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巴基斯坦,变天了

作为中国的友好邻国、南亚重要国家之一,巴基斯坦最近的日子过得并不平静。
据外媒报道,4月10日,包括首都伊斯兰堡在内的巴基斯坦多个主要城市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上万参与者在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以下简称正义运动党)的指挥下,拿着手电,高举国旗,并通过齐声喊着前总理伊姆兰·汗的名字来抗议最近的政权变动,现场氛围可谓群情激奋。
难道说,在这个动荡不安的2022年,巴基斯坦也要乱起来了吗?

政权更迭,总理下台
最近,巴基斯坦的政局可谓波谲云诡,各方人马围绕着总理宝座进行了反复的争夺,而这一系列权力斗争的最终结果,就是如今所呈现出来的这幅前总理伊姆兰·汗下台,前总理的支持者走上街头发动抗议示威的场景。
尽管巴基斯坦本次政权更迭的时间发生于当地时间4月10日,但起因还得向前追溯到今年的2月11日。当天,现政府的反对派、在野的巴基斯坦民主运动联盟主席法扎尔·乌尔-拉赫曼宣布将谋求展开一场对现总理伊姆兰·汗的不信任案动议。
根据巴基斯坦宪法规定,如果该国国民议会超过一半的成员(成员总共342人,过半即为172人)在不信任案动议中投下了赞成票,那么总理就必须被停职,现任内阁也将随之解散,新的总理人选由国民议会重新选出。
换句话说,一次针对伊姆兰·汗本人的弹劾风暴早在今年2月就开始酝酿了。巴基斯坦政坛里几个重量级的党派,如谢里夫家族控制下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占有82个席位,以下简称穆斯林联盟)和布托家族控制下的巴基斯坦人民党(占有55个席位,以下简称人民党)都积极投身到了这次不信任案动议中。
而组建现任政府的中坚力量——前总理伊姆兰·汗所在的正义运动党在2018年的大选中赢得了149个席位。
因此,双方的力量基本势均力敌,距离172的生死线都不太远。想要保住或者推翻现任政府,双方就都必须尽可能地拉拢现在执政联盟里的一些小党派,而接下来的政治斗争也正是围绕着这个思路进行的。
3月8日,反对派联盟正式向国民议会提交了对总理进行不信任案投票的申请。3月28日,国民议会最终通过了这项申请,并定于4月3日发起投票。而根据报道,此时反对派已经从执政联盟里拉到了足够的人数,对现任政府形成了177-164的优势——虽然微弱,但既然越过了172人这条线,也足以成为压死伊姆兰·汗的稻草了。
眼见形势不利,伊姆兰·汗也不愿坐以待毙。在投票开始前,伊姆兰·汗进行了公开讲话,“意外失言”地表示,这是美国颠覆巴基斯坦民选政权的阴谋,并掏出了一封据称是“不具名国家写来的威胁信”。
因此,在4月3日的表决开始前,国民议会副议长卡西姆·苏里宣布,由于怀疑反对派提出不信任案是受到了外国势力的影响,因此直接否决了提案,不再进行表决。
随后,伊姆兰·汗趁热打铁,向总统(巴国总统为虚职,实权由总理掌握)提议解散这个自己无法掌握的国民议会,而他本人虽然会被自动免去总理职务,但在90天后重新举行大选之前,他仍将担任看守总理职务。
考虑到他这一届的任期只剩下一年时间,以及在这90天内他可以借此机会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影响力,这种以退为进的政治手腕堪称高明。
看起来,伊姆兰·汗不仅赶在自己被罢免之前涉险过关,还为后续的大选赢得了非常靠前的起跑位置。然而,事情随后的发展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
中央羸弱,种下祸根
根据巴国宪法,被罢免的总理是不能参加下一次大选的,而眼见大势已成的反对派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个一举按死头号政敌的机会?而这就让这部跌宕起伏的政治大戏有了拍摄续集的可能。
4月7日,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以5-0的绝对优势作出裁决,判定副议长取消投票以及总统解散国民议会的行为违宪无效,国民议会必须在3天后的4月10日针对不信任案动议展开投票,而这也基本宣判了伊姆兰·汗政治生涯的死刑。
最终,国民议会以174票赞成的结果通过了不信任案动议,伊姆兰·汗成为了巴国历史上首位被罢免的总理。支持他的年轻人不能接受这一结果,纷纷走上街头表达不满,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从这场高潮迭起的政治群像剧里,我们多少能瞥见一些巴基斯坦政治格局的现状。
从历史上来说,巴基斯坦作为一个国家而独立存在的时间其实相当短,以至于有人很多都说,这其实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印度人组建的国家”,而巴基斯坦的建国史和发展史基本上就是一群政坛大腕在南亚次大陆上纵横捭阖的故事。
从国父真纳立国时起,巴基斯坦政坛就呈现高度的精英化和家族化趋势,像之前提到的谢里夫家族和布托家族,他们祖上就是政治世家,在英属印度时期就是大地主和大企业家了。
其中谢里夫家族以整个巴基斯坦最为富庶的旁遮普省为根基,布托家族则以信德省为根基,两大家族的先人米安·穆罕默德·谢里夫和沙阿·纳瓦兹·布托,都在巴基斯坦的独立运动中起了大作用,其家族也世代从政。
纵观巴基斯坦独立后的历任总理,绝大多数都出自人民党和穆斯林联盟。更有意思的是,独立后到现在没有一位总理能够干够五年任期,而这就与巴基斯坦军方的强势有着直接关系。
