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李慶平專欄 :「台灣政策法案」倘通過 台海和平告危 / 李慶平(前海基會副秘書長,前中國廣播公司總經理)

1979年1月1日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美國為了保持與我方的經貿文教科技關係,白宮與國務院在美國參、眾兩院提交「台灣授權法案」(後改為「台灣關係法」),當時美國會兩院也有各自十幾個版本,但主要還是以美國政府提出的版本為主。

我方當時最關注的是「台灣關係法」有無安全條款,但卡特政府提交國會的法案,在早期是沒有明確的安全條款。可是當時兩岸仍處於敵對狀態,若無安全條款,1980年1月1日我國與美國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終止,將會對台灣的安危產生莫大的影響。
1月初我外交部楊西崑次長以蔣經國總統特使的身分,率領我方談判代表團與美國務院磋商,並美國參、眾兩院議院主要議員溝通。在2月5、6、7、8、21 、22日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對國務院提交的「台灣授權法案」舉行聽證會,會議由參院外委會主委丘奇主持。美國眾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也於2月14日至15日舉行了聽證會。
在美白宮及國務院強力推動下,同年4月10日以美國政府與參眾兩院折衷版本的「台灣關係法」,在卡特總统簽字後生效。
「台灣關係法」有售台防禦性武器的規定,對台灣雖無明確安全條款,但有比較模糊的關切,該法第二條:「表明美國決定同“中華人民共國”建立外交關係是基於台灣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一的期望;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全的威脅,而為美國嚴重關切;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人民;維持美國的能力,以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而危及台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動。」
故1979年4月的台灣關係法,是在美政府主導下,經過將近三月時間,由白宮、國務院與參、眾兩院反覆溝通與折衷方告完成。
台灣關係法是美國的國內法,但也實施了將近40多年,使海峽兩岸維持相對的和平,一直到川普總統及拜登總統採取對中國大陸的嚇阻政策,美、中、台關係才引起了巨大的變化。
而此次美國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將在9月14日提出審議的「台政策法案」,主要內容則涉及對台灣關係全面的提升,包括了軍事、政治、經濟方面。使美國對台政策由模糊進入清晰,將台灣視為「主要非北約盟友」,台灣加入「印太經濟架構」,台灣駐美華府機構改名為「台灣代表處」,美國在台北A IT處長改名為美國A IT代表,屬大使級並人選提名需經過美國參議院通過。台灣與美國關係將進入凖外交及盟友關係。
「台灣政策法案」草案毫無疑問重踩中國大陸的紅線,因全面改變美、中建交三個公報,如果最後出爐的版本,仍無大幅度的修改,美、中關係可能會倒退50年,後果難以想像。
此次法案並非美國政府主動提出的法案,白宮、國務院皆有意見。故一般相信白宮、國務院及參、眾兩院皆已對此方案進行溝通、折衷,以免此一法案帶來美、中、台關係進入根本的改變,使台海重現不可預測的危機。
如果十四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了「台灣政策法案」草案,還需要經過參議院的表決。眾議院方面,眾議院的外交事務委員會也會提出方案,通過後,也需經過眾院表決。
參、眾兩院對各自的方案要經過協商及折衷,提出一個兩院皆同意的法案版本,提交白宮總統辦公室。此一過程需要一定的時間,本屆美國會只餘不到四個月的時間,是否能達成參、眾兩院一致通過,是一未知數。
如果本屆美國國會來不及通過,下屆美國國會明年一月開始運作,倘美參、眾兩院再度提出此一法案,可能在明年3、4月之後。
媒體報導蔡英文政府對於美國「台灣政策法案」,扮演了幕後推動者的角色之一,有鑑於十月中旬中共舉行二十大開會,即將推出兩岸関係重要決議,而十一月正逢美期中選舉及台灣九合一大選投票,搶在這種微妙緊張関鍵時期,推出此影響美、中、台的重大法案,是非常危險及不負責任的舉動。倘就此嚴重改變現狀,台海危機及軍事衝突就可能進入不可預測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