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香港人口一年减少12万,他们都去了哪里?

最近,中国香港特区的统计处公布了年中人口数据,全港共有729万人,相比去年减少了12万。这12万人里面,有11.3万属于净移出,也就是移民出去了。

在香港最近60年的历史上,都是保持着人口增长,只有在2003年“非典”期间出现过0.2%的下跌。到2019年,香港人口达到750万,在这个巅峰之后,开始出现下滑。2020年香港的净移出人口是4.9万,2021年是6.9万,今年则是11.3万。

这么多香港人都移民去了哪里呢?

有三个国家是这些年香港人移民最多的。

在今年6月举办的香港第3届“国际移民及置业博览”会上,主办机构的调查显示,来参加展会的香港居民中,有31%考虑移民英国,22%考虑移民加拿大,还有21%考虑移民澳洲。

而这三个国家移民局的数据也很好证明了这份调查的真实性。

根据英国内政部的统计,光是去年1月底到今年3月底,申请英国”海外护照“的有12多万份申请,核发约9.3万份,其中六成五是中国香港居民,换算下来就有约6万人。

加拿大移民部统计,去年就有2万2508名中国香港居民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工作许可或学习签证。

澳洲内政部资料则指出,2019年至2021年,授予中国香港居民永久签证为5703人、临时签证13万8009人,

上面这三个国家都是英语系的传统移民大国,所以能够吸引这么多香港人移民也不足为奇。另外还有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也吸引了很多香港人来此定居。

新加坡因为和中国香港一样属于亚洲金融中心,许多原来在香港金融行业的人愿意去那边工作和生活,相对来说办理移民也比较容易。

而香港人“跑路”去台湾,也不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了,本来港台之间的联系就非常多,而且台湾的房价要比香港低很多,一些香港人也愿意去过那种“小确幸”的生活。

国大陆对香港人的吸引就不用说了,这些年来,许多香港人北上创业、工作、定居。由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更是加快了对香港人才的接纳。

本来香港就是全球房价最高的城市,也是全球生活压力最大的城市之一,很多港人不愿意再承受这种压力,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也在情理之中的。

香港的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移民潮”。

历史并不久远,追寻它的脚步,我们可以有更多的视角来看待这一次的浪潮。

香港的几次移民潮

“香港是一座移民城市”,这句话,不仅仅是说大批人移民到香港,同时也是在说有大批人离开这里。

在最近几十年里,香港至少经历了三次移民潮。

第一次移民潮,上个世纪60年代中后期。

那是一个全球都在“运动”的年代,香港一些左派人物展开对“港英政府”的抗议。

从一开始的游行示威一路升级到暗杀、恐袭等暴力手段,很多反对暴行的人士受到了死亡威胁。时任《明报》社长的查良镛,也就是金庸老爷子,因为写了一些反对暴行的文章,收到死亡恐吓,赶忙逃出香港到外地暂避。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当时的香港人,第一选择是移民到东南亚或南美洲,还有一些香港女子通过和美国华侨结婚而移民美国。

在这股浪潮下,大批香港人抛售物业举家移民,也给了一些有商业头脑的人发达的机会。李嘉诚就是在那个时期进入到房地产行业,趁机抄底了大量物业,等到移民出去的香港人再回流的时候,发现自己卖掉的房子已经“高不可攀”了。

第二次移民潮:“1997之前”。

中英谈判后,确定了香港主权的回归,离开祖国大半个世纪的香港民众,不了解大陆的国情,有一些对于香港的前途缺乏信心,开始形成了又一波的移民潮。

这次的移民国家以欧美国家为主,新西兰、加拿大、澳洲、美国都是香港人移民的热门目的地。

在移民潮最高峰的时候,各种听都没听过的小国都争抢着香港人移民过去,连佛得角这样的国家,都把移民广告打到了香港的杂志上。

但这股移民潮在97年之后,那些移民出去的香港人了解到了国家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政策,开始对香港的前景有所改观,出现了回流现象。

