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花68元请人上门做饭,你愿意吗?

(芝加哥時報訊)下午五点,脱下咖啡师的工作制服,走出咖啡店,华帅急匆匆赶赴她今天的第二份工作。在路上,她在脑海里盘算着稍后要打交道的鱼鱼虾虾——一会儿,她要用那些食材,给刚认识不久的客户做一顿晚餐。

几个月前,华帅开始接上门做饭的单子,三菜一汤,80元,这成了她下班后搞点副业的小小尝试。这两年来,小红书等平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像华帅这样的人,他们日常喜欢做饭,也无意间发掘了私厨上门的需求。

外卖越来越难吃,外面的餐厅吃来吃去价格贵又重油,馋那一口“家里做饭的味道”的年轻人,对请人来做饭跃跃欲试,看着别人做饭眼馋,自己终于也可以用不多的价格拥有自己的上门私厨。

瞅准了这样的商机,成都女孩张要红甚至找到了四十几位业余厨师,创办了“干饭集团”公司。而在京东平台上,甚至推出了“51厨师”专业厨师团队上门服务,只不过,一顿5-8人餐,做饭的费用是500元起。

可以变现的爱好

华帅第一个上门做饭的客户W,是她在咖啡店认识的顾客。她的本职是深圳的一名咖啡师,在闲聊中,华帅得知对方喜欢潮州菜,而她正好是会做饭的潮州人,W便邀请华帅去家里吃饭。

说是一起吃饭,其实是华帅掌厨,那一顿饭,几个人都吃得很开心。

作为咖啡师,华帅拥有敏感的嗅觉,每次在外面吃到好吃的菜,就想着回家“还原那个味道”,回家做一次就知道哪个味道不对,再继续调整就基本八九不离十了。

作为潮汕人,似乎基因里有着对鲜味的追求,她喜欢还原食物的本味,再加上家里也种菜,耳濡目染之下,她从小就知道什么季节吃什么菜,选材是她厨艺的一大部分。

今年6月开始,看到小红书上有不少人发布上门做饭的帖子,华帅便也决定发帖试试,自己喜欢做饭,刚好露一手还能得到一些报酬,何乐而不为?

第一次真正接单子上门做饭,华帅便头疼地发现,厨房里“要啥没啥,比考试还难”,调味料缺了好多,而刀也很不锋利。可那天约定的菜单正是椒盐虾,要给虾开背。没有厨房剪刀,再加上菜刀不给力,光是去虾线就用了半小时。

那一顿饭,她做了椒盐虾、豆酱蒸鲈鱼、糖醋排骨、蒜蓉空心菜,原本预计1小时做完,再用半小时收拾下厨房,实际上做了2.5小时。

在那之后,华帅又接了几个单子,其间总有各种问题要沟通,其中有一家有老人,菜要做得比较软、好消化,食材要现斩,是个很艰巨的任务,而另一家还有独居男性,考虑到安全问题,作罢。

最终,在咖啡店认识的顾客W邀请她固定下来做饭,一来她是独居女性,下班吃饭时间和自己的时间吻合,另外她对菜系没有要求,好吃就行,再加上两个人也能吃到一块去,一拍即合,她定下来一周去W家做饭3次。

美食讲究时节。她总会根据节气和时机来做菜。立冬吃牛腩萝卜煲、腊八煮八宝饭,会友的日子,做北方的卤牛肉、子姜鸭。

在南宁做土木工程的朵草,最近也开始接上了上门做饭的单子。相比起华帅做个人固定的单子,朵草承接的是团餐业务,一次性做6到10个菜。

她的菜单看起来十分浩瀚,几乎涵盖各种菜系,桂菜、粤菜、东北菜、东南亚菜、川湘菜,白切鸡、白切猪脚、油泼鱼 、水煮鱼、冬阴功,常见鸡鸭鱼猪牛海鲜都有,几乎涵盖“海陆空”。

从小学开始,父母忙于工作,朵草便学会了自己做饭养活自己,至今练就了一手好厨艺。除了练手艺,她还在学水彩、绘画、摄影,技多不压身。

在全国各地流浪的柘似乎是最早在网上发布上门做饭消息的人。2020年左右,网上开始出现了各种出售个人技能的服务,例如陪聊、情感咨询等等,他便也开始琢磨起自己有什么技能可以出售的。

