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芝加哥的白人人口在哪裏增加?

(芝加哥時報/快訊)芝加哥論壇報報道,1950年,南區黑帶(South Side Black Belt)以外的幾乎每個社區都有90%以上的白人。在20年內,東加菲公園(East Garfield Park)和大十字路口(Greater Grand Crossing)等社區90%是黑人。然而,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芝加哥的許多社區都經歷了白人的逆向外逃。90年代是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開始對城市生活重新產生興趣的十年。但是白人重新佔領的社區與他們放棄的社區已經不同。當白人離開一個社區,這被稱爲白人外逃。當白人佔領一個社區時,這被稱爲中產階級化。

社區 1990 (%) 2020 (%)
Uptown 38 52
Lincoln Square 60 64
North Center 63 74
Lake View 74 76
Logan Square 26.7 52
West Town 27.4 62.7
Near West Side 18 43.6
Lower West Side 10.5 22.2
Humboldt Park 6 9
Near South Side 0.5 51.3
Douglas 5.2 10.6
Kenwood 19.6 20.9
South Shore 1.8 2.9
Edgewater 51.1 53.5

戰後的白人遠離芝加哥市的圓環區(Loop),也脫離了L線系統的交通網。例如,阿瓦隆公園(Avalon Park)在1950年白人人口占99.9%,而如今白人人口不足1%。爲了滿足芝加哥市的工作居住要求,被迫留在芝加哥的白人把自己隔離在城市邊緣的郊區,貝弗利、格林伍德山、諾伍德公園和愛迪生公園的白人人口仍在56%至82%之間。

新來的白人也不同於離開的白人。離開的是藍領和少數民族。北朗代爾曾經是一個猶太人社區,阿徹海茨是波蘭和立陶宛人。這裏還有波蘭高地人的宴會廳。林肯公園之所以沒有上榜,是因爲早在幾十年前,也就是20世紀70年代,這裏的拉丁裔人口就開始減少。根據《林肯公園之戰》(The Battle of Lincoln Park)的作者丹尼爾·凱·赫茲(Daniel Kay Hertz)的說法,這個社區是“芝加哥第一個真正發生士紳化的地方。

根據WBEZ對美國社區調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數據的分析,在2010年代,“家庭收入中位數增長30%或以上的5個郵政編碼”社區是:“皮爾森Pilsen、洛根廣場Logan Square、下西區the Lower West Side、諾布爾廣場Noble Square、歐文公園Irving Park和近南區Near South Side”這些地方白人居民增加,拉丁裔人口減少。”

伴隨經濟變化而來的是政治變化。隨着南環線的重新開發,近南區的白人比例從0.5%上升到51.5%。就連市長理查德·m·戴利(Richard M. Daley)也搬到了那裏的一棟聯排別墅。自1915年選舉奧斯卡·德·普里斯特(Oscar De Priest)以來,第二區一直由黑人議員代表。在西北區,洛根廣場(Logan Square)和西城(West Town,包括柳條公園)的白人人口都增加了一倍,這是以拉美裔人口減少爲代價的。明年,另一個白人人口增加了一倍的街區近西區(Near West Side)將從人口減少的西普爾曼區(West Pullman)接手34區。最有希望贏得這個席位的是比爾·康威,他是億萬富翁投資者的兒子。

白人未來去哪裏?這是房地產投資者最關心的。無論如何,種族傳承將永遠是芝加哥故事的重要組成部分。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