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让美国最害怕的 “女王”,出狱了!

(芝加哥時報訊)FBI将她定义为“美国有史以来危害最大的间谍之一”。

安娜·蒙特斯突然被从家中带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推了推眼镜,走出门外,上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车。

一时间,全美炸了锅。

美国国防部情报局(DIA)的超级明星——有“古巴女王”之称的古巴情报科科长安娜,居然是隐藏了17年的古巴间谍!

这样的丑闻,对于处在2001年的美国政府来说,破坏力大概仅次于“9·11事件”。

从任何角度讲,安娜都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她的父亲是美国知名军医,对美军医疗体系贡献极大。家里4个兄弟姐妹中,有3个任职于美国安全部门:安娜是DIA的情报员,妹妹露西是FBI的西班牙语分析师,弟弟蒂托是FBI的特工,蒂托的妻子和露西的丈夫也都是FBI职员。

一位这样出身的情报高官,为什么会成为美国情报史上“破坏性最强”的内奸?

当地时间2023年1月9日,服刑20年后,安娜走出监狱。“王冠”掉了,依然昂着头,她要把心底深处的信念带进坟墓。

完美的“间谍人选”

安娜的家庭并不像外人看起来那样幸福。

父亲退役后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工作光鲜,背地里却是个“家暴狂”。拳头不仅挥向妻子,安娜和3个弟弟妹妹平时稍有差错,也会遭到拳打脚踢,“爸爸发火时,必定会用皮带打我们” 。

在父亲的残暴和母亲的软弱中长大,安娜变得同情弱者、憎恶强权。

FBI在相关案卷中分析称,正是这种“童年阴影”,让安娜日后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深恶痛绝。

直到考入弗吉尼亚大学,安娜才得以逃离原生家庭。

大学期间,她获得了留学西班牙的机会。在那里,受一些“左倾”人士影响,她逐渐了解到,美国政府“在世界各地扶持独裁政权”。

因为不满华盛顿的拉美政策,安娜的政治立场越走越远,只是表面上不动声色。

毕业后,安娜凭借出色的成绩进入美国司法部,做起书记员的工作。不久,她还通过了FBI的背景审查,被授予最高保密级别通行权,能够浏览一些机密的资料。

工作之余,安娜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专门研究拉美以及古巴问题。

正是在霍普金斯大学,安娜被古巴情报人员“相中”了。

古巴情报机关喜欢在美国名牌大学内部物色目标,因为这些高材生们今后往往会在“私人机构或政府内位居要职”。

安娜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间谍人选”:不满当局里根政府;精通英语和西班牙语;在司法部工作前途无量;最重要的是,有权接触高级别机密。

安娜很快被“策反”了。

1985年,安娜秘密去了趟古巴。什么人接见了她不得而知,唯一明确的就是,回国之后,她对工作有了更大的“野心”,开始积极申请到政府机要部门工作。

几个月后,DIA给安娜发来了聘书。成立于1961年的DIA隶属于五角大楼,负责美国军方的军事情报工作。

由于精通西班牙语,对古巴军政事务分析得犀利精准,安娜很快受到重用。当上至关重要的古巴情报科科长后,她甚至能够左右美国对古巴的政策制定。

在华盛顿情报圈,安娜收获了一个日后看起来异常讽刺的称号——“古巴女王”。

电脑“出卖”了她

做双面间谍的压力,超乎想象。

安娜跟弟弟妹妹很疏离,从不交心,甚至不愿共处一室。家庭聚会她也很少参加。“轻松惬意的氛围容易使人放松警惕,无意间就可能露出破绽。”她后来告诉调查人员。

夜里,安娜会突然哭泣,失眠一整晚。甚至一度,她怀疑自己患上了强迫症:长时间洗澡、换各种香皂,开车戴手套,严格节食,有时仅吃不加任何调味料的煮土豆……

偶尔,她也会听缓解焦虑的录音带。露西在姐姐家里还看到过治疗抑郁症的药物。

安娜也曾梦想过一种正常的生活,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

40岁之后,她不是没想过结婚,甚至都物色好了一个结婚对象:国防部一个古巴问题分析员,看起来还算靠谱的男人。

但对方一定不知道,每周三次,安娜会从她的衣橱里拿出一个短波收音机,接收来自古巴的加密信息。

这是一台毫不起眼的索尼牌收音机。但就是因为它,很多深藏古巴多年的美国资深老特务露出了“尾巴”,假扮成商人的美国间谍一进入古巴就被抓,美国秘密策划的针对古巴高官的窃听计划“流产”……