第三次移民潮:“香港居大不易”

2010年之后,香港社会的各种矛盾日益加剧。而造成这种矛盾的“罪魁祸首”,就是房价。

香港的房价有多恐怖?2015年香港人均月收入为14877港元,合人民币12722元,但平均房价已经涨到了125063港元,合人民币106953元。

一个普通香港人,如果想买50㎡的房子,需要不吃不喝30年。

如果想住豪宅,80㎡在香港就算大房子了,需要不吃不喝48年。

也许有人会说,这有什么,中国大陆一线城市的情况不也这样吗?但香港的物价为大陆的三倍左右,一碗普通的面大陆卖10几元,香港要40几元,在这样高物价高房价的压力之下,香港民众生活越来越难。

网友戏称普通人在香港买房需要做到以下五点︰

1、找个月入约3万的老婆。

2、不要吃早餐。

3、午餐要吃面包,不能超过一块。

4、疯狂加班。

5、不要买超过1000元的物品。

由于房价贵,很多香港家庭只能挤在又小又旧的公屋里。

这种公屋相当于政府提供的廉租房,居住环境艰苦,人均只有10㎡左右。

香港700多万人,目前有50%以上的人是没有自己房子的。这几十年来,房价飞涨,工资却停滞不前。1990年代,香港的大学毕业生起薪大约是25000港币,现在可能仍仅有2、3万港币。可房价却上涨了10倍。

多香港家庭两代人住在几十平米甚至十几平米的房子里,还有近20万人住在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劏房里。联合国曾经针对香港住房问题有过一句很诛心的评语,说香港的住房拥挤程度,是对人尊严的侮辱。

即使好不容易攒到了钱,买到了大点的房子,在我们看来,依然是局促不堪,只能说香港真是寸土寸金。

下面这套房价高达247700元人民币每平方米的房子,就充分利用了各种空间,尽量腾出空地,所以浴缸也只有半个。

厕所更是把空间压缩到了极致,在这里上厕所,都担心没力气好好施展。

每天看着自己辛苦大半辈子换来这样的房子,香港民众的心情能好过吗?但和大陆这边一大片控诉高房价的声音不同,香港人反而更多的是对于房价下跌的恐惧。

因为在97年金融风暴的时候,香港人已经经历过一次房价下跌的痛苦了,那时候的香港,多少人倾家荡产,跳楼自杀,50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港府的政策。香港影星钟镇涛,就是在那次风暴后负债两亿,宣布破产。

房价太高买不起,房价下跌又害怕,这就是矛盾的香港人。

与之相比,香港人开始羡慕那些移民到台湾去的人。

2013年,香港电台的《铿锵集》与商业电台的《十八楼C座》不约而同推出以“移民台湾”为专题的节目,在节目中,一位28岁的香港新移民在台南购买了3房2厅的房,此价格在香港连一间小套房都不能够购买,“这边很适合生活,如果在香港要有这样的阳台,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以我这样的收入的话。”

这次的移民潮还没见底让子弹飞一会

根据目前的趋势,这最新一次的移民潮还没到见底的时候。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讲座教授叶兆辉,在香港《明报》采访时说,现在的人口减幅属警号,他相信仍未见顶,趋势将会维持一到两年。

“天下下雨,娘要嫁人”。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让子弹飞一会”。

从香港最近几十年的三次移民潮来看,每一次都会有人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担忧,至少也是很悲观。这是很正常的。但人来人往,每一次香港都能够“恢复元气”。

这一次,有人也坚信香港可以“挺过来”。

新任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就对记者说:香港过去历史中,人的流动经常发生,每个阶段都有,每个人按照自己的需要及考虑有流动很正常。香港的优势是与全世界接轨,还有国家作为后盾,相信人才会向着机遇走。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香港的发展,不要只看一时的兴衰,而要把时间拉长,看这一盘“大棋”如何继续。香港的历史上,比移民潮还严重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也没能阻挡香港的繁荣。

希望这一次,香港也可以挺过去。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