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金雅梅:被日本称为“时代传奇” 美国为她改法律,国内无人知晓

(芝加哥時報訊)提起民国时期的传奇女子,大家一般都会想到林徽因、陆小曼、赵四小姐这些人。当时她们风光无限,一直都是文人士子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当时的中国还有这么一位女性,不显山不漏水地救治了很多人的性命,美国还专门为了她修改了一项法律。可是这位传奇的女子,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国人忘记,甚至很多人都没听过她的名字。

这位传奇女子就是金雅梅。

金雅梅出生于1864年,又名金韵梅。当时社会动荡,金雅梅两岁时,父母就因霍乱而离开了人世。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的传教士麦嘉谛夫妇就收养了这个可怜的孩子。

好在他父亲生前认识一位叫做“麦嘉谛”的美国传教士,这位传教士常年居住在中国,与雅梅的父亲私交甚好。雅梅成为孤儿后,这位美国传教士肩负起了抚养雅梅长大成人的重任。

1872年,因工作变动,麦嘉谛不得不离开中国,前往日本,出任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教授。考虑到雅梅已经失去双亲,在中国无依无靠,麦嘉谛决定将雅梅带到日本抚养。于是,年仅八岁的雅梅离开中国,跟随养父母来到了日本。

在日本学习期间,由于她较为勤奋且天资聪颖,因此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她就顺利地掌握了日文和英文,在这种情况之下,金雅梅的养父母也感到非常欣慰,因此,他们也决定要好好培养这个聪明的女孩子。

麦嘉谛和妻子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对金雅梅也很好,在和金雅梅讨论专业的时候,提出了两个建议:

一是金雅梅要修商业管理,因为当时清廷很穷,发展经济当然很重要,所以金雅梅学成回国,也能干出一番事业;第二个提议就是让金雅梅读师范,金雅梅以后可以当一名教师,这是一份比较稳妥的工作。

但金雅梅却有自己的心思,她从小亲眼目睹了父母死于霍乱,金雅梅内心深处对医学的向往。

1885年,金雅梅成为了美国纽约女子大学的中国学生,也是唯一的中国女留学生,更是中国第一位女性留美学生,并获得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一等荣誉医学博士(MD)学位。在学习期间,她非常刻苦,并且以全校第一的身份毕业,因为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似瘦弱的女学生会考了第一名。

金雅梅因为随着其养父麦加帝博士在东京大学生活的缘故,因而毕业时曾经引得当时的清政府以及日本政府,均派出了驻美国的使节参与了金雅梅的毕业典礼。

实际上,除了当时的清政府和日本政府对金雅梅比较重视之外,美国也曾经为金雅梅更改了一项法律规定。金雅梅十分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平日里的生活中也比较喜欢穿旗袍。不仅如此,她还穿着旗袍参加毕业典礼,在随后的时间里,她也经常穿旗袍进入公共场合。美国法律曾规定不准穿旗袍,

但金雅梅毕业后,曾先后在纽约、佛罗里达和华盛顿的一些医院工作。1887年,纽约《医学杂志》刊出了金雅梅的学术报告《显微镜照相机能的研究》,在美国医学界引起强烈反响。

她还在美国的一些医学杂志上发表过《论照相显微术对有机体组织的作用》等学术论文,提出自己在医学方面的独到见解和医疗化验技术上的新探索等,在当时的纽约医学界久负盛名。

纽约时报评价她:是当世最古老帝国中的新女性。

一场绝地反击的自我救赎,亦成为了一记对美国反华政策的响亮耳光。

鉴于金雅梅在医学上的医学成就,美国联邦政府决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奖励她,因此宣布废除了这项法律规定。

同样的,当年的宋美龄到了美国为争取美国支持,身着旗袍的演讲已经是四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1888年,金雅梅决定回国报效国家,养父麦嘉缔博士劝说继续留在美国从事医学研究,将来能够取得的成就不可限量,现在回去就是自毁前途。

金雅梅虽然感激养父的恩情,但t她从没有忘记自己学习的初衷:为中国的医疗事业做出一份贡献,救治更多的病人。

美国的医院和医疗机构得知她要回国的消息后,纷纷找上门来,开出高额的薪资和优厚的待遇,只希望她能留下了工作,可这些都阻挡不了拥有一颗“爱国之心”的金韵梅。

24岁的金雅梅,在阔别家乡16年之久后,第一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纽约时报》的文字,透露着对这位优秀女性留而不得的遗憾:“这位身高不到5英尺、体重不足100磅,却会讲中、英、日、法四种语言的中国女性,搭乘商船跨过茫茫太平洋,从美国回到了她的祖国——中国。”

