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何以发达美国 遍地乞丐?

(芝加哥時報訊)隋朝大业年间,外国使团来华朝贡,见丝锦缠树,绚丽奢华,又见乞丐沿街,衣不蔽体,不由心生疑惑,面见炀帝时便直言其不解,炀帝无以答复,悻悻而去。

这是一千多年前隋朝末年的故事,一面是处在社会顶端人们的极尽奢华,一面是生活在社会底层民众的衣食难足。

今天,一千多年过去了,人类由农业社会来到了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古时人们设想的“千里眼”、“顺风耳”、“嫦娥奔月”、“五洋捉憋”都成为了现实,这时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似乎已不应再        是问题,人类的生产力水平完全可以让这地球上的70多亿人不再有吃、穿、住宿上的困难。

然而,这还不是目前的现实。且不说非洲某些落后地区的困境,即是在美国这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度,仍然存在着大量的人口有基本生活不能满足的问题。

美国现有贫困人口约4000万,超过了美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这其中有约500万人是接近一无所有的“赤贫阶层”,在他们当中被称为Homeless的有55万人之多。(55万是比较官方的说法,也有认为有一百万甚至数百万之多的,此处以官方公允的数字为准)

Homeless,即无家可归者,类似于中国的流浪汉或乞丐。《华尔街日报》今年8月份有过一个报道,说在7月底前的一周里,约有12.1%的美国成年人家里遭遇食物不足的问题,近20%的美国有孩一族表示“负担不起孩子的饮食开销”。

在如此严峻的社会形势下,伴随着今年疫情的进一步蔓延,55万的Homeless数据料将不断攀升。

美国的Homeless与中国的流浪汉相比有其不一样的特点。比如中国的流浪汉一般都是男性,很少见有女性,所以都叫流浪汉,而没有“流浪婆”这个词。美国的Homeless人群中女性虽少于男性,但也达到了惊人的39%(2017年)。

再比如,在一般中国人看来,美国大兵在美国应该是广受优待的,但美国的这55万Homeless里就有约十分之一是退伍军人,其中不乏数千名退伍女兵。

美国的Homeless从年龄上来说,有成年人,也有未成年的少年儿童;从族群上来说,有非裔、拉丁裔,也有不少的白人。

如此发达的美国为何会有这么多的Homeless?

有不少中国知识精英认为这是因为美国人爱自由,说是有些美国人就喜欢这种无拘无束流浪的生活。

我不知该说他们是在为他们心目中的“灯塔”做过分的辩护还是把美国人民不当人。须知,美国人也好,中国人也好,抑或是非洲人、印度人,大家都是同一个人类,都有着共同的基本的吃穿住行的需求。没有谁是神,没有哪一国人能超脱到脱离吃穿住行。

我所在的底特律市,寒冬腊月外面的气温低到零下二十多摄氏度,Homeless街头行乞,你认为他们是“爱自由”?不如给他们5美元买个汉堡来得实在些。

我们不否认可能有一部分人是去体验那种完全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不受世俗社会各种事务羁绊的生活——其实这样的人近些年在中国也不少见,背着个吉他闯荡天下的年轻人也不时见诸媒体——但    这种人与一般意义上的Homeless并不一样,他们是主动地选择了一种体验生活的方式,而不是被动地被生活抛到了Homeless的行列。

在流浪与不流浪之间,他们是有选择权的,在体验过其中的乐趣和酸甜苦辣之后,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而这是一般的Homeless所无法奢望的。

从人数上来说,这部分人也仅是美国Homeless人群中极少的一部分,用这种特例来解释美国庞大的Homeless群体显然是不合实际的。

美国大量Homeless的存在,从根本上说是美国资本主义社会体系运行的自然结果。

自古及今,任何阶级社会都难免滑向两级分化的境地,导致“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社会紧张状态。

一个国家、一个朝代在新建立的时候,往往人少地多,社会可供开发的资源潜力巨大,这时统治者为发展生产力,巩固统治,必然地将社会中的大量资源给予普通民众,整个社会便焕发出欣欣向荣的生机。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资源开始不断向少数人手里集中。越是资源少的人,抗风险能力越差,也就越容易失去手里仅有的一点儿资源,这时两级分化就必然地产生了,整个社会也开始进入“内卷”的状态。

中国历代能持续两百年以上的王朝,莫不最终走入这一步。

美国建国也已两百多年,原有的勃勃生机也逐渐退去,产业“空心化”日益严重,政府多年的“制造业回流”努力并无多少成效,穷人失业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普通工人的工资更是数十年没有增长,社会两级分化不断加重,因为失业、破产、吸毒等沦为Homeless的人自然越来越多。

