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李慶平專欄: 避戰與和平比抗中保台重要 / 李慶平(前海基會副祕書長)

 

當今的世界局勢,正面臨了百年未有的變局,自二戰結束,經過了美蘇的冷戰時期,之後是美國獨霸全球。但2012年以後,中國的和平崛起及俄羅斯再度成為軍事第二強權,美國的獨霸局面遭遇衝擊,世界的局勢已從單極朝向多極發展。

美國為了維持獨霸全球,在歐洲及東歐進行北約東擴,在實際上美國的勢力已進入烏克蘭,依地緣政治的理論,俄羅斯的國家安全面臨嚴重的挑戰,這是俄烏戰爭最根本的原因。美國雖然沒有直接參戰,但提供大量的精密武器,軍事情報,經濟援助,同時北約的盟國以傭兵身份進入烏克蘭進行作戰序列。

在東亞地區,由於中國大陸的和平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最大的製造業工廠、世界最大的內需市場、世界第三大軍事強國。美國川普及拜登兩位總統採取的是全面性的遏制中國大陸的政策,其中包括經濟、貿易、金融、關稅、高科技、教育、及人員來往。在軍事方面加強第一島鏈的圍堵,透過印太聯盟,五眼聯盟,美韓、美日共同防衛條約及增強與台灣的軍事關係,包括了大量的軍售、建議台灣恢復一年到二年徵兵制,加強後備軍人的訓練,目的是使台灣成為美國在第一島鏈中,重要的戰略前沿。

東亞局勢危機的主因,是世界第一強權美國與第二強權的中國,在未來10年相互在爭取各自本身的國家利益所產生的衝突。但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主動的尋衝突的是美國。

中共的第20大已結束,新的中央領導階層已建立,在可預見的將來,中國大陸尋求經濟及高科技的持續發展,仍是主軸,中國式的現代化及完成復興偉大中華夢的使命依然是主旋率。

在中美對抗的局勢下,最危險的是台海可能面臨戰爭危機,蔡英文政府及民進黨走台獨路線,不承認「九二共識」,國安戰略及外交政策全面親美,配合美國不時的挑釁中國大陸紅缐是主因。

中美之間的對抗是否能夠緩和,要看北京及華盛頓的政治精英份子的智慧。但20大以後的中國大陸,內部的政令,軍令是統一的,執行力也是超強的。反觀美國國內的政治是混亂的,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的惡鬥,已超出正常民主國家應有的規範,最危險的是會影響美國的國家戰略可能傾向冒進主義。

蔡英文政府如何避免台海的戰爭危機,有兩件事不能做,一、不能進行法理台獨,二、不能引進外國勢力(指外國軍隊)進入台灣。

今年11月8日美國國會的期中選舉, 11月26日台灣的地方九合一選舉, 11月德國朔爾茨總理及法國馬克龍總統訪問可能訪問北京,11月20G領袖會議可能會有習拜會。等這些事件過了以後,也可能會有新的契機。

蔡英文政府應知「避戰與和平」比「抗中保台」重要,但如何得到「避戰與和平」,不是要蔡英文政府要做什麼,而是蔡英文政府不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