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没想到这个地方,会以艺术出圈

(芝加哥時報訊)说起南海,人们会产生许多不一样的联想。

但你若问,粤港澳大湾区是从哪儿开始腾飞?

哪儿是闻名海内外的醒狮文化发源地?

民族英雄黄飞鸿、改革先驱者康有为的故土又在哪里?

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指向了一个地方——广东南海。

四度上榜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常年位列全国中小城市百强区第二名,南海区实在低调太久了。

因山而名

“未有珠三角,先有西樵山。”

从地理上看,五岭逶迤南下,渐渐百里平川,西樵山却突然拔地鹤立。这是座七八千万年前由海底火山喷发形成的古火山,来到景区的九龙岩前,当年火山爆发留下的气泡口仍然清晰可见。

平静下来的火山,成了动植物自然生长的沃土与宝地,也吸引来了人气。据考证,在新石器时代中期,西樵山一带便出现了人类活动的踪迹。1958年发现的西樵山文化遗址,便是我国华南地区最早的石器制造场,当南粤大地仍处于洪荒之时,南海先民已学会利用冷热交替的物理原理,让岩石自然断裂,打造出更精细的石器来。

西樵山的”双肩石器文化“也被誉为“珠江文明的灯塔”,第一缕文明的曙光,便是从南海照向了整个珠三角。

到了唐代,南海西樵一带开始出现村落,山民以种茶为生。当年种下的茶树生长至今,已成为珠三角地区保存最好、面积最大的茶林。

有文人旅居山中,讲课著书,写诗作赋。明正德年间湛若水、方献夫、霍韬三位岭南著名士大夫亦相继筑居于此,成立书院,开展讲学活动,四方学子纷纷慕名而来,使西樵山成为南粤理学圣地。从“世内桃源现代家”,到“秀色美于诗”,再到“秀倚南天此最娇”,文人学者在对这个地方喜爱之情的表达上,从不吝啬修辞。

而湛若水在《考室》一诗中所提到的烟霞隐居,后来也成为了珠三角地区桃花品种最多、面积最大的桃花园。

现如今,西樵山景区已成为珠三角居民的后花园与吸氧地,300多米的山上生长有近千种古树名木,232处泉眼、28处瀑布、42洞和无数的奇崖怪壁错落其中,人们可以春赏桃花,冬观茶花,探索秘境,感受大自然穿越千年万年的魅力;或者徜徉在古亭之间,感受文人之遗韵。

当然,今天的南海还有了更多风光旖旎的好去处。西樵山下的听音湖,已然成为南海人的精神祠堂。在那里,传统的岭南文化和现代的建筑、新潮的集市,在平静的湖面上相互交融。

还有绿色植被覆盖率达90%以上,常年沉浸在鸟语花香之中的南国桃园,成为了喧嚣闹市中的一处世外桃源。

更远一些,还能去到珠三角的“小九寨沟”——南海湾森林生态园,青山绵延,层峦叠翠,幽深的溪涧与充盈的泉瀑,构成了南粤大地上瑰丽的绿宝石。

和其他城市可能不一样的是,南海的景区内绝不仅有烤肠和泡面,这里最地道的美食往往就藏在最美风景处。巷子深处的农家乐、历史悠久的老民宅,都是本地人路途遥远也要驱车前往的私藏厨房。

后厨的大师傅,不仅知道从哪儿能买到最新鲜的食材——盐步的“观音手指”秋茄、潭边村不苦不涩的大顶苦瓜、罗村呈烟斗状的沙口笋……他们的一双巧手,还能将苦瓜变幻出108道菜,又用“家乡水”九江双蒸酒做出一桌全酒宴。

起初,你可能只是被西樵山上偶然觅得的一碗清甜山水豆腐花所惊艳到,但只要在南海待上半天,你自会深刻领悟“一方水土,养一方风物”的道理,这里的云雾茶、桂花酒、西樵大饼、无笃螺、煎浓鲫鱼等等,都将成为你一而再、再而三光顾的理由。

因水而兴

如今珠三角的富饶,离不开农村最初的经济命脉——桑基鱼塘。

北宋徽宗年间,常年与洪涝灾害斗智斗勇的南海人,开启了北江、西江大堤合围的水利工程,经过数次修筑完善,逐渐形成了基围、河涌、窦闸三位一体的灌溉体系,一来围垦灌溉,再者防洪抗旱,被誉为“近省第一沃壤”“粤东粮命最大之区”,且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的桑园围由此诞生。

历史上桑园围灌溉农田达20多万亩,人们大量种植水稻等粮食。截至2019年,仍有6.2万亩农田耕地受桑园围保护。

人们从围内挖塘蓄水,用以排涝,挖出来的泥就成了筑塘的基础,塘挖得越深,蓄水能力越足,塘基也垒得越高,塘可养鱼,基可种树。

桑园围的“桑”字,便代表了佛山农桑时代的经济支柱。基里种桑树,桑叶用来养蚕,蚕的排泄物和蚕蛹又可以喂鱼,这个生态循环系统不仅使得桑壮、蚕好、鱼肥大,还进一步催生出基塘农业、塘鱼养殖业以及蚕桑业,加速了南海的资本积累和近现代化发展。