有人说,美国有很好的福利,就算是陷入要沦为Homeless境地的美国人应该也能得到政府的救助,并不致于真的上街讨饭。

这里需要首先澄清的一点是,美国不是福利国家,与北欧那些福利小国完全不是一回事。美国政府会向一部分贫困人口提供公共住房,但数量极其有限。

曾经看到的一则新闻说,一个美国人破产失去房屋,向当地政府申请公共住房,办完手续后看到的结果是,他的排号已经排到了六年多以后。

美国也有收容所这样的机构,但并不能收容所有的Homeless。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约有36万Homeless住在政府建立的收容所,有近20万Homeless睡在大马路上。此外,据说有的城市的收容所只暂时收留Homeless三五天的时间,到时间后这些Homeless就必须自谋住处。

美国Homeless的形成一般主要是由于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无法偿还房贷或破产失去房子的人。这是最常听说的一类Homeless。

美国人受“消费主义”理念影响很深,储蓄意识不强,提前消费是社会常态。今年疫情期间被炒作得天下尽知的美国40%的人遇上急事拿不出400美元的不是新闻的新闻也反映了这一点。

在这种情况下,个人一旦失业或生意上遇到困难,就很可能无法继续偿还房贷,也就意味着要被银行收走房子。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已经有超过500万人因为无法及时偿还房贷被收走了房子。

即是没有房贷的房产拥有者,一旦遇上天灾人祸,也可能被迫破产(美国法律允许个人破产),破产后房子将被用于偿还债务,房子主人也同样可能沦为Homeless。

第二,吸毒、酗酒、赌博等导致的家破房失。

吸毒是美国社会的一项痼疾,在前面的文章里我们提到过美国人吸毒的情况。现在美国社会的危险之处在于,全社会对禁毒这项伟大事业没有共识,很多人不认为吸毒是件该以法律手段强行禁止的事情。中短期来看,美国的毒品问题实在没救。

很多人吸毒后精神出现问题,与家人朋友难以相处,以美国人淡漠的家庭观念,这个时候家庭分裂是大概率事件。而吸毒对于金钱投入来说是个无底洞,因为吸毒失去房产,乃至失去所有财产,都是不难想象的事情。到了这一步,瘾君子们也自然地沦为了Homeless。

酗酒、赌博等引起的家破房失大致与吸毒的情况相似。

第三,租不起房的贫困人口。

美国的贫困人口标准是四口之家的年收入低于2.57万美元,也就是我们上文提到的4000万人就生活在这个标准以下。

美国租房的价格,一间一室一厅的公寓一个月一般都需要一千美元以上,发达地区如纽约、洛杉矶则需要两三千美元,这样算下来一年的房租至少需要一万多美元,占了这4000万人顶额家庭收入的一半,这其中有大量的人根本负担不起。

美国有给贫困人口的保障性住房,但近几十年来政府对这方面的投入一直在削减,导致这样的补贴性住房每年都在减少,因而租不起商品住房又得不到政府补贴性住房的人,也无奈地沦为Homeless。

第四,老兵。

上过战场的老兵本应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中国对待这些英雄群体除了转业安排工作外,还会在各个方面给予优惠待遇和特殊福利。美国也有一些专门的政策,但如上文已提到过的,美国有数万之多的老兵也可悲地沦为了Homeless。

《纽约时报》曾经报道过一位名叫Jerome的前海军陆战队队员,在一个寒冷的夜晚里,他无家可归,睡在了一所公共住宅的楼梯里。这本已令人唏嘘了,更悲惨的是,他因此被警方以侵犯居民为由逮捕,一个星期后因体温过低死在了牢房里。

第五,逃避家庭暴力的女性。

据报道,90%以上的女性Homeless曾受过严重的身体上的虐待或性虐待。为了逃避伤害,她们选择“出走”。这部分Homeless以拉丁裔和非裔女性居多,她们一般受教育程度不高,缺乏社会生存技能,难以独自在社会中立足,最终无奈地成为Homeless。

第六,偷渡者。

偷渡去美国在中国人看来是不新鲜的,一般偷渡来美国的中国人因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让,很少会沦为Homeless。

但一些由中美洲等地方偷渡来的人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无法在美国立足,得不到工作的机会,花光随身携带的钱后,就只能睡大街,加入Homeless的群体了。

此外,还有因为离婚导致破产的人,因为无人赡养也没法去养老院的老人,年满十八岁脱离父母却不能自立的年轻人,无房又因为信用不良而租不到房的人等,都是Homeless的来源。

Homeless大量存在于物质已然发达的现代社会,是人类的悲哀。在可预见的未来,看不到美国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的可能。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