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李著華觀點 : 拋棄方帽煩惱–拜登減免美國學生貸款是德政也是福祉】

拜登總統發布行政命令,鄭重宣佈聯邦政府將為美國大學生借款人提供貸款減免,大約有4300萬學貸借款人將獲得減免,凡中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年收入低於 125,000 美元者,如 曾獲得佩爾助學金(Pell Grant) 者,可獲得 20,000 美元的減免,而年收入低於 125,000 美元但未獲佩爾助學金者可獲得 10,000 美元減免, 估計其中2000萬人的債務可被完全免除, 近 800 萬借款人因教育部已掌握了他們收入信息, 所以可自動獲得減免,此外, 原本因為疫情的關係而延遲付款的截止期將再順延至今年12月31日,拜登的新政策既是德政,也是福祉,那是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學貸減免, 我們高度肯定他履行競選總統時的政見, 不過卻有可能興起一些法律訴訟。

眾所皆知, 大多數美國大學生在畢業典禮脫下方帽進入社會後, 也正是煩惱的開始, 因為他們必需償還龐大的學貸,數以百萬計的低收入和中產階級年輕人肩上的負擔使他們壓力重重, 根據信用報告機構Experian所做的最新學貸債務狀況報告,截至2021年,美國近1.66億聯邦學貸借款人的總額爲1.59兆美元,僅次於美國人的房屋貸款, 而超過了汽車貸款或信用卡欠款餘額,政府需要耗資九千八百億才能填補漏洞, 如此龐大的經費, 將由誰來承擔呢?

民主黨自兩年前主政以來,債務減免一直是進步派的首要任務,桑德斯參議員甚至還主張學費全免的教育政策, 而拜登則持中庸之道, 特別在期中選舉前提出了這一計劃, 其實大多數人並不在乎他是不是在政策買票, 而是在乎他能夠幫助年輕人還債 (是學債, 而不是賭債), 儘管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稱,相關舉措或許會加劇通貨膨脹,這也是許多民主黨經濟學家的相同觀點, 而薩默斯還預測,學貸減免對高收入者的好處會更大,大學學位對他們現在的成功起了一定作用,薩默斯還警告政府,除了最近通過的7400億美元的稅收和氣候法案外,還可能增加3000億美元的赤字支出,從而帶來通貨膨脹巨大風險。值得我們關注的是,拜登政府僅在8月份就承諾將新增1萬億美元的赤字支出, 美聯儲正試圖通過提高利率來收緊貨幣供應, 但按照拜登政府花錢的速度,美聯儲顯然不可能跟上步驟。

當然這一次拜登總統之所以繞過國會的關卡,使用了總統的行政命令也有法源, 那是根據911恐怖襲擊之後國會所通過的”英雄法案”中的條款規定,當國家出現危機或緊急狀況時,政府有權豁免學生債務不必償還,現在問題是, 如何去界定危機或緊急狀況呢 ? 這可能會興起法律訴訟問題。

此外,拜登的這項新政策也出現了不公平現象, 對於那些已辛苦付完學貸,履行了貸款義務的人而言,他們現在作爲納稅人,卻必須要為那些借錢超過他們償還能力的人支出更多稅金, 況且對於那些當年因負擔不起高學費而沒上大學的人來說,他們當初的犧牲值得嗎?現在他們卻要努力償還那些因貸款而獲得學位並提高終身收入潛力的同齡人的債務, 那還算是公道嗎?!

學貸危機根本不應該發生在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中, 總的說來,拜登減免學貸新政策利多於弊, 是一個值得推展運作的良好政策, 因為他的德政而舒緩了不少學貸借款人的煩惱,一旦申請得到處理,他們的學債最終會大幅減少或被清零, 我們當然沒有理由排斥它!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