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放弃大陆市场,陈可辛到韩国要做中国的“奈飞”

著名华人导演陈可辛,最近曝出了一个重要新闻。

他跑到韩国,成立了一家“泛亚洲制片公司”,专门拍一些影视剧,面对的市场有港台地区、韩国、泰国、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等,但可能并不包括中国大陆市场。

陈可辛的目标,是做中国的“奈飞”。

但这个中国的“奈飞”却好像一开始就放弃了中国大陆市场,只拓展大中华区的周边市场,好像有些吊诡。

目前,陈可辛的这个新公司,已经准备出品一些作品,其中就有章子怡主演的《酱园弄杀夫案》。

“泛亚洲制片公司”对这部剧的官方说法是:“这部剧集将通过描绘她经历的各种考验,揭示中国领导层更迭的变迁,从日据时期到国民党政府再到新中国的诞生。”

中国领导层的更迭变迁,这么敏感的主题,陈可辛的野心不小啊。

怪不得他要跑去韩国开电影公司,拍这些东西呢,这题材现在想要在国内过审,怕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这部《酱园弄杀夫案》很快就将在釜山电影节上公开前5部剧集,并预计在头四年交付。

除了这一部,还有甄子丹主演的《败北之人,隐藏大师》,子丹哥在里面饰演一个可以打10个的美国武术家,发现了中国武术大师们背后天大的秘密。

另外还有根据韩国漫画改编的两部,和陈可辛2002年开发的恐怖 IP《见鬼》的续作。

又是凶杀,又是阴谋,又是政治,又是恐怖,这些题材确实很敏感。看来陈可辛这一到韩国,真的有点放飞自我的感觉。

陈可辛为什么要跑去韩国拍剧,为什么要放弃大陆市场呢?

他拍的是华语作品,大陆市场应该是最大的市场才对,是“兵家必争之地”才对,怎么就这么放弃了呢?

前面说了,陈可辛的理想是做中国的“奈飞”,可是,当影院和审查像两把枷锁同时压在他身上时,他这个理想是达不到的。

首先是审查。

这个不用多说,大家也能感受到近些年我们国家对于影视作品的审查力度是越来越严格。审查严格有没有好处呢?当然是有的。

因为这样可以保护未成年人,许多暴力、血腥、恐怖、色情、三观不正的影视作品在第一关就过不了。

由于审查制度一直都在,长时间以来,中国的电影从业者们都是“戴着镣铐起舞”。但是到了2018年以后,审查力度再度加强,这一次,是直接将电影当作“宣传工具”来规定了框架范围。

2018 年,原电影业的主责机关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被撤销,改由中宣部下属的国家电影局接管。这次改革的目的,是“更好发挥电影在宣传思想和文化娱乐方面的特殊重要作用”。

很多命题作文式的“主旋律”电影,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出的。

陈可辛也曾经拍过“主旋律”电影。比如《夺冠》,一部讲述中国“女排精神”的电影。

不过在《夺冠》之前,他本来还有一部体育类传记电影,就是讲述中国网球名将李娜的故事。

但这部电影一直难产,后来改名为《独自上场》,到今天“豆瓣”都已经找不到这部电影的痕迹,只有一部7分钟的相关短片被收录。

它就这样找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审查只是让陈可辛感到无奈的一部分。

一场疫情,中国电影业进入“至暗时刻”。

一旦有点啥风吹草动,电影院都是最先关门的。这两年来许多电影不得不因此换档、撤档,不管是煤老板还是搞互联网的,也都对电影投资小心翼翼。

不断地延期、撤档、影院停业,已经让中国电影的生存空间越来越逼仄狭窄。

著名导演田壮壮新片《鸟鸣嘤嘤》杀青两年多,送审之后一直没有消息,上映遥遥无期。

老人很失落地说:“我能接受任何一个审查结果,但我确实不能接受一个我送审两年多,你一句话没跟我说的结果”。

而陈可辛在韩国,第一不用接受电影审查。韩国在1984年就废除了“电影审查制度”,说起来还真是个有意义的年份。

第三,他可以通过更多渠道拿到投资。

根据新闻稿的说法,陈可辛的这个新成立的制片公司:“旨在成为一个强大的制作中心,为流媒体提供优质的剧集内容。该公司从亚洲来源筹集了大量资金,旨在开发和制作面向平台的剧集,而无需求助于传统资金和编剧限制。”

就是陈可辛现在不单单靠拿中国大陆的投资了,在亚洲他有很多渠道可以拿到投资。而且不像过去的传统电影投资那样,有很大的风险,他现在是拍电视剧,在流媒体上映,摊子没有那么大,成本控制可以做到更好。

第四,陈可辛选择去韩国,还因为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陈可辛是一位泰国华人。

他目前拥有泰国和美国的双重国籍,还有中国香港的永久居民身份。

陈可辛本来是在香港出生的,但是在12岁的时候跟随父母移民泰国,并加入了泰国国籍。后来他去美国留学后选择回到出生地和童年生活的香港,并在香港开始了自己的电影之旅。

1991年,30岁的陈可辛执导了自己的处女作《双城故事》,由谭咏麟、曾志伟、张曼玉主演,影片大获好评,也让陈可辛一炮而红。

随后,陈可辛又导演了一系列优秀的港片,其中《甜蜜蜜》、《新难兄难弟》、《金枝玉叶》这几部最为经典,也奠定了陈可辛在香港导演界的地位。

他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亲历者和当事人,他见证过最辉煌的时代,也亲眼看着这个时代无可挽回的没落。

时至今日,韩国的影视剧后来居上,赶超香港,成为在全球最受欢迎的亚洲娱乐力量,尤其是最近几年一些爆火的韩剧,在欧美反向文化输出。

陈可辛在韩剧的身上看到了复兴中文剧的希望。

他说: “因为我真的不认为这世界的人只看英文的,韩国已经证明了。韩国现在全世界也看,不止全亚洲。如果看韩剧,那为何不看中文剧呢?因为以前也都是看港产片的,其实韩剧的市场就是以前港产片的市场。如果韩剧拿走了我们的港产片市场,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拿回韩剧的市场呢?”

离开了大陆市场的陈可辛,如今正在韩国,这个抢走了当年港片市场的地方,重新开始,向着自己“中国奈飞”的梦想,一步步前进着。

这也是一种“讲好中国故事”的曲线道路吧,说不定,这样的“中国故事”,还真能风靡世界,重回港片的荣光。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