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摇”来的爱情 填不完的“窟窿”

(芝加哥時報訊) “走到这一步,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按照小说里的套路多次诈骗恋人,用恋人挪用的公款过上奢侈生活的陈某最终付出了沉重代价。今年7月,法院经开庭审理,全部采纳了江苏省宜兴市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以诈骗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陈某不服,提出上诉。日前,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微信“摇”来情缘

27岁的宗某担任一家物业公司的会计,生活优渥的她刚刚从第一段婚姻走出来,期待有个温暖的家。

2012年的一天,酒后的宗某通过微信“摇一摇”结识了陈某,两人一见如故,陈某的风趣幽默、嘘寒问暖让宗某有了不一样的情愫,而陈某也对宗某表达了爱慕之情。

“亲爱的,我在外面出差,很快回来。”陈某自称在英国,与宗某约定回国后见面。

一个月后,陈某来到宗某居住的城市,两人在约定地点见面。见面后,宗某发现陈某穿着朴素,长相憨厚,看起来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当天,两人就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恋爱后,陈某每个月都抽空陪宗某几天,购物逛街、旅游观光,无微不至。宗某满心期待与陈某结婚生子,并认为自己有了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

挪用公款支援爱人创业

“亲爱的,我们一起赚钱吧!”2013年9月,陈某向宗某提出创业的想法,并向宗某借钱。“天津的王总是我的好朋友,不会让我们吃亏的。”热恋中的宗某见男友说得诚恳,便没有拒绝。

由于自己的积蓄早已在两人浪漫的约会中花光了,左思右想之下,宗某作了一个让她终生后悔的决定。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100万元公款直接转给陈某,并告诉陈某这是公款,需要归还。

“放心吧,等工程做到后,我就把预付款转给你。”陈某暗自窃喜,“这钱来得真快。”坠入爱河的宗某相信陈某一定会归还公款,并带她投资赚钱。然而没过几天,陈某就以项目运作、打点关系为由,向宗某倾诉项目资金周转遇到一些困难。宗某丝毫没有察觉异常,对陈某有求必应,又陆续从公司挪出100余万元转给陈某。

本以为帮男友解决了难题,生活能归于平静,哪知道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陈某以扩大项目、支付工资、工作应酬等各种理由,陆续骗取宗某200余万元。

宗某内心坚信陈某是爱她的,只是暂时没钱归还。于是,她通过平账手段掩盖自己挪用公款的行为。

奇葩的求助理由

2016年初,宗某发现自己怀孕了,并兴奋地告诉了陈某,表达想和陈某结婚的想法。但陈某却没那么高兴,让宗某打掉孩子:“等我赚了钱再要,给你和孩子最好的生活。”宗某虽然失望,但认为这是她和陈某的爱情结晶,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此后,陈某开始和她聚少离多,有时一个月难见一次面,二人通过微信保持联系。

孩子出生后不久,宗某从陈某的一个微信朋友处得知陈某“身患胃癌”,吓得她赶紧向陈某求证。“我没有多长时间了,你和孩子多保重。”陈某告诉宗某,自己在北京化疗。心急如焚的宗某又从公款中转出十几万元给陈某当作医疗费。

2016年10月,陈某突然告诉宗某:“出事了,我们的钱让王总给黑了,他已逃到柬埔寨,我必须把王总带回来,自证清白。”这让宗某心乱如麻。由于陈某人在国外,两人的联系时有时无。

一个月后的深夜,陈某再次联系宗某:“我组织人员抓王总时,受了重伤,现在被人追杀,身上财物遗失了,给我买张机票。”宗某来不及多想,立即从公司账户转了1万余元给陈某。之后,陈某不停地向宗某诉苦,担心自己受伤截瘫、留有后遗症,迫使宗某不停地给他转款。

2016年11月,宗某终于盼回了陈某,以为可以安分地过日子。没想到,陈某提出还要去国外接受后续治疗。2017年下半年开始,宗某就很难再见到陈某。陈某谎称自己在东南亚、欧洲加入私人武装安保公司,积攒了大量黄金,日常由自己的“秘书”和宗某联系,通报情况。其间,宗某每月还要从公款中转出十几万元给陈某当作医疗费。

克隆小说情节编造“玄幻经历”

2021年10月,陈某的“秘书”微信联系宗某,称陈某受重伤昏迷,急需钱治疗,只能用美元、欧元支付。此时,已经贪污巨额公款的宗某仍期待陈某回国,认为到那时就有钱救自己。于是,宗某继续向陈某转账,给他买药治疗。

今年1月14日,宗某的公司发现了账目问题,遂报警,宗某投案自首。荒唐的是,在宗某投案自首的前一天,陈某的“秘书”还在微信上向宗某催促治疗费。此时,已濒临崩溃的宗某说:“我出事了,他能救我吗?我已经没钱了,你们救他吧!”不一会儿,陈某的“秘书”回复:“嫂子,老大错过了抢救时间,走的时候非常痛苦,我们已经尽力了。”“嫂子,你还在吗?”——此时,宗某已无法回复了。到案后,宗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月15日,公安机关将陈某抓获归案。4月20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将陈某移送宜兴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经查,陈某是一个已婚的无业游民,一直生活在无锡,从未出国,所谓的“王总”“秘书”等不过是他扮演的角色罢了。当陈某得知宗某怀孕后,为逃避责任,编造了自己身患胃癌的借口。后来,陈某实在找不到借口,便找来一本小说,按照小说里的内容表演,这才有了后面的私人武装安保公司生涯。其间,陈某不断以投资、治病、治伤等为借口,诈骗宗某740余万元。他用诈骗所得给自己和妻子购买豪车、房产、名牌衣服、彩票,还用于打赏女主播等。

今年5月,宜兴市检察院以诈骗罪对陈某提起公诉。同年7月,法院经开庭审理,全部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依法作出上述判决。陈某不服,提出上诉。日前,经法院审理终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