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人类把409只猴子困在这里,研究了80多年

在地球另一边,离波多黎各东岸不远的地方,有一座15.2公顷的无人小岛,凯佑圣地亚哥岛(Cayo Santiago)。

今天,在这个南北长600米,东西长400米的小小岛屿上,生活着大约1500只恒河猴。它们在岛上自由漫步,在沙滩上玩耍,攀爬树冠。

听起来,或者只看照片的话,这座海外蓬莱像是猴子们的世外桃源,然而,实际情况却不尽然。这是一座唯有特殊研究人员才能进入的实验岛,游客只能租一艘船绕着岛转转。

猴子实验基地

早在20世纪40年代末,该岛被当时的波多黎各政府(美属),割让给了美国波多黎各大学,目的是动物实验研究。

美国和波多黎各的关系错综复杂,不过多解说,只举一个例子——1950年,波多黎各民族英雄奥斯卡·科拉佐和格利斯里·托雷索拉刺杀美国总统,但失败了。

1939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波多黎各大学合作运营,从印度乘船将大约500只猴子运来凯佑圣地亚哥岛。远渡重洋的旅途中,一部分死掉了,最终,409恒河猴抵达了小岛,在此安了家。

于是,这些猴子以及它们的子子孙孙,一代代都成为了人类进行观察和实验的对象。80多年过去了,岛上的猴子数量如今在1500只左右,小岛的名字也变成了更广为人知的“猴子岛”。

什么实验呢?

最初,研究者希望猴子们可以在没有任何人为干预的情况下生活在岛上,但这些科学家对猴子的食量和岛的资源估算不足——第一批猴子很快破坏了岛上的所有植被,吃掉了所有能吃东西。

因此,这80多年来,它们都是被人类每天投喂的。一座孤岛,每天投喂,80年的时间,在研究些什么呢?对公众宣布的是,研究灵长类的社交和繁殖行为。

研究者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该数据库包含初代之后的子子孙孙们——11000多只猴子的基本信息(年龄、社会群体和生育率)、遗传信息,并保留了3300多具猴子骨骼。

近年来,能看到发表的一些论文和研究成果,比如:2020年在《科学报告》上发表的“年龄较大的灵长类动物生出的婴儿要少得多”——岛上年龄较大的雄性恒河猴生出的后代较少,尽管它们有一样的交配权——研究后认定是年龄导致精子质量下降。

再比如,去年4月在《科学进步》杂志上发表的研究中,研究小组发现,在2017年“玛丽亚”飓风肆虐之后,岛上猴子们在社交中有了更多的依恋行为、互动社交网络也扩大了。

研究者给猴子做了脑电图,发现有更多社交(梳理毛发)的猴子,中上颞沟(STS)和岛叶颗粒区体积更大——研究者认为,这种模式在人类中也会出现,可以作为我们社会互动的参照。

今年5月,研究者在《科学》网站宣布,正在致力于揭示新冠肺炎对岛屿上猴子的影响。

美国的实验有没有别的猫腻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拜登上台后,美国卫生部资助了很多基于恒河猴为实验品的研究,从官网上可以看到的有:狂犬病、天花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制、艾滋病毒/艾滋病研究、胚胎发育和胚胎干细胞繁殖等方面。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