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賓夕法尼亞州參議員競選 二位民主黨總統與一位共和黨總統的戰鬥


賓夕法尼亞州參議員競選    二位民主黨總統與一位共和黨總統的戰鬥

【美南新聞泉深】叁位總統:一位現任總統和兩位前任總統,周六來到賓夕法尼亞州進行最後階段的中期選舉沖刺,這突顯了美國最受關注的賓州參議員競選的利害關系。

對于總統喬·拜登來說,他在費城與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罕見地聯合露面以提振民主黨候選人約翰·費特曼中尉,賓夕法尼亞州相當于在他的家鄉進行的政治壓力測試,自他上任以來已前往該州 20 次。

對于周六晚上在匹茲堡拉特羅布市外集會的前共和黨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來說,他親自挑選的候選人穆罕默德·奧茲博士的勝利可以證明他自己在 2020 年以“微弱差距輸掉”總統選舉後持久生存的能力。

隨著特朗普准備宣布第叁次總統競選,可能在未來幾周內。拜登的助手們正在采取自己的初步步驟,以啓動拜登連任競選活動。在周六的幾個小時裏,潛在的 2020 年複賽的動態暴露無遺。

這一時刻標志著一個曆史性的反常現象。前總統通常只很少涉足日常政治,主要是避免直接批評曾經擔任過他們辦公室的人,但這次奧巴馬親自出面顯得格外突出。對于特朗普來說,自 1892 年格羅弗·克利夫蘭以來,還沒有一位被“擊敗”的一屆總統再次贏得白宮。

賓夕法尼亞州總統競選趨同,每一次都警告如果反對黨獲勝,將帶來可怕的後果,這反映了特朗普近六年前就職時所促成的規範改變,迅速對奧巴馬進行了間諜活動和一般渎職行爲的指控。

在北費城,拜登在坦普爾大學告訴擁擠的人群,費特曼將保護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並會照顧退伍軍人。

拜登指責的共和黨對手穆罕默德·奧茲博士時說:“當我競選總統時,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自下而上的經濟體(直接救濟窮人)。與奧茲和大型 MAGA 共和黨的涓滴經濟學(政府救濟不是救助窮人最好的方法,應該通過經濟增長使總財富增加,最終使窮人受益)相比,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轉變。”

隨著人群的噓聲,總統繼續說:“真的沒有,這不是你父親的共和黨,這是另一種貓膩。我真心的在看,在他們的政策下,富人變得更富有的,中産階級沒有變化,窮人會變得更窮。”

奧巴馬對民主黨失敗的可能性作出了預先的判斷。

奧巴馬說:“我可以根據經驗告訴你,中期選舉很重要。”他指的是 2010 年大選,共和黨在他的第一屆政府中重新奪回了衆議院的權力。

他繼續說:“當我擔任總統時,我在中期選舉中受到了打擊。我在金融危機中被選上來,我們做了正確的事情讓經濟重回正軌,但進展緩慢,人們感到沮喪,就像他們現在一樣。”

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努力避免說出特朗普的名字,現在他不再那麽謹慎了。本周,他在加利福尼亞的一次集會上喊出了“特朗普和他所有的特朗普”,並在周二勞德代爾堡郊外的一次籌款活動中認定佛羅裏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是“特朗普的化身”。在自己的集會上,特朗普播放了一系列拜登失誤的視頻,將他的繼任者塑造成一個容易失態的老年癡呆患者,盡管他並沒有那麽頻繁地追隨奧巴馬。

與此同時,奧巴馬對特朗普支持的候選人發出了最嚴厲的批評,其中許多人否認 2020 年的選舉結果。

奧巴馬上周在亞利桑那州對共和黨州長候選人、前當地新聞主播卡裏萊克說:“這不僅僅是因爲有人上過電視就成功了。事實證明,擔任總統或州長不僅僅是時髦的台詞和良好的照明。”

奧巴馬成爲戰場州的主要吸引力

賓夕法尼亞州的參議院和州長競選是拜登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的關鍵。但在其它州備受矚目的競選中,候選人與民衆支持率極低的總統保持距離。

奧巴馬的情況並非如此,在勢均力敵的民主黨人中,他的需求量很大。在競選的最後幾周,奧巴馬在喬治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舉行了喧鬧的集會。拜登在過去幾個月裏避開了所有這些州,因爲在這些州民主黨候選人努力阻止共和黨人的勢頭。

