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快递员入户抢劫独居女孩! 冷静下来后,他给她跪了:“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

高小雯最近搬了好几次家,但还是总觉得不安全,之前发生的那件事,让她有了后遗症,一点小动静就让她心惊肉跳。

开门后被推进卧室

高小雯今年30岁,租住在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某小区。高小雯有购物的爱好,疫情期间,因为每天在家大量网购,快递员上门送快递成为平常事。

2021年3月11日上午,高小雯家传来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一名身穿快递服的男子上门送件,高小雯签收快递后,又像往常一样随手放在门口。

临近中午,高小雯又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我来收快递。”门外的人说。高小雯感到有些奇怪,自己并没有预约收件,快递员怎么会再次上门?但想起自己的确有前两天网购的商品需要退货,也就并未多想。

高小雯把门打开一条缝,门外的确是上午的那名快递员。他已经换上了便服。高小雯问:“是来收退货快递吗?”得到肯定答复后,高小雯称让他在门口等一下,自己去拿快递。

高小雯正蹲在地上翻找着需要退货的快递盒,突然,门外的男子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手拿出一把白色水果刀。高小雯被吓了一跳,刚要呼喊,手腕被男子大力反扭在身后,同时说:“抢劫!”

男子很快闯进了高小雯家里并关上了门。高小雯看到他手上的刀,感到十分恐惧,她颤抖着声音对他说:“你先把刀放下。”

紧接着,高小雯被推搡进了次卧,男子把刀扔在了卧室的桌子上并将高小雯按倒在了床上。高小雯脑子一片空白,男子一条腿压住她的整个身体,另一只手用透明宽胶带缠着她的手腕。高小雯意识到如果完全被捆住就会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拼命反抗。

两人几番折腾下来,男子没能顺利捆住她。发现用胶带捆绑不牢固,男子又从床头拿了一条红色的领带继续捆高小雯的手。高小雯一边挣扎一边说:“你不要乱来,我家离派出所很近。”因为高小雯反抗很激烈,男子放弃继续捆她。

高小雯意识到,对方可能不是想伤害她,可能是准备劫财。因为房门已经关闭,高小雯只能尽力与他周旋。眼看强硬的方法不管用,高小雯放缓语气开始和对方商量。

“你要多少钱?”高小雯问。

“1万元。”男子回答。

事实上,因为长期不工作,高小雯没什么积蓄,最近网购的钱也是刷信用卡透支的。高小雯谎称自己做生意失败没有钱,并拿出手机让对方查看自己的银行卡与支付宝余额。

“确实没有钱,这个月我的信用卡都被刷完了。”高小雯说。

两人商讨后,男子提出让高小雯无论如何都必须拿出5000元给他,高小雯同意了。

因为担心被公安机关发现,男子不敢让高小雯直接转账给他。两人尝试了几种其他转账方式,一开始,他们准备通过支付宝口令红包,但因为额度限制失败了,后来又准备通过手机微信发红包,却又因为提示风险交易无法操作。

几次失败后,男子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他又要把高小雯往床头拖,并抢夺高小雯手上的胶带,想再次捆住她。

高小雯意识到对方的情绪不太稳定,又携带凶器,很有可能会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伤人,这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把钱给他让他离开房间。高小雯主动提出帮男子用其他人的银行卡转账,这样转账就不会有额度限制。

男子同意了。一番查找后,男子提供了两张朋友的银行卡,让高小雯转钱。高小雯想到,如果转账成功对方继续要钱该怎么办?于是提出让男子站在门口等她转账,但男子也担心一旦出门高小雯会立刻关上门不给他转账。

最后双方达成共识,男子站在门口,高小雯一边输入转账密码一边手握门把手,在输入支付密码的时候把门打开,一旦转账成功后立刻让他出去关门。

最终,高小雯通过借贷软件借出5000元并转到了男子提供的银行卡内。转账时,高小雯的手还在颤抖。

拿到钱后,男子对高小雯说:“其实我早就盯上你了。”察觉到高小雯很害怕,男子对高小雯说:“你别害怕,我只想知道这个钱还用不用还?”高小雯一心只想让他快点离开,说:“不用还了,你赶紧走吧。”

男子离开后,高小雯立刻拨打了110报警。

抢劫后男子再次返回

事实上正如其自己所说,这名快递员因为多次到高小雯家送快递早就盯上了她。

快递员叫张子明,时年22岁。因为经常给高小雯送快递,张子明注意到高小雯独自一人居住在这里。当天上午,张子明在为高小雯送快递的过程中,再次发现她独自一人在家。

下午13时左右,张子明回到快递点后一边打游戏一边等待新的订单。张子明迷恋一款棋牌类赌博游戏有一段时间了,送快递赚的钱基本都投入了赌博网站中。因为多了这项开销,他平时的收入完全无法支付日常生活。