拉上窗帘,备好纸笔,打开收音机,调到短波频道AM7887,安娜静坐下来。

捕捉到相关信息后,她立即将密码记在遇水即溶的特制纸张上,然后输入电脑,由古巴人安装的解码软件译成西班牙语文字。

古巴人对她进行了系统的培训,包括如何将信息转录入加密软盘,如何与“上线”取得联系,紧急情况下如何出逃墨西哥,被抓后如何通过控制括约肌收缩骗过测谎仪等。

安娜一直隐藏得相当好。

下班后她从来不带任何纸质或者电子文件回家,以免引起怀疑。

默背,成了她记录情报的主要方式。午饭时间,她总是一个人单独坐,脑子里不断重复看到的关键信息,下班立马赶回家,凭记忆再记录到她的东芝笔记本电脑里。

然而,最终“出卖”她的,也是这台电脑。

2000年9月,反间谍专家斯科特·卡麦克从一个秘密渠道获得线索:美国政府机要部门潜伏了一个高级特务,FBI只知道此人职位重要,还购买了一台东芝笔记本电脑,以便于同古巴方面联系。

卡麦克马上根据线索筛选,电脑给出了上百个符合条件的名字,经过反复梳理,有嫌疑的还剩20人。

当“安娜·蒙特斯”的名字最终出现在屏幕上时,卡麦克眼前一亮,接着捂住嘴,巨大的震惊袭来。

“有史以来危害最大的间谍”

法庭上的安娜再次让众人震惊。

据她称,17年来,她没有从古巴拿过一美分的薪水,也没有要求任何其他形式的回报。她之所以死心塌地为古巴提供情报,只是因为同情古巴人民,对美国一些具有霸权主义色彩的政策不满。

“我还是认为,美国不应该继续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压制古巴!”

这么“纯粹”的理由,很多人起初完全不信。他们觉得,安娜要么是被古巴情报部门洗脑了,要么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

司法部门没有放弃,反复提审,甚至用了测谎仪。

结果证明,安娜没有说谎。

安娜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美国反情报部门负责人范克利夫后来说:“我们掌握的关于古巴的信息,以及我们在古巴的活动,几乎全都被安娜泄露了出去,这太可怕了。”

FBI称安娜是“美国有史以来危害最大的间谍之一”。

如果叛国罪成立,安娜可能会被处以极刑。她请来了全美最擅长间谍案的律师团队,最终被定为间谍罪,获刑25年。

因为危害性巨大,安娜被送进了得克萨斯州一所安全级别最高的女子监狱。

她的狱友各个“来头”不小,包括墨西哥毒枭“矮子”古兹曼的妻子,试图刺杀美国前总统福特的杀手利奈特,还有一些女性基地组织恐怖分子。

即使在狱中,安娜也没有表现出一丝悔意。

在给亲友的信中,她仍然表示,自己心甘情愿做间谍,只是因为美国对古巴“干了极其冷酷和不公正的事”。

“我只忠于自己的原则,而不效忠于任何国家、政府或个人,”她写道,“对美国或古巴,对奥巴马或卡斯特罗兄弟,甚至对上帝,我都没有效忠的义务。”

服刑20年后,安娜在66岁的年纪得以重见天日。

她向媒体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希望人们不要过多关注她本人,而是把注意力放到古巴和波多黎各人民面临的“严重问题”上。

面对这样一位不爱钱、不怕死、不后悔的间谍,美国政府不得不处处提防。

安娜虽然出狱,但是会被监控5年。期间,她上网受限,且不被允许联系“外国代理人”,也再没机会为美国政府部门工作。

“我敢打赌,她现在仍然相信,有一天我们会明白她是对的,就像她20年前相信的那样,”曾在DIA与安娜共事多年的克里斯·西蒙斯说,“她会把这种信念一直带进坟墓。”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