明清时期,南海西樵已是广东省最著名的蚕桑之乡、丝绸重镇,其丝织产品畅销海内外,远销至东南亚。裕国通商,帆济五洋,清代十三行的“一船白银回”,便是从桑园围的“一船蚕丝去”起航。

桑园围为南海人带来了安全稳定的生存环境、长期富庶的经济和繁荣的文化,虽然在改革开放后,桑基鱼塘逐渐被代表了更先进生产技术的工厂所取代,但南海人沿水而生的生活逻辑得以传承。

漂泊在西江上的“疍民”逐渐在堤岸边聚居,逐渐形成太平水运新村。南海糖厂也建于此处,方便家家户户将收割来的甘蔗通过船只运到糖厂,换取糖料。上世纪90年代,每逢农历初三、初六、初九,便是太平墟的赶集日,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这里饮茶、寄信、买金器,买一张大饼带回家,或是找大口叔飞个发,好不热闹。

而在有800多年历史的古村——儒溪村,桑园围水脉直至今天仍是村里人的生活日常。清晨,村民们走出冬暖夏凉的青砖房,首先看到的便是阳光照耀下的河涌,傍晚,只需在家门口唤上一声,便能招呼还在对岸干农活的家人乘船回家吃饭。村里即便是年幼的孩童,也从小掌握了游泳、划艇这些与水打交道的技能。

儒溪村5500亩的桑基鱼塘,如今成了黄骨鱼的养殖基地,村民们也靠着这种肉质鲜美的鱼打出了自己的品牌,还有人将自己的鱼苗远销到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

从古至今,南海从来不乏善于破局的革新者,人们在不断探索着求新求变之道。

从康有为的百日维新,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农村土地股份制改革、包产到户中先走一步,再到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区,以“六个轮子一起转”创造县域经济发展的“南海模式”,率先发展壮大民营经济,创造跻身广东“四小虎”的发展传奇,与水共生、因水而兴的南海人,始终站在改革与发展的前沿,是新时代的弄潮儿。

现在,南海该因艺术出圈了

今年11月,“艺术在樵山——广东南海大地艺术节”正式拉开帷幕。来自中国、俄罗斯、法国、以色列、日本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73个艺术项目参展。艺术家们以“最初的湾区”为策展主题,以176平方公里的西樵镇为画卷,运用在地化的艺术创作方法,为游客们重新讲述了南海故事。

在太平墟,各色作品重现了“上世纪90年代版的15分钟生活圈”的热闹场景。艺术家陈粉丸从太平老街上脱落的墙皮获得灵感,将其做成粉红色的镂空剪纸,然后将上百位村民的名字加入其中,创作出作品《阿墙》;《招牌计划》为墟市装上新招牌,重现了当年墟市的繁华景象;《家的风景》系列则通过活化旧建筑,借江取景,打造出“鸟的窗”“猫的船”,让动物也成为了这条老街的主角。

在珠三角地区最好的桑基鱼塘区——渔耕粤韵,当年桑基鱼塘的农业生态循环模式得以复原,而艺术家们的灵感也多来源于此。艺术家沈烈毅将广东南海地区独特的桑基文化与跷跷板结合,以三个跷跷板为动力带动鱼眼、鱼鳍、鱼鳞,还有鱼尾的摆动,颇有童趣地解构了鱼与树、树与塘、塘与鱼的和谐共生关系。

在朱赢椿打造的《这里虫子美术馆》里,虫子才是展览的艺术家,它们用足迹书写着桑基鱼塘上的故事,我们得以通过这全新的微观视角来听取大地之声。

来到儒溪村的日本艺术家松本秋则,请当地村民帮忙砍竹,利用竹子的柔韧性,打造出许多带有优美弧度的装置,风吹过的时候,农田间风声、水声和当地的生活记忆便生动地浮现在眼前。

而在古树参天的凰岗村,艺术家也共同织出了瑰丽的梦境。走进《彼得猫的卜卜斋》,或者来到豹猫和它的朋友们的世界,当地植物、动物、土地和人相互关联的故事得以重新讲述。

正如南海大地艺术节主办方所说,寻找艺术作品的过程,也是一次与南海地域风情的亲密相遇,山中的气韵风骨、江水的时间流淌、村社的烟火日常、自然的声籁呼吸、村民的亲切笑容,这些既寻常质朴,又新鲜有趣的风情,都将是这一程里最动人的收获。

从艺术作品所提供的许多细小的切口中,我们重新发现了南海。这一次,南海该以艺术出圈了。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