因为他总是和朋友聚餐,五六个人的饭,都是他做的,朋友的评价也都不错,于是他在闲鱼上发布了一条上门做饭的广告。

第一单便是个招待客人聚餐的单子,要做12个菜,那顿饭做了很久,不过最后客户还向朋友们郑重介绍了厨师,让自己觉得挺有成就感。

这些年来,他陆陆续续接待了不同的单子,有的顾客很有耐心,跟他一起去买菜,等到做完饭中午饭都吃到下午四点了。还有一次,一位“心很大”的客户直接把房间密码告诉了他。

直到最近几个月,他发现网上越来越多人开始发布上门代厨的文案,有的价格甚至低到58元一餐。甚至有人亮出上海蓝带厨师的招牌,“姥爷是中国厨师协会的理事”,上门做饭还包清洁厨房,聚会餐甚至不收钱,甚至附赠尤克里里弹奏业务,只图一起吃个饭,拓展社交圈子。

上门做饭是一门好买卖吗?

这几年,谁都没想到,疫情后的居家生活,还带来一个副产品——全民下厨。

无数年轻人宅在家中,跟着美食博主走进厨房,修炼厨艺。可修炼路上,并非所有人都享受这一过程,有不少刚开始下厨的年轻人表示下厨犹如打仗,昨晚一顿饭仿佛身体被掏空。

微博上曾经出现过一个热搜#男朋友做饭像在炼丹#,起因是一位网友说男朋友准备做一顿大餐。不一会儿,透过厨房门的玻璃,她看见了里面开始闪耀雄伟的金黄光芒,好像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松子也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别人做饭的视频,在无滤镜修饰的田园里,一位叫做@欧妹的博主从菜园子里摘来辣椒、蒜苗,切上家里做的腊肉,炒一盘朴实但入味的农家菜,看着欧妹用筷子夹起腊肉和蒜苗、辣椒放进嘴巴里,嘎嘣嘎嘣地吃起来,碗里的外卖突然没了味道。

自己尝试做了几次饭之后,她终于维持了“煮泡面都费劲”的清醒认知。今年10月,她在小红书刷到了上门做饭的消息,至今她已经尝试过好几位上门厨师的手艺。

最终,她找到了一个做饭最符合自己口味的川味小厨娘,四个菜80元,加上买菜的钱价格在200元以下,可以两三个人吃,对普通打工人来说,价格并不便宜。她和对方约定一周上门做饭一次,做做川味家乡菜,解解馋。

而对上门做饭的兼职厨师们来说,要不是兴趣爱好支撑,这并不是一个兼职赚钱的好办法。

首先是顾客口味很难把握,一个做饭讲究鲜味的厨师,如果遇上重口嗜辣的食客,大概也不太匹配。

其次是花费的时间,每次上门做饭,通勤时间加上做饭、收拾厨房,需要三个小时以上。

柘并不打算压低自己的单价价格,他看到目前市场上有68元甚至58元的,但他觉得把兴趣爱好压低到这个价格,就只能走量,只会把自己变回打工人。

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朋友,一开始只是上门做饭,最后发展成了顺便做保洁,一个月下来能赚8000元,但这样会彻底失去自己的时间。

在和W达成长久合作之后,华帅便不打算再接其他散单。有固定做饭的客户是最好的选择,无需再花时间沟通、磨合。这也是柘认为的理想状态。

另外,上门做饭的安全问题,也随着这一模式的流行而被人们注意到,请一个陌生人上门,或者去到一个陌生人的家里,都是一件需要警惕的事情。

事实上,上门做饭模式并不新鲜。早在2014年,好厨师APP便已经拿到了A轮500万美元(约合3099万元人民币)的融资,在平台上入驻的厨师带着工具箱上门做饭,一度引起人们的关注。但2016年之后,关于好厨师的消息,便只剩下“劳动合同纠纷”的讨论。

厨师上门做饭品控无法得到保证,个人口味参差不齐,这注定是一个难以规模化的生意。只是,当成兴趣爱好,围绕美食产生一点社交的火花,便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到这场美食的游牧中去。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