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异地恋注定没结果?怎么可能

最近有一部挺火的韩剧《二十五,二十一》,我觉得好看就推荐给了朋友。

结果大结局时,朋友打电话跟我抱怨:“这部剧怎么回事啊?前14集都很积极、很治愈,结果到最后两个人突然分手,莫名其妙!编剧怎么想的啊?疯了吗?”

我看到很多朋友也对这个结局不满,该剧的评分也随之一落千丈。分手的结局虽然有其合理性,但是的确让人很不爽,因为爱情里那种能够绕过意志力、超越平庸生活的神奇力量被打破了。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为什么美好的爱情让人如此心动,为什么分手的结局让我们无法接受?异地恋到底能不能有结果?

01爱情本来的样子最让人上头

《二十五,二十一》讲的是1998年韩国金融危机后,富家子白易辰因家庭破产开始了一穷二白的生活,然后和击剑天才少女罗希度相遇、相爱的故事(两个人在 22 岁和 18 岁相遇,在 25 岁和 21 岁相爱)。

前面的剧情的确很让人上头,因为它展现了爱情本来的样子。社会学学者伊娃·易洛斯(Eva Illouz)说今天的恋爱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那就是爱情在可视化的过程中常常被消费主义侵入。

很多人想象中的爱情的程度常常跟金钱有关:如果“5·20”没给我转钱,就是不爱我;如果送我的礼物用了昂贵的拉菲草,但里面放了平价的旺仔牛奶,就觉得不能接受……这背后都是消费主义在影响我们对于爱情的想法,但实际上,爱情本质上跟经济和消费主义并没有直接的关联。

电影《花束般的恋爱》之所以让人心动,因为它讲了爱情开始时最主要的吸引是我们三观一致、有精神上的共鸣。而《二十五,二十一》则讲了一个比三观共鸣更难的状态:如何在精神上互相支持。

白易辰从一个开跑车的富家少爷突然变成了被债主追债、不得不辍学打工的人,心里落差有多大可想而知。这时,拥有击剑梦想的罗希度用她对梦想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开朗的性格影响了白易辰。

有一段情节让我特别感动。债主向白易辰讨债,他非常愧疚地说:“我会挣钱慢慢还,我不会让自己幸福的,我会去赎罪。”可是,罗希度告诉他:“我们两个可以偷偷地幸福一点点。”所以,白易辰觉得,希度就是他的能量来源,跟希度在一起好像容易幸福了。

同样地,在罗希度怀疑自己击剑行不行的时候,白易辰也给了她非常重要的支持。他没有讲很抽象的话,而是用行为、用眼光去支持她,即便自己不会击剑也陪她一起练习,并告诉她:“我觉得你是可以做到的。”

这就是前14集为什么如此让人心动的原因,因为有大量的细节告诉我们他们是怎么互相支持和理解的。这是爱情特别重要的一个本质:我们在一起是互相支持的,是能给对方能量的。

好的爱情从互惠或者享乐型进入,最后变为成长治愈型。我们能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你对我的肯定,从而拥有继续往前走的能量,这部剧就有这个过程。回想我自己的爱情,之所以能走得很长久,也是因为我们给了对方肯定和支持的力量。

02异地恋让爱情的感觉变了

这么甜又互相支持的两个人怎么就分手了呢?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异地恋。

白易辰到国外做记者,遇到重挫一蹶不振,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罗希度有太多沟通与联系。

在这个过程中,罗希度觉得非常沮丧,首先提出了分手。她说我们已经不再能够成为彼此的支持了,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能支持你了。

前面展现了爱情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结果最后两集突然就剪断了,的确让人很不爽。

但是,我觉得编剧的逻辑是自洽的,虽然不合情,但合理。一方面,在时间较长的恋爱里,难免会遇到异地;另一方面,男女主也都有这么选择的理由。

白易辰决定继续留在国外做特派记者,因为这个岗位对他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但这是他自己做的决策,没有和罗希度沟通,而这个决定对罗希度来说又有着不一样的意味。

罗希度的妈妈也是个记者,所以,她从小就感受到了做记者的忙碌和不着家的程度。妈妈经常把工作放在家庭前面,在人生的很多关键节点都缺席,比如为了播报一个突发新闻,甚至没有出席爸爸的葬礼。

所以,罗希度跟白易辰的交往,其实是拯救她跟妈妈的关系,让她能够理解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做。毕竟一个单亲妈妈要撑起一个家、要做一个事业成功的女性非常不容易。

但也正因此,罗希度比任何一个人更清楚,跟这样的一个事业型伴侣生活在一起会有多少压力和失望。其实,这一点在前几集已经做了铺垫:一次重要的约会,白易辰因为有突发事件来不了;两个人要一起看场电影,她要等很久对方才出现,不得不看下一场……而异地无疑让这个冲突更加突显。

恋爱里常常有这样的阶段,有一方已经把爱情放在了次要位置,把事业发展放到最重要位置。这时候,我们会极其沮丧,会觉得爱情已经不再像过去的爱情了,所以,罗希度提出分手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而且,他们的分手也比较体面,当面向对方说为什么要跟你分手,我觉得算得上体面分手的典范,值得学习。

03相信爱情,才能找到第三条路

这么看来,两个人分手确实合理,但为什么我们就是很难接受呢?

从窄一点儿的剧集角度来说,人设有点儿站不住脚。罗希度是个非常直白的人,她会直接表达不满,告诉对方问题在哪里,不会让问题拖到不能解决。罗希度的性格是不会让事情发展到最后无语分手的阶段的。

从更具普世性的情感角度来说,爱情是有阶段性的,想要一直保持最初的状态是不可能的。即使不是异地,也需要面对爱情的阶段性变化。

从初期关系走向长期关系,我们的逻辑体系发生了变化。初期关系中更多寻求共鸣,长期关系中更多寻求差异的解决、冲突的解决。而在后者中,爱情很重要,但爱情不是全部,你不可能永远处在爱情的状态里面,连事业都不要,这样你是没有办法长久发展的。

异地恋最大的问题,是在未来规划里如何考虑“我们”的概念。我们需要做阶段性的规划,需要做分工合作,需要做匹配,必须考虑怎么跟我们的工作和个人的发展形成很好的支持力量。

考虑到可能出现的问题已经涉及自己不能接受的层面,白易辰和罗希度选择分手,这是一种勇敢。

但是,直面这些问题,让初期关系走向更深层的关系,处理好我们自己的个人成长与爱情的关系,也是一种勇敢。

我更鼓励大家选择后一种勇敢,因为在人生中能够遇到那些互相有支持力量的人其实是特别不容易的,我们可以找到第三条路去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如何在这一阶段为更好的个人发展而努力,如何约定未来的“我们”发展,如何在异地的时候放低沟通的期望值而又能保持沟通的频率等。

很遗憾,编剧没有给我们提供这样的选择,而是给了我们一个放弃的、分手的结局,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不能接受的原因。就像我朋友讲的,两个人如此有智慧,结果到最后还是掰了,这不就是告诉我:不管怎么努力,到最后爱情还是不能持续吗?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爱情是可以持续的,只是编剧自己没有找出持续的方法而已。

在白易辰和罗希度的故事里,“我们”是容易解决的,因为白易辰的外派只是几年时间,不是永远,而罗希度的击剑也是几年时间,等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要退役了。所以,他们可以讨论,在这个阶段保持怎样的频率、多少时间必须沟通一次等。总之,是有第三条道路可走的。

我希望大家也能够对爱情有更加积极的想法,只有相信爱情,相信美好,最后才能实现爱情,实现美好。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