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中国最“飘”的城市,又是山东的

如今的齐鲁大地上,热闹的又何止淄博一处。
这厢吃完小饼烤串加蘸料,乘上高铁,向东100公里,你便进入了另一座硬核城市——潍坊。
人们评价山东时,常说“山东济南,中国青岛,世界潍坊,宇宙寿光”,这句话中,潍坊自个儿就占去了二分之一。


潍坊到底有多牛?
也没啥,只不过是能让曾经横扫六合的秦始皇,在天上起起落落落落而已。
只不过是把种子送上了外太空,以及一不小心又种出了300多斤的南瓜而已。
只不过是拥有中国最大的风筝生产基地、最大的蔬菜贸易集散地、最大的珠宝生产地和贸易地而已。
特产是风筝,但不只是风筝
潍坊和风筝结缘,可追溯至距今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
鲁国哲学家墨翟曾用三年时间制成“木鸟”——也就是风筝的雏形。而后,他的弟子公输班又在“木鸟”的基础上改进材质,做出了更为轻便的“竹鹊”。
《墨子》中记载的“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就是这种古早风筝,只不过当时多用于军事,而非民间娱乐。
当岁月从初唐流淌至晚清,风筝也从战场走进了宫廷府第,又传遍了市里坊间。据记载,“清末民初,仅杨家埠村就有六十余户、二百余人从事风筝制作,年扎风筝十八万只”。