最近张子明准备回山西老家,发现自己竟然连坐车回家的钱都没有,于是动了入户抢劫的念头。几番查找之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独居的高小雯身上。

从高小雯手中抢到5000元后,张子明跑到楼后的土堆处躲了起来。这时,张子明已经不再想用这些钱回家了,而是想着怎样才能不被公安机关找到。

为了隐藏违法所得,张子明把全部的钱都充值进他常玩的棋牌类游戏中,并开始打起了游戏。在两个小时内,张子明打游戏输掉了2000元。

在打游戏时,张子明一直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冷静下来后,一方面,他很后悔实施了抢劫,另一方面,他也很害怕,不知道该怎样脱身。在矛盾心理下,他又绕了一条小路,回到了高小雯家敲门。

高小雯没有给他开门,张子明隔着门对高小雯说:“这笔钱我会还给你的,每个月发工资时,我会把钱放在你家门口。”

高小雯听到张子明说以后每个月都会来感到更加害怕。因为愧疚,张子明在高小雯家门口又徘徊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准备下楼。刚下几层台阶后高小雯打开了门,张子明跪下对高小雯磕了几个头,并对高小雯说:“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说完拔腿就跑。

下午16时,张子明被公安机关抓获。被抓后,张子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并表示自愿认罪,高小雯也谅解了对方的行为。

公安机关做完笔录后,高小雯发现自己的手肿了起来,去医院查验鉴定为软组织损伤。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高小雯都不敢网购,只要有陌生人接近她,她都会条件反射地产生恐惧。高小雯查找资料后得知,由于强烈的精神冲击,她很有可能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需要经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恢复。

2021年3月13日,张子明被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刑事拘留, 5月21日,该案移送西安市碑林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办案人员调查发现,本案为入户抢劫,主观恶意性与社会危害性比较大,且女方反抗比较激烈,很有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嫌疑人张子明属于第一次作案,案件发生过程中的几个细节也被办案人员注意到,比如,张子明一进门就把尖刀放在了桌子上,说明他可能并没有想进一步通过用刀达到某种目的。但其第一次作案的危险性也不容忽视,这类抢劫案件的嫌疑人一旦逃脱,今后很有可能会多次犯案。

2021年6月17日,西安市碑林区检察院就该案向西安市碑林区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张子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压制被害人反抗,且属于携带凶器入户抢劫,依照刑法第263条的规定,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21年11月10日,西安市碑林区法院对本案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被告人张子明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万元。

独居女性更易遭受危险

承办检察官于小格告诉记者:“该案是带有主观恶意的入户抢劫案件,社会影响恶劣。”

相对于街头抢劫,入户抢劫造成的危害更加严重。在环境封闭且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持刀的犯罪者很可能会因为冲动伤害被害人。

在抢劫案件的作案方式上,现在的抢劫方式与以往不同。承办检察官于小格介绍说,现在的抢劫案件都会用到手机转账,犯罪者会威胁被害人转账,或者要求对方提供手机支付密码由嫌疑人操作被害人的手机转钱。

这类入户抢劫案件也有特殊规律。一般情况下入户抢劫都会提前踩点,规定好路线方案,保证作案后能够及时撤离现场。在作案对象的选择上,由于女性相比于男性反抗能力较弱,嫌疑人会找到落单的女性作为犯罪对象,独居女性很容易被当作犯罪目标。

在本案中,嫌疑人得知独居女性的地址和身份信息而产生入户抢劫的念头。由于小区对快递员上门收件取件一般情况下不会阻拦,独居女性也多半会毫无防备地给快递员开门,在快递员这一身份的掩盖下,他们更容易掌握独居女性的地址以及个人信息,在取送快递的过程中有可能发生犯罪行为。

相关数据显示,入室犯罪的案件中,独居女性被选择的概率高达90%。独居女性一旦碰到危险,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呢?

于小格告诉记者:“在对方拿刀的情况下,一般不要激烈反抗,以免造成更大的伤害。此外,还应该在家里多准备报警器或者自我保护工具,遭受伤害时,应保留证据,第一时间报警处理。”

独居是不少都市女性选择的生活方式,但在女性独居过程中,有很多安全问题需要注意,独居女性要有意识地加强防范意识和措施,不给别人可乘之机,遇到危险时冷静处理,才有可能有效地保护自己。

检察官建议,女性独自在家时应尽量避免让陌生人进入屋内,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对于声称维修、送快递送外卖的人,开门前要核查清楚他们的身份和所为事项是否真实。如果条件允许,应尽量请快递员、外卖员把快递、外卖放进驿站、小区指定地点等,减少上门取送件的情形。尽量不在没人的地方与陌生人单独接触。最大范围减少不安全因素,保护自己的安全。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