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伊州大型超商農產品來自小型家庭農場不到2%

(芝加哥時報/快訊)伊利諾州大型超商的農產品來自各大小管道, 但是不到2%農產品來自小型家庭農場,一個由女性和黑人共同擁有的城市種植者團體獲得了一筆大交易,將布里奇波特農場的農產品賣給華格林。當時,這家總部位於芝加哥北郊迪爾菲爾德(deerfield)的藥店巨頭是衆多商店的先鋒,他們開始兜售更多的新鮮食品、水果和蔬菜,尤其是在被認爲是食品荒漠的社區——那裏一般沒有什麼超市。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零售商全食超市(Whole Foods)也採用了這種策略。六年前,當它在恩格爾伍德(Englewood)開了一家店時,它大力宣傳從中西部的小農場進貨。就連沃爾瑪(Walmart)在奧斯汀開設超級購物中心時,也對當地種植的哈密瓜和玉米讚不絕口。

所有這些努力背後的想法是,在支持地區農業生態系統的同時,增加健康的本地農產品在稀缺社區的供應。然而現在,恩格爾伍德的全食超市(Whole Foods)已經關門,沃爾格林(Walgreens)和沃爾瑪(Walmart)幾乎看不到當地農產品的跡象。那麼,爲什麼連接大型雜貨商和小農戶的雄心勃勃的計劃會枯萎呢?其中發生了什麼?

事實證明,將小型農業經營編織成龐大的供應鏈成本太高,爲了向大型商店銷售產品而大量種植農產品的做法也讓當地農民陷入困境,因爲他們無法迅速擴大規模以滿足需求。雖然人們喜歡農貿市場,但當他們去雜貨店時,價值和效率似乎主導了他們的思維。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供應鏈研究中心(Center for Supply Chain Research)執行董事史蒂夫·特雷西(Steve Tracey)說:“食品雜貨行業越來越傾向於網購和配送,消費者就越不可能對這些產品的產地感興趣。”

此外,大型商店對食品安全法規有着更加嚴格的要求,這可能會使小型企業難以駕馭供應鏈。據統計,不到2%的美國農產品來自小型手工或家庭農場,它們無法滿足大型供應鏈的需求。因爲集體中的每個農場都必須獲得“良好農業規範”(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s)認證,花時間在文書工作上,並滿足土壤和水測試等標準,保持獨立的農產品洗滌站,甚至以食品安全的名義要求遊客不要嚼口香糖或佩戴珠寶。

現在,本地農戶也有了新的目標和銷路。在莫克納,德里克·德雷克(Derek Drake)用一箇舊集裝箱創辦了一個農場,現在他正直接面向客戶。他全年種植,使用大規模水培法,並通過電子商務平臺Market Wagon在網上銷售他的草藥、生菜和捲心菜。另一位水培農民特倫斯·格倫(Terrence Glenn)是芝加哥城市伊甸園農場(Urban Eden Farms)的老闆,他在“植物”(The Plant)的一個400平方英尺的空間裏開始了自己的農場。“植物”是位於後院的小型食品企業孵化器。他擁有高達2,600平方英尺的蘑菇、微綠色蔬菜、生菜、烹飪香草和食用花卉,直接賣給食品合作社、小雜貨店和餐館,後者通過兩家食品分銷商抽成25%。娜塔莎·尼克爾斯(Natasha Nicholes)和丈夫肖瑪裏(Shomari)在西普爾曼經營着兩個農場,她仍在摸索自己的商業模式。三年前,尼古拉斯夫婦創建了一個名爲We Sow We Grow的非營利性教育農場。在志願者和捐款的幫助下,他們擴大了規模。她的計劃立足於獨立,未來她也“無意大規模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