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指責俄羅斯軍隊在赫爾松犯下戰爭罪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指責俄羅斯軍隊在赫爾松犯下戰爭罪

【美南新聞泉深】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11月13日周日指責俄羅斯士兵在赫爾松犯下戰爭罪並殺害平民。上周俄羅斯撤軍後,烏克蘭軍隊重新奪回了赫爾松的部分地區。

澤倫斯基在他的夜間視頻講話中說:“調查人員已經記錄了 400 多起俄羅斯戰爭罪行。已經找到了死去的平民和軍人的屍體。”

他說:“俄羅斯軍隊在其進入的我國的其它地區留下了同樣的野蠻行徑。”

自俄羅斯入侵開始以來,烏克蘭各地的許多地方都發現了萬人坑,其中包括在哈爾科夫地區和基輔附近的布查發現的有酷刑證據的平民屍體。烏克蘭指責俄羅斯軍隊犯下這些罪行。

一個聯合國委員會在 10 月份表示,俄羅斯戰爭罪發生在烏克蘭,俄羅斯軍隊應對戰爭最初幾周的“絕大多數”侵犯人權行爲負責。

在俄羅斯放棄了自莫斯科于 2 月發動入侵以來占領的唯一地區首都後,烏克蘭軍隊于周五抵達赫爾松地區南部的中心。


此次撤退標志著俄羅斯在戰爭中的第叁次重大撤退,也是第一次在面對奪回東部和南部部分地區的烏克蘭主要反攻時讓出如此大的被占領城市。

地區官員說,赫爾松地區的公用事業公司正在努力恢複因逃離俄羅斯軍隊而遭到破壞和地雷爆炸損壞的關鍵基礎設施,烏克蘭南部城市的大多數家庭仍然沒有電和水。

周日,在城市上空回蕩的炮火聲未能阻止聚集在赫爾松主廣場上的歡騰、揮舞旗幟的居民。人群試圖從烏克蘭軍車上搭載的馬斯克的移動鏈接(Starlink)地面站捕捉手機信號。

35 歲的歌手亞娜·斯米爾諾娃(Yana Smyrnova)說:“我們現在很高興,但我們所有人都害怕左岸的轟炸。”她指的是靠近城市的第聶伯河東側的俄羅斯的槍聲。

斯米爾諾娃說,她和她的朋友們不得不從河裏取水來洗澡和沖廁所,只有少數居民幸運地擁有了發電機,可以驅動水泵從井裏取水。

赫爾松州州長雅羅斯拉夫·亞努舍維奇(Yaroslav Yanushevych)表示,當局已決定從下午 5 點開始維持宵禁,到第二天早上 8 點,並禁止人們離開或進入城市,作爲一項安全措施。

亞努舍維奇告訴烏克蘭電視台:“敵人在所有關鍵基礎設施上都埋了地雷,我們正試圖在幾天內見面並開放這座城市。”

澤倫斯基還警告赫爾松居民注意俄羅斯地雷的存在。他說: “我請你不要忘記,赫爾松地區的局勢仍然非常危險。”

地方當局表示,該市大部分地區都缺電或缺水。赫爾松地區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尤裏·索博列夫斯基告訴烏克蘭電視台,即使當局正在努力恢複關鍵服務,人道主義局勢仍然“非常困難”。

俄羅斯最終撤軍

官員們報告說,該市在恢複正常方面取得了一些初步進展。

澤倫斯基的顧問季莫申科(Kyrylo Tymoshenko) 在電報頻道上表示,移動連接已經在市中心工作,而烏克蘭國家鐵路負責人表示,前往赫爾松的火車服務預計將于本周恢複。

居民們說,俄羅斯軍隊在過去兩周內逐漸撤出,但直到周四第一批烏克蘭軍隊進入赫爾松時,他們的最終撤離才變得清晰。

44 歲的攝像師阿列克謝·桑達科夫 (Alexii Sandakov)說:“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首先他們的特警去了,然後是普通警察和他們的行政部門也去了,你開始看到超市裏的士兵越來越少,他們的軍車也開走了。”

路透社采訪的許多居民表示,他們試圖盡量減少與俄羅斯人的接觸,並且知道有人因表現出任何烏克蘭愛國主義而被捕和遭到虐待。

自戰爭開始以來,俄羅斯一直否認虐待平民或襲擊平民。

戴著紐約洋基隊棒球帽的沙波什尼科娃說:“我們不得不埋葬我們的烏克蘭國旗。如果你穿著黃色和藍色(烏克蘭民族顔色)的衣服,你可能會被槍殺或被邀請到地窖裏,在那裏你會受到折磨。”

她說,俄羅斯警方逮捕了她的一位朋友,她是一名向邊遠地區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志願者。沙波什尼科娃說,他們將她帶到地下監獄,在審問她的同時剝奪了她叁天的睡眠,要求知道她是否向烏克蘭軍方透露了他們的立場。

桑達科夫說,俄羅斯軍隊洗劫了在接管之前離開該市的烏克蘭士兵的住宅,並將檢查通過檢查站的年輕人屍體上是否有烏克蘭民族主義團體的紋身。

烏克蘭國防部表示,自本周初以來,它已重新奪回了第聶伯河沿岸的 179 個定居點和 4,500 平方公裏(1,700 平方英裏)的土地。

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參謀部報告說,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的東部戰線繼續發生激烈戰鬥。澤倫斯基說,在過去的 24 小時裏,蘇梅、哈爾科夫、紮波羅熱、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發生了導彈和大炮襲擊。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泉深微信號:VictoryVictoryZhu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