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thechicagochinesenews

芝加哥人口流失最多地區:恩格爾伍德

(芝加哥時報/快訊)芝加哥地區治安最差的恩格爾伍德區(Englewood) 因為槍擊案不斷, 許多人不願意再住在哪裡,所以人口流失非常多,根據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數據,2010年至2020年,芝加哥人口增長了2%,但恩格爾伍德的人口下降了20%以上,西恩格爾伍德的人口也下降了16%。這些地區是芝加哥地區人口損失比例最高的地區。

芝加哥名列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第11名

  (芝加哥時報/快訊) 根據路透社(Reuters) 最新公佈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簡稱GFCI)排名,芝加哥被排名為第11位,紐約、倫敦穩居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前兩名,香港和新加坡分別排在第三和第四位,得分均下降了25分。於此同時,中國境內各城市的排名都退步,京滬深排名下降。該指數由Z/Yen集團與智庫中國綜合發展研究院聯合編製。在英國去年12月完成退歐程序,倫敦失去歐盟金融市場准入後,這項排名使倫敦鬆了口氣。

伊州高中老師拍攝抗議紀錄片入圍明州獎項

(芝加哥時報/快訊)作為伊州凱裡-格羅夫高中(Cary-Grove High School) 1999屆的一名學生,尼古拉斯·斯坦格(Nicholas Stange)上學的那時候從未擁有過一個屬自己的相機,當時的手機只用於聯絡。直到斯坦格成為一名歷史教師,他才發現自己有潛力成為一名電影製片人。斯坦格的紀錄片系列《我們要求》(We Demand)捕捉了2020年夏秋兩季洛克福德針對系統性種族主義和警察暴力的抗議活動。他的片子被選為下周在明尼蘇達州德盧斯舉行的催化劑內容節(Catalyst Content Festival)的參賽作品,這是一項通常授予在高中或更早開始電影生涯的人的榮譽。斯坦格在高中時是校籃球隊的一名後衛,後來他進入伊利諾州立大學,並於2003年獲得了歷史教育學位。他一直做代課老師,直到2005年,他被位於洛克福德附近的麥徹斯尼公園的哈萊姆高中聘用,從那以後他就一直在那裡教書。

疫情期間 5 個捷徑步驟去開創你的副業!

(芝加哥時報/快訊)疫情並沒有摧毀伊州企業家的創業精神,甚至根據調查顯示,疫情正在推動商業以新的模式重啟。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僅在2021年8月就提交了427,842份新的商業申請。2019年8月,這一數字為288026。那些曾經被捆綁在辦公室裡的人們,正在開動腦筋開拓副業和兼職。但值得關注的是,即使是發展副業也需要研究、計劃和組織。否則羽翼未豐的企業可能會在幾年內破產。以下5個捷徑步驟對想要創立自己事業的人們有一定的幫助。

四位伊州英勇退役女軍人將乘榮譽航班到華府

(芝加哥時報/快訊)來自伊州瑞柏市的四名女性退伍軍人將在10月6日乘坐首班全女性榮譽航班啓程(all-women Honor Flight )。這項名爲“她的故事”全女性退伍軍人飛行計劃的參加者將從芝加哥飛往華盛頓特區,全程免費參觀幾處戰爭紀念碑和名勝古蹟,其中包括位於阿靈頓國家公墓的婦女紀念碑和位於國家廣場的越南婦女紀念碑。榮譽飛行是一種表彰退伍軍人的方式。在這次旅行中,這些女性的年齡從60多歲到104歲不等,她們來自伊州各地的社區,在二戰、朝鮮戰爭或越南戰爭中服役。

芝加哥銷售稅全美第二高正在壓垮競爭力

(芝加哥時報/快訊)稅收基金會的研究表明,更高的銷售稅正把消費者從芝加哥的企業驅趕到鄰近的郊區。截至7月1日,芝加哥與其他4個主要城市並列美國第二高的居民銷售稅負擔(10.25%)。這四個城市是西雅圖、加州城市弗裏蒙特、長灘和奧克蘭( Seattle and California cities Fremont, Long Beach and Oakland)。這項全國性研究發現,銷售稅避稅最可能發生在銷售稅稅率與鄰近管轄區明顯不同的地區。這意味着,與周邊地區相比,銷售稅較高的大城市更有可能出現網上購物和跨境購物的增長,因爲居民希望避免支付過高的稅率。鑑於芝加哥對居民徵收的銷售稅比附近的城市(如瑞柏市和惠頓分別爲7.75%和8%)高出25%以上,這些居民在別處購物可以省下很多錢。

【風城故人】歐巴馬還需要芝加哥嗎?

(芝加哥時報/快訊)長期以來,歐巴馬已經被認為是芝加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85年至1988年,歐巴馬在南區擔任社區組織者,之後休學了三年,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學習。1991年,歐巴馬回到這裡,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並最終成為總統。此時此刻,傑克遜公園正在建設歐巴馬中心,這或許是一個很好的發問時機:芝加哥對歐巴馬意味著什麼,歐巴馬對芝加哥又意味著什麼? 歐巴馬仍然擁有他在格林伍德大道的喬治時代豪宅,並把它用作選舉地址,但他實際上住在瑪莎葡萄園島價值1100萬美元的豪宅裡,他最近在這裡與約翰·傳奇、埃麗卡·巴杜和其他名人慶祝了他的60歲生日。歐巴馬將開放歐巴馬中心,並在重要的活動中前來,但他不會再回到芝加哥居住。芝加哥太陽報專欄作家勞拉·華盛頓(Laura Washington)曾說,“他不再是芝加哥人了。他是一個世界級的人物。”這裡就提出了一個問題:芝加哥是否僅僅是他雄心壯志的墊腳石? 很少有現代總統與他們在政治上所代表的地方有如此緊密的聯繫。歐巴馬既不是在芝加哥出生也不是在芝加哥長大,在他的總統任期結束後也沒有回到芝加哥。有人曾假設,如果歐巴馬能活到90多歲,他一生中只有六分之一的時間是在芝加哥度過的。顯然,歐巴馬被芝加哥吸引的一個原因是,芝加哥是一個有政治野心的年輕黑人可以出人頭地的地方。有人甚至尖銳的指出——芝加哥是他崛起的助推器,一旦他到達平流層就被拋棄了。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可以說,芝加哥產生了第一位黑人總統,治理永遠都有歐巴馬中心。也許歐巴馬從來都不是芝加哥的產物,但歐巴馬需要芝加哥,芝加哥也需要他。   【延伸閱讀】—李著華觀點 : 浮夸的炫富–歐巴馬60大壽宴折損了總統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