凭借纯熟的技术和形成规模的工坊,潍坊制造的风筝“飞”向全国各地,甚至传到了欧美、日本等地,“世界风筝之都”已初具雏形。
目前为止,据统计,潍坊的风筝企业多达280余家,风筝产业链从业人员8万多人,风筝及相关产业年产值超20亿元。
然而,在杨家埠村,值得称道的不只风筝,还有以“杨家埠”为名的版画。潍坊杨家埠与苏州桃花坞、天津杨柳青、四川绵竹并列为我国四大民间木板年画产地。
自明代伊始,杨家埠当地就流传“家家做年画,户户扎风筝”的说法。
“乾隆后期,西杨家埠村画店达80余家,号称画店百家,年画千种,画版数万。”《杨家埠村志》的记载,也再次验证了传言非虚。
在交通尚不发达的年代,杨家埠的年画商人依靠“唱卖”的方式,将本地生产的木板年画销往了南北各地。
“咖啡你冲不冲”的套路,早已被百年前的潍坊画商试用、验证过了。
比起广为人知的风筝、木板年画,潍坊的柞蚕绸似乎鲜少被提及。事实上,潍坊不仅是中国鸢都,还是我国柞蚕技术、柞蚕绸的发源地。
“南苏州,北潍县”“九千绣花女,十万织布机”,足以见得明清时潍坊的纺织规模。
柞蚕绸作为一种质感上乘的服装面料,不仅在国内“货行远方”,还远涉重洋、畅销海外。潍坊柞蚕绸也有了一个流传更广的名字——“山东绸”。
风筝、版画、山东绸……品类丰富的产品共同构筑了潍坊传统手工业,潍坊的非遗特色可远不止风筝一种。
低调的“鸢都”,强“上天”了
如果仅凭驰名中外的风筝、年画就认为潍坊只能生产出“轻飘飘”的产品,那么误会可就大了。
作为山东省面积第二大、GDP总量常年稳居省内第四的城市,潍坊的农业和制造业同样不容小觑。潍坊的“特产”里,不乏如寿光蔬菜、原盐、动力装备这样的硬货。
潍坊位于山东半岛中部,地势南高北低,自南向北主要由山地、丘陵和平原三部分组成,下辖青州、诸城、寿光、昌邑、高密等市、县。
《齐民要术》的作者、农圣贾思勰的故乡——寿光就位于潍坊的平原地区,平坦的土地、充足的日照以及托起古今无数纸鸢的季风,共同孕育了这座“中国蔬菜之乡”。
如果说《齐民要术》曾以文字的形式推动了我国古代的农业发展,那么发祥于寿光的冬暖式蔬菜大棚,则通过技术帮助现代的农民迈过了种植难关。
打开神仙视角,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的大棚,绵延千里。成千上万吨蔬菜、瓜果在大棚中瓜熟蒂落,转而通过“绿色通道”被运往全国各地。
如今的寿光已经拥有了全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和批发市场,寿光农产业集群,也成为了中国农产业集群的代表之一。
然而寿光不仅是“中国蔬菜之乡”,也是“中国海盐之都”。同样与盐有关的,还有被称作“中国溴·盐之乡”的潍坊昌邑。
潍坊坐拥140多公里的海岸线和14.72万公顷的滩涂面积,具有天然优越的产盐条件。早在千年前,这里的古人就曾利用地理优势,开采海盐,大力发展渔盐经济。
原盐产量提高,潍坊地区的盐化工也未落后。原盐产区先后建立起溴素厂,开发生产了溴系列深加工产品。
目前,潍坊已经逐渐发展成为享誉全国的海盐产区和盐化工基地。
和寿光蔬菜、昌邑原盐一起走出潍坊的,还有动力装备。低调又稳健的制造业,是潍坊经济发展的有力依托。
坐落于潍坊的潍柴动力,是全国最大的重卡动力总成企业。依托潍柴、福田这样的行业龙头,潍坊的动力装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探头,形成了潍坊动力产业集群。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潍坊市动力装备集群完成工业总产值4135亿元,约占全国动力装备产业总产值的35%。潍坊,成为当之无愧的动力之城。
潍坊的动力装备作为国内工业产品供应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造就了潍坊在全国机械生产中低调却又不可撼动的地位。
去潍坊,探索上下五千年
去潍坊旅游,不仅要仰望天空,还要探索大地。潍坊的风筝是点缀天空的耀眼宝石,遗址、园林、博物馆则是散落在地面的温润明珠。
和山东自带的大开大合的气质不同,潍坊的博物馆、园林都给人精巧、内秀之感。
青州,虽是潍坊下辖的一座县级市,却有着一座藏品丰富到可以与故宫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等比肩的博物馆。
青州博物馆是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里唯一一座县级博物馆,馆藏各类文物5万余件。其中包括东汉“宜子孙”玉璧、龙兴寺遗址窖藏出土的佛教造像、明万历年间赵秉忠殿试卷“状元卷”等。
青州博物馆丰厚的馆藏,源于自新石器时代以来,不同文化在这片土地上的碰撞、融合。
“潍坊”虽是1949年后“潍县”与“坊子站”的合成名,但位于淄河、潍河流域的潍坊地区正处于东夷文化的重要核心区域。
作为东夷文化中心点的青州,曾是先秦时期齐文化的腹地。据《史记》中“海岱惟青州”的相关描述,泰山、大海之间的广阔区域都属于青州。
此后,辖区广阔的青州长期作为山东东部的中心城市存在,直到清代才被依靠手工业和商业贸易繁荣起来的潍县赶超。
去潍坊,可以从发源自新石器时代的东夷文化,沿着历史无限舒展的脉络一路探索到清代的园林。
谁说玲珑秀巧的园林都藏在江南烟雨中呢?潍坊的十芴园和偶园就是江北园林中的翘楚。值得一提的是,1983年版《西游记》里高老庄的取景地正是十芴园。
偶园则位于青州古城内,曾是明代万历年间衡王的王宫东苑,到康熙年间辗转到了重臣冯溥手中。
原本杂草丛生的东苑在这位雅好山水的大学士的打理下,重新焕发了“花树参差莺燕娇,闲云浮动欲遮桥”(冯溥《春日饮佳山堂》)的生机。
清代诗人郑板桥在潍县执政期间,曾盛赞道:“云外清歌花外笛,潍州原是小苏州。”潍坊的风雅和书卷气,早已刻进了这片土地的每一条裂纹。
李清照随夫回青州居住,写下了“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苏轼在诸城留下了《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等名篇;而高密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故乡,也是《红高粱》的故事背景……
与其说潍坊似北方的小苏州,不如说它的美如江南的春风、新雨,温和又醉人。
兼具硬核实力与胜似江南的颜值,有底蕴,还能上天。也只有这座城,能引得“山东天后”蕾哈娜献唱一曲《We Found Love》(潍坊的爱),令国内外人民争相传唱。“世界潍坊”,绝不是说说而已。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