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著華觀點

【李著華觀點: 和平的代價–諾貝爾和平獎的精義】

眾所矚目的諾貝爾和平獎今年是由白俄羅斯人權團體領袖畢亞利亞茨基、俄羅斯人權組織”紀念”(Memorial)以及烏克蘭”公民自由中心”(Centre for Civil Liberties)共同獲得, 他們得獎的原因是多年來堅定保護公民權利,並在記錄戰爭罪、侵犯人權和濫用權力等方面有卓越貢獻, 展現了公民社會對和平與民主的重要性, 由於獲獎者與時下開戰中的俄烏兩國有關聯性, 而且他們都是站在主政者的對立面,都是不畏權勢的叛逆者,這也充分體現了諾貝爾獎”撥亂反正”的精神, 所以相當具有意義。

 

諾貝爾和平獎之所以被尊崇, 是因為評審標準不受政府當權者影響,根據創立人艾爾佛德·諾貝爾 ( Alfred Nobel )留下來的遺囑,評選該獎的宗旨是 : “ 在過去一年裡為促進國際和民族的團結友好、廢除或裁減常備軍隊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導做過最多或做得最好的人。” 不過,由於國際政治環境險惡, 多年來諾貝爾和平獎充滿了爭議,由於評審委員是由挪威議會所任命,而且評委只有區區五位, 而挪威議會是百分之百的政治組織,所以由他們來任命的評審, 很難不受政治影響, 而評委存在的地域觀念也讓諾貝爾和平獎無形中反映了西方價值觀,這是無法避免。

諾貝爾和平獎自1901年創立以來,除了1940年因德國以武力入侵挪威﹐在戰火陰影下,自1939至1943年間沒有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任何人,此外,也有許多年因缺乏適當人選而未頒贈外,每年都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人或組織獲得,得獎人的身份從紅十字的創辦人義工、倡導和平的記者、作家與政論家、政治領袖、歷史學家、探測冒險家、和平組織執行者、追求民主人士、修女到無國界醫生等等,他們工作職務的範圍十分廣闊,凡是對世界和平作出貢獻者都包括在內,所以推動世界和平的人並不僅限於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例如窮其一生,在印度和加爾各答為貧窮人士工作服務的天主教泰瑞莎修女以及英美教友會等,都是利用宗教的力量來默默的推動世界的和平,他們的義行事迹因而受到和平獎評審委員的高度肯定,  不過也有一些諾貝爾和平獎的獲獎人卻因為受尊寵而被囚禁,如緬甸推動民主運動的翁珊素姬,她並未因為得了諾貝爾和平獎而保住自己的人身安全,不過她在出獄多年後掌政權, 卻轉而為緬甸軍方屠殺羅興亞人辯護, 當時輿論曾呼籲她的諾貝爾和平獎應該要被取消, 現在她又因為失勢而被軍政府關在牢房裡, 而另一位曾獲得和平獎的埃及總統沙達特在贏得諾貝爾和平獎後不到一年就被政治謀殺身亡。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1973年,美國總統尼克森的國務卿季辛吉因致力於與北越和談,並與越共領導人黎德壽共同在越南停火協定上簽名,他倆因而一起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但黎德壽卻以祖國尚未完成”和平統一”而拒絕接受諾貝爾”和平獎”, 他也是諾貝爾獎121年歷史中唯一拒絕接受的人,不幸的是,在季辛格獨享和平獎之後,越南戰火並未停熄, 南越最終淪亡 而使諾貝爾和平獎蒙上了灰燼。

諾貝爾和平獎在1990年頒給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也算是驚天動地的決定,戈巴契夫因推動蘇聯的人權改革因而結束了長達四十年的東西方冷戰,最終並導致蘇聯共產帝國的土崩瓦解,所以諾貝爾和平獎對他而言算是實至名歸的大獎。 諾貝爾和平獎也有遺珠之憾,終身在印度主張非暴力和不合作的獨立運動聖雄甘地屢獲提名,評委因政治現實考量而使他從未能獲獎,但在1964年,年輕的美國黑人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因伸張民權,以卅五歲之齡成為諾貝爾和平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獲獎者,但他在獲獎不到四年即在田納西州領導黑人罷工時被暗殺身亡。1994年,以色列外長佩雷斯、總理拉賓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領導人阿拉法特三人因促進中東和平做出巨大貢獻而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中東和平的目標未能達成,拉賓還在贏得和平獎後不到一年就被謀殺死亡。

評選和平獎的過程很複雜,評選的結果可能引發持續數十年爭議,比如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上任才十一天就已被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審委員提名了, 並在九個月之後頒發給他和平獎以肯定他在推動全球無核化、對抗暖化以及多邊國際和平的貢獻, 但是當時歐巴馬還沒完成任何外交議程——包括在利比亞和敘利亞的戰爭以及造成平民死亡的無人機襲擊, 所以歐巴馬在獲獎後受寵若驚的表示,他並不是因為個人的成就受到肯定而獲獎,他認為評 審委員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他是一種“行動的呼籲”(Call for Action),讓他在任內繼續與各國推動世界所面臨的各種艱鉅新挑戰。的確如此,歐巴馬入主白宮後推動健保 工作讓他魂牽夢掛,雖然健保與世界和平無直接關係,但是財稅預 算則間接影響到白宮政策的制定,而歐巴馬在積極推動的廢核化、去暖化、 對伊拉克撤兵和對伊朗、阿富汗的弱化戰爭以及改善與委內瑞拉和古巴等國的關係等,都顯示出歐巴馬揚棄布希政府自從九一一以來走入偏鋒的單邊主義,也正因為歐巴馬的多邊多元化政策才可能使未來的世界趨於和平與 理性。

今年三位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代表了三個鄰國民間社會的聲音,而這些國家受到歷史的束縛,現在又受到成戰爭衝突的束縛,由於諾貝爾獎評選提名已於今年一月結束,所以在時機上他們獲益於從二月開始的俄烏戰爭中所扮演的角色而直接得到評審委員的認可, 這也是他們比其他參與角逐平獎者佔有較多的優勢,對此,諾貝爾評審委員會發表了一個明確聲明:在緊張局勢和戰爭日益加劇時,評委會相信這三者可發揮和平的作用,  諾貝爾和平獎既然象徵了世界和平的願景, 今年沒有獎授予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 最主要是和平尚未有定論, 評審委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了未來面對尷尬的擔憂, 畢竟這場戰爭存有太多風險, 我們還需要一段時間來期盼和平的到來!

Categories: 李著華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