通航、通商、通郵。大陸和台灣交往中還有一個規律就是不准台灣影響大陸,造成和平演變。

肆、認清「中央對台白皮書的真正意涵」

去年八月卅一日大陸發表對台政策白皮書,這白皮書在現階段來看,可算是影響今後幾年的重要文件,這文件中有一段話指出「對任何製造『台灣獨立』的行徑,絕不會坐視不理」。白皮書的一出現,朝野有不同的看法,據我了解,中共高層非常重視這份文件,特別把「絕不會坐視不理」這句話做了說明,這位高層人士說中共中央的文件在過去四十年中用了四次「絕不會坐視不理」。第一次是一九五〇年的韓戰,第二次是一九六二年中共與印度在西藏邊境的戰爭。第三次是一九六九年的珍寶島事件與蘇聯的衝突。第四次是一九七九年二月份的「懲越」戰爭。第五次就在這份文件,所以,中共認為台灣方面若要搞獨台、台獨、一國兩府或一中一台,就要以武力來解決,我們的社會應該理解到他們的底線。國軍也應理解到,若是兩岸有戰爭的話,這是目前唯一的因素。我們的統一政策:一、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反共抗俄,一九八〇年代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二、現在是一國兩區的政策。我們在國際上是主權的國家,我們是「中華民國」絕無問題,為處理兩岸這種特殊的關係,所以我們把國家變成兩個區,因為我們現在的政權,沒有辦法達到中國大陸、中國大陸的政權也沒有到達中華民國台灣地區,所以我們要先分成兩個區,兩個區加起來是「一個中國」。我們的「一個中國」概念和大陸的「一個中國」概念有所不同,他們認為北京是中央政府,台灣是地方政府,我們的概念是:一九一二年我們成立中華民國,直至今天我們對大陸仍有主權,但因我們治權目前不及於大陸,我們承認這個現實。承認他們是「大陸地區」,我們是「台灣地區」,將來中國一定會統一,所以「一國兩區」主要是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解決兩岸關係,我們強調不用武力,而中共也強調不用武力,但不放棄武力。三、我們強調政府與政府的談判。國統綱領第二階段是如此說的,但中共要黨對黨談判,中共並不了解台灣地區的實際情況,共產黨不了解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只有二百五十萬黨員,而台灣二千一百萬同胞。不能被國民黨完全代表,這種觀念目前他們還沒有辦法接受。四、間接三通,三通代表兩岸關係到達了相當的階段,也就是全面開放的階段,三通是我們的籌碼,不輕易拿出來,必須要中共:㈠不否定雙方為政治實體。㈡相互在國際社會中尊重。不以武力來解決「台灣事務」。在這三條件下,才能逐漸進入三通,這是目前政府的政策,和平統一大陸,沒有時間表。國統綱領第二、三階段都要等持中國大陸和國際環境的變化對我們有利才會進入,因為最終的目標,不論大陸如何變化,中國的統一一定是要在民主、自由、均富之下。中國大陸不達到此一地步,不可能和他統一。目前社會上似乎非常的焦慮,認為我們和它談,就是要馬上統一,事實上,我們現在談的是事務性的問題。民間交流衍生的問題,例如:金門機場完成後,試飛向右到台灣,向左到大陸,但飛機一定得左右試飛,所以海基會電報海協會,海協會通知南京軍區司令部,告知有此行動,所以我們的飛機可上上下下,到大陸繞回來,每三個月還要試一次,這就是事務性的問題。又例,國軍過去四十年中有十一萬五千將士過逝,但可領戰士授田證,五萬到三十萬新台幣,但他們在台灣沒有親人,在大陸有,我們要發放到大陸要和大陸方面商量,但中共不願將此消息放在人民日報的廣告上,我們只得靠中廣公司、中央電台向大陸廣播,到目前有四萬多人來申請,為什麼大陸不願明白的要這將近六十億的新台幣呢?後來我所打聽出來,原來,他們認為「解放軍和國民黨軍」鬥爭了幾十年,他們一毛錢拿不到,結果「國民黨軍」大陸上的親屬竟有拿到上萬元,他們解放軍將士的頭腦(思想)無法轉過來。我們是給直屬親戚遺產,但他們怕和平轉變。