這與奧巴馬擔任總統期間的中期選舉發生了 180 度的轉變,當時拜登冒險進入更多州,包括傾向于保守派的地區。在這些州,現任總統被認爲是對民主黨候選人的拖累。

官員們表示,奧巴馬在今年的競選活動中比拜登更具吸引力,拜登並不感到惱火甚至感到驚訝。他與他的前任老板討論了一些種族問題,並相信奧巴馬的信息既能引起選民的共鳴,又能與他自己的觀點相輔相成。

盡管如此,他們周六的聯合露面只是強調了他們不同的風格和政治能力,甚至一些民主黨人也說這種比較最終有利于奧巴馬。

拜登去深藍的民主黨州

拜登周五在加利福尼亞對記者說:“我知道你總是問我我們辦得怎麽樣,我想這一次我們會贏,我的感覺非常好。”

總統一直看好民主黨下周的機會,盡管許多民主黨人越來越擔心他們黨的前景。在藍州民主黨候選人之間的內戰,本身就是民主黨人脆弱的信號。

在競選活動的最後幾天,拜登大部分時間都前往他贏得的藍州,但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在這些州的競選仍然比預期更接近。他在新墨西哥州、加利福尼亞州和伊利諾伊州停留,然後于周六在賓夕法尼亞州停留,並將在周日與四面楚歌的紐約州州長凱西·霍赫爾一起競選。他將在馬裏蘭州度過選舉之夜。

熟悉拜登想法的人士表示,他承認並非每個民主黨候選人都會歡迎他作爲代理人,而他的支持率仍處于低位。他還告訴民主黨同僚,在談到自己的種族時,他尊重他們的政治直覺。

但據知情人士透露,他對有關他是政治信天翁的報道感到沮喪,並認爲他的政策,如果得到適當的解釋,廣受選民歡迎。

與奧巴馬和特朗普相比,拜登在這個中期選舉爲他的政黨舉行的競選集會要少得多。在過去的一個月裏,他的大部分活動都是官方活動,而且活動只有幾十人出席,沒有人氣。

在競選活動的最後幾天,他的集會已經開始吸引更多的人群。據白宮稱,周五在南加州舉行的一場活動不得不拒絕 600 人。拜登在與州長米歇爾·盧揚·格裏沙姆舉行集會時,向新墨西哥州“擠滿”主會場的人群發表講話。

其實會場的人並不多。拜登周五離開加利福尼亞時說:“我知道你們不這麽認爲,但我認爲我們有相當多的人群,他們相當熱情。你們不是那樣寫的,但他們(白宮)是這樣寫的。”

盡管如此,他的活動並沒有産生與奧巴馬相同的電力。這位前總統在過去幾周在全國範圍內舉行的一系列集會上向特朗普及其競選公職的追隨者炮轟,用尖銳的幽默和困惑的神情嘲笑共和黨人。但同時也迎來觀衆的譏笑和諷刺聲。

與拜登一樣,他也認爲美國政府體系在下周的選舉中處于危險之中,他告訴亞利桑那州的一群人,如果拒絕“選舉的人”上台,“我們所知道的民主”可能會滅亡。

奧巴馬和拜登最後一次一起出現在白宮是在 9 月,當時奧巴馬的官方肖像在白宮東廳揭幕。該活動在特朗普執政期間被推遲,部分原因是奧巴馬和特朗普夫婦都沒有興趣展示友誼。

“做好准備,這就是我要說的”

在今年秋天爲特朗普所支持的候選人競選時,他幾乎沒有試圖隱瞞他的更大意圖:支持他自己可能的總統競選活動,他希望這將使他重返白宮。

特朗普周四在愛荷華州蘇城對人群說:“做好准備,這就是我要說的。”並補充說他“非常、非常可能會再做一次總統。”

知情人士稱,如果共和黨人在中期選舉中表現良好,特朗普的高級助手們已經討論了 11 月的第叁周是他 2024 年總統競選的理想起點。

對于拜登來說,這個決定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當被問及他自己的時間表時,他提到了假期期間的家庭討論。他的政治團隊成員已經爲競選基礎設施做好了早期准備,假設他將決定再次競選。

助手們說,他的激勵因素是:特朗普是否會主動加入。如果特朗普加入競選,他可能會放棄。所以現在民主黨人想盡一切辦法阻止特朗普競選,讓拜登連任。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泉深微信號:VictoryVictoryZhu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