然而,刚一回国,金雅梅一家就不幸染上了疟疾,当时国内的医疗条件较差,无奈,金雅梅一家只得暂时去了日本,到日本以后,金雅梅先是影片了一家医馆,后来又凭借着自己高超的医术,成功入职日本医院。

在日本的那几年,金雅梅凭借着她在美国学到的现代医学手段,以及自己精湛的医学技术,救了许多日本人。

几年之后,金雅梅回国。金雅梅从厦门港登陆,第二天,便有当地官员到下榻处找她,诚恳邀请她留在厦门,并为她准备了诊所和住处。

金雅梅由此开始在厦门行医,成了中国第一位女西医。

她是第一个将西医带入中国,她医术精湛,医者仁心,不管男女老少,贫穷的、富裕的,都喜欢找她看病,遇到困难群众免费为其治疗,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

1907年,43岁的她受邀出任袁世凯创办的天津北洋女医医院院长。当时国内妇婴医疗条件不够先进,医护人员严重缺乏。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极力劝服袁世凯,从天津海关处拿出二万两银子创建立女医学堂,由她当校长,培养一批专业医护人员。

金雅梅组织创建了天津北洋女医学堂,这是我国近代第一所公立的护士职业学校,金雅梅可谓是守护中国女性健康的第一人。

在金雅妹的努力下,护士学校先后培养出了16名护理人才,虽然从数量上来看显得微不足道,却是我国这代中国靠自己培育出来的首批护理人才。

除此之外,金雅梅一生热衷于慈善事业,曾先后为燕京大学捐赠15000元的房屋与6200元的现金。同时,由于她的出国留学与返回国内的社会活动,晚清的妇女也在她的启发下快速走向解放。

金雅梅是用西医看病,肯定会触动当地中医的奶酪,且当时西药及医疗设备在中国很紧缺,一般很难搞得到。这使她陷入困境,又加之时局动荡,迫于无奈金雅妹辞任院长与所兼护校校长,并从天津离开,迁居北平,在这里,她依然满腔热情地从事着教育事业和农村卫生事业。

相比与事业上的风生水起,生活中的她却总是被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感所萦绕。有友人回忆道:“她总坐在客厅的壁炉前,裹在自己的皮大衣里——北平的夜往往非常的冷——她在那里讲述自己的故事。”

30岁那年,金雅梅与西班牙籍葡萄牙音乐家、语言学家达·席尔瓦相识相恋并步入婚姻殿堂。两年后,金雅梅为达·席尔瓦生下一个男孩。

但37岁时,金雅梅被查出右乳纤维肉瘤,不得不切除乳房。

即使在今天,切除乳房依然对女性是巨大的打击,更何况在那个时候的中国。

金雅梅挺过了病魔,却没有挺过丈夫日复一日的冷淡,她离婚了,并且失去了对孩子的监护权。不得已之下她托付伯克利的好友协助照顾孩子,而后回到中国治病救人。

“惟有老亲穉子尚留居美国,骨肉分离,每萦梦想。”

幼年失去双亲、中年离异孑然一身,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吗?

命运总是在这个时候给你猝不及防的一击:还有。

但更不幸的是,儿子成年后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一场婚姻生活留给她的只有痛苦的回忆。

幼失父母,中年离异,老来失子,她经历了女人一生最悲惨的三种境遇。

晚年独自在北平生活的金韵梅,除了仆佣之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1934年2月,她身患肺炎住进了协和医院。作为一名医生,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便把全部的财产一一在北平的住所和全部的现金悉数捐献给了燕京大学,还将自己所珍藏的外文书籍捐赠给了天津木斋学校。

1934年3月4日,金雅梅医生安息,在世70岁。

纵观金雅梅的一生,虽然极尽坎坷,但她始终心挂他人,为中国的现代医学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丰功伟绩,用当时纽约时报对她的评价较为贴切: 一位典型的中国进步女性”、“当世最古老帝国中的新女性”和“当今世界最杰出的女性之一”!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