虽然巴基斯坦和西面的伊朗、东北方向的中国一直维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但它和东方的印度、北方的阿富汗关系都非常紧张。巴基斯坦与印度之间的高烈度冲突相信每个中国人都有所耳闻,时至今日双方都经常在克什米尔等地区发生交火。而事实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的关系也并不融洽,双方围绕着一项名为“杜兰德线”的边界划分问题争执至今。
1893年,英国外交官莫蒂默·杜兰德同阿富汗统治者阿卜杜勒·拉赫曼汗签订了文件,将原属于阿富汗的大片领土割给了英属印度。巴基斯坦独立后,根据杜兰德线获取的英属印度领土被划给了它,而历代阿富汗政府都不愿承认杜兰德线为双方的国境线,两国关系也因此敌对至今。
在这样强敌环伺的环境下,巴基斯坦必须维持一支强有力的常备军方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在这一过程中,巴基斯坦军方的重要性和话语权也越来越高。在历史上,军队曾多次推翻民选总理并进行全国戒严,这也彰显了他们的超然地位。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次伊姆兰·汗的问题最终会被提交到最高法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军方不再愿意支持他,转而选择放任自流,静观其变。
中巴友好,万古长青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8年正义运动党的异军突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巴基斯坦的年轻人多少厌倦了这种谢里夫家族和布托家族轮流执政的格局,希望找一个政坛新面孔,而伊姆兰·汗凭借着自己帅气的外形、主打反腐倡廉、民族主义和回归伊斯兰传统的政策三板斧,以及自己勇夺板球世界杯冠军的事迹让人眼前一亮,成功吸引到了大量选票。
但老实说,有些地方他做得其实并不太好。
就以经济方面来说,2018年伊姆兰·汗赢得大选成功上位,而巴国的经济自2018年GDP达到历史最高点3145.68亿美元后便开始持续下滑,2019年的数据萎缩到了2790.57亿美元,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数据更是只剩下了2626.10亿美元,与2018年相比下降了16.5%。
进入2021年后,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因素的影响,巴基斯坦国内的通胀问题突显。自2021年4月起,通货膨胀率就一直高居不下。11月起至今,更是没有一个月的通胀率低于10%。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不断高涨极大地影响了普通人的生活,而这也给了反对派攻讦的机会——事实上,从去年10月起,就已经不断有弹劾伊姆兰·汗的声音传出了。
而另一方面,伊姆兰·汗在2022年开年后败坏了自己和军方之间的关系。通常来说,巴基斯坦军方秉持的立场是亲中亲美,反印反俄——上个世纪70年代,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围绕杜兰德线经常发生冲突,而当时阿富汗的主政者是由苏联支持的穆罕默德·达乌德·汗,而苏联基于自身利益立场,选择支持阿富汗,这就极大地恶化了苏巴关系。
后来苏联入侵阿富汗,巴基斯坦非常惧怕苏联人会借此机会入侵自己,于是选择借助美国的力量,而美国也正想在南亚地区寻找一个支点以遏制苏联的扩张,双方一拍即合,而美巴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也一直持续到现在。
在这种情况下,伊姆兰·汗在上个月俄乌之间爆发冲突的时候,选择站队俄罗斯,还曾亲自前往俄罗斯访问,直到2月24日战争开始后数小时才离开,这得罪了巴国的反俄派。
同时,印度由于本国和俄罗斯之间保持着密切的军事合作而选择支持后者,伊姆兰·汗为此还特别点赞了印度总理莫迪的推特,这就得罪了巴国的反印派。
最后,伊姆兰·汗指责这次反对派提起的不信任案动议是美国指使的行为,这就得罪了巴国的亲美派。
这么一看,似乎伊姆兰·汗开罪的人还真是不少……
或许已经有人发现了,伊姆兰·汗的行为并没有得罪亲中派,而这其实是巴基斯坦所有政治人物的共识。以伊姆兰·汗被罢免之后巴基斯坦国民议会选出的新总理夏巴兹·谢里夫为例,他对待中国的态度要比伊姆兰·汗更加友好,大名鼎鼎的中巴经济走廊便是他的兄长纳瓦兹·谢里夫在担任总理期间敲定的,而他本人也一直致力于推动这一项目。
因此,无论是谁上台,中巴之间的关系都只会有好和更好两个选项——改变不了的是中巴之间的铁,会改变的只是不同领导人对美、印、俄三个大国的态度。
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倒也不必太过担心巴基斯坦变天,正如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的一样。
“中巴是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两国关系坚如磐石,牢不可破。”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