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友情讓芝加哥咖啡業主奇跡般起死回生

(芝加哥時報/快訊)世界上最珍貴的就是友情, 一段難能可貴的友情讓陷入絕境的芝加哥咖啡業主奇跡般起死回生,芝加哥論壇報報道,上周,在旋風般的24小時內,Jenni Trilik和Marcus Contaldo經歷了從谷底到峰巔的過程:他們從負債21.6萬美元,擁有近3萬袋未售出的咖啡到被四面八方的支持淹沒。

他們的公司Modest Coffee在西芝加哥成立9年,原本計劃將Modest Coffee產品放到沃爾瑪的虛擬商店貨架上,以實現長期計劃的擴張。這對夫婦買了9300磅咖啡,債務也堆積如山。12月29日早上,他們在店內的博客上寫下了這段經歷,然後向咖啡因愛好者提供了一筆大交易:整箱咖啡半價,也就是7- 8美元一袋。到12月30日下午,所有存貨就都賣光了。

這與他們在4月份想像的情況相去甚遠。在花了一年時間與食品經紀公司Rucker Marketing合作,挑選分銷商進行全國擴張,並成為供應商後,Modest Coffee收到了在沃爾瑪網站上銷售咖啡的邀請。他們估計需要生產6000袋咖啡,然後運到經銷商的倉庫。一旦全部訂單送到沃爾瑪在全國各地的配送中心,Modest Coffee就會收到貨款。特裡裡克和康塔爾多急切地同意了零售合作。當經銷商的要求在6月份開始時,他們有兩周的時間來完成每批貨物。不同的配送中心開始下訂單,但每個配送中心都是8000袋,很快超出了預期產量。他們聯繫上了經紀人,經紀人指出了其中的烏龍:最初的訂單是6000個單位——對分銷商來說,這只意味著6袋咖啡,而不是單獨的袋數。於是,謙特咖啡公司(Modest Coffee)損失了近3.6萬袋咖啡。他們的合同規定,只有在整個訂單完成後,他們才能得到報酬。他們對經紀人沒有質疑他們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生產出18個月的咖啡感到不滿,於是他們斷絕了與經紀人的聯繫,努力尋找其他方法來完成訂單。他們雇傭了更多的工人。他們的三個女兒、康塔爾多的父親和朋友們進來幫忙烤咖啡。他們的工作是兩班倒,康塔爾多在兩年前離開謙特咖啡去做銷售後,又回到了他的全職工作。他們幾乎不睡覺,希望無休止的兩班倒最終能有所回報。特裡裡克說他們連續六周每天工作21小時。

到7月底,謙特咖啡已經將全部訂單運送到分銷商的倉庫。但幾周過去了,幾個月又過去了,到了10月底,特裡裡克和康塔爾多遭遇了第二次更嚴重的打擊:沃爾瑪和分銷商在有多少個倉庫儲存咖啡的問題上溝通不暢,這意味著他們大大高估了訂單的規模。接下來他們有兩種選擇:多餘的咖啡可以運回Modest coffee,也可以捐贈出來進行稅務注銷,這樣一來,Modest coffee就欠下了21.6萬美元的信用卡債務、欠下發票,以及從朋友、家人和銀行借來的錢,以支付製作3.4萬袋咖啡的成本。他們在互聯網上尋求支持,寫下了這場災難。這篇博文發佈幾分鐘後,咖啡訂單就如潮水般湧來,隨後Modest Coffee每分鐘的銷售額為1000美元。

Trilik和Contaldo表示,在經歷了慘痛的教訓後,他們仍然希望繼續致力於全國分銷,他們會更加關注數量和溝通問題。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