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白鹭:想当年,我的羽毛比黄金更珍贵

白鹭,漂亮的长腿涉禽,也许是被诗人描述最多的鸟类之一。

“西塞山前白鹭飞……斜风细雨不须归。”

“烟空白鹭。乍飞下……清晓一阑烟雨。”

唐宋时期的名句里,白鹭总是和烟雨挂在一起,带着些许灵气和一丝清幽。抛开文艺,这说明白鹭在我国作为河口、湿地、池塘、湖泊和河流的象征,至少上千年了。

烟雨河流的精灵,钓鱼人的幸运符

白鹭其实并不是一种,而是几种鸟共享的名字。大中小三种体型的白鹭,再加上黄嘴白鹭、牛背白鹭,它们都是通体白色。

所有的白鹭都喜欢湿地,最容易在开阔、泥泞或沙质的水边、芦苇丛或岩石岛屿上看到。

啊~

在那里,它们会创造出一种生动的景象,在泥泞的小溪中溅起水花,在浅水中漫步,惊起蛙声一片,或者小鱼、爬行动物等猎物浮出水面。

白鹭那典型的鹭家族姿势,弓起背、一动不动地站在水边,像是垂钓的人;而当它们涉水的时候,又像是人们站在水里撒网时那种一脚深一脚浅的笨拙步伐。这一切,都让沿河讨生活的渔人非常喜爱它们。

羽毛比得上黄金

在水中四处觅食时,它们看起来呆呆的,但平时,白鹭是非常优雅的生物。尤其是在繁殖季节,它们的胸部和尾部长出长长的羽毛,颈部后部长出羽冠,美过