伍、兩岸經貿關係的增長

目前海峽兩岸的實際交流情況,有間接貿易:即經過香港到大陸,正確統計數字沒有,一九七九年起實際上就有間接貿易。當時是七千五百萬美元,可是到一九九一年有五十七億美元,一九九二年有七十四億,去年達到一百二十九億美元,這些完全是由香港海關統計的數字,這不包括經過其他國家的物資、設備、商品,更不包括大陸所講的「海上小額貿易」,即我們所講的「走私」。他們認為十萬美元以下,我們的漁船到大陸沿海城鎮去販賣或交換貨物,是合理、合規定的。我們必須和他們談這個問題,在這方面,每年約有五至十億美元的貿易量,同時還涉及軍火、毒品的走私。間接投資方面:去年九月,經濟部作了統計,真正投資進去是卅一億美元,九千多家廠商,但大陸方面的資料不一樣,這一萬五千家廠商,實際投資是一百億美金。預備要再進去的又有另一百億美金,這數字相當大。我去年去北平,前年台商的數字是二百家,但去年成長為八百一十八家,這種速度非常快。兩方面統計數字雖然不太一樣,但實際上我們有相當大的投資在大陸是事實,到目前為止,我們是大陸第四大貿易夥伴。我們去年在大陸的貿易額是一百廿九億,我們賺了近一百億;而我們去年在世界的貿易總額約一千六百億,賺全世界不過是七十九億,所以我們大陸的間接貿易,對我們來講是非常重要的。旅行探親一九八八年有四十三萬我們台灣地區的同胞去大陸,一九八九年五十三萬,一九九〇年九十二萬,一九九一年九十二萬,一九九二、九三都是一百五十萬,加起來是五百多萬人次,大陸同胞合法進入台灣的,到目前是五萬六千多人次,非法進入的不清楚,但我們遣送回二萬五千多人次,在新竹靖盧,目前收容一千至二千人,每月平均非法偷渡到台灣有六百人。但根據一九九一年金門協議,大陸船若不到馬祖海面,我們不能送他們回去,但我們現在要談的是大陸船不來,我們仍可主動遣送,或定期一定要他們來接偷渡客。大家會問為什麼台灣資金要進入大陸?台商要去大陸做生意?實際上政府早已鼓勵商人到東南亞去做生意。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等三地區中外國投資台灣佔第一位,在泰國佔第三位,在印尼佔第四位。為什麼一九八〇年代初期就如此做?因台灣必須要把產業從勞力密集的工業轉換成高科技工業,必須把夕陽工業移至勞力便宜的地方,到一九八七年的開放探親後,台胞進去帶來生意,因為大陸情況和東南亞有相同的情況,而且沒有語言的障礙,更有其優勢。

一九八〇年代台灣土地開始飆漲,股市興起工資上漲,今天台灣最低工資是每月一萬三千元新台幣,大陸統一企業天津電池廠的工資每月四百八十元人民幣,工資相差太大,土地價格也比台灣便宜十至十五倍,在這種優勢吸引下,台灣去大陸有一萬五千家。過去五年中,夕陽工業外移。對我國產業並沒有造成產業空洞化,但今年起,要面臨大陸成為全世界的主要投資地區,香港對大陸投資是三百億,其次是美、日及我國。大陸在十年、二十年後可能成為一大市場,如果我們不有計劃的進入大陸市場,將來對我產業將有很大的影響。往後三年,大企業會面臨此一問題,去?不去?如何去?去了有何後果?這是我們政府及企業都要面臨的嚴肅課題。

陸、結論

最後,報告海基會功能,第一,是在國統綱領第一階段,兩岸政府跟政府之間,因政策規定不相往來,所以設立海基會來處理海峽兩岸民間交流所衍生的問題。比方兩岸人民結婚,目前有五千對。去年十二月一日前,每年只能核准進入三百人,今年六百人。另外如來台灣團聚或台灣地區長輩過世,大陸親戚來台繼承遺產,生小孩要有證明等。每天我們處理約兩百件,平均一星期二千七百多件,包括民眾前來詢問,、或電話、文件。性質包括經貿糾紛、旅行、人身財產被大陸威脅的糾紛等。另外。海基會和海協會會談,希望藉由會談,使雙方的交往平順。我們已送回五萬五千偷渡客。收容中心還有二千多人,如不解決,是很大的問題,因我們大概只抓到百分之七,八十偷渡客,百分之廿漏網在社會之中,這成社會安全問題,還不僅國防安全的問題。假若帶進來疾病,將在社會裡流行,更麻煩。

第二,走私漁貨中更包含手槍彈藥,海洛因等,也是要解決的問題。

第三、海峽兩岸來往之後,民間文化、教育來往密切,不論在長城大喇叭,或內陸各省的城市KTV裡都唱台灣的流行歌曲,大陸人說我們以KTV統一中國,有份解放軍資料談台灣流行歌曲「瀟灑走一回」對解放軍的影響,人人會唱,顯示基層對上級的不滿,也算是台灣對他們的影響。兩岸文化的來往,是大陸不用買我們版稅就盜版,使我們的損失很大,所以我們要和他們談智慧財產權的問題。海基會所處理的是事務性的問題,在國統綱領第一階段時,兩岸民間來往能有秩序、規律、平順,這就是海基會的任務。海基會是中國的、是善意的、服務的、民間的橋樑,海基會打墩(橋墩),上面走的是老百姓,越平順影響越大。相信大陸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後,政治發展會跟進,台灣雖然目前在立法院有些問題,民間並無動亂,這是一個奇跡,是成績。我們所走的路,將來大陸也要走,大陸經濟發展將必帶動個體戶、鄉鎮企業、中產階級,所以我們的基本政策是不和大陸搞軍事鬥爭,是用經濟、文化的力量,和大陸接觸,使他們內部產生中產階級,進而要求政治改革,必然使大陸當局面對民主問題。若沒有民主,它的市場經濟是半吊子,工廠里的決定若是黨委書記來決定,是不能賺錢的。基於這理念,大陸必然會有所改變,所以促成兩岸和平統一的環境與條件,這就是海基會階段性的任務。

Categories: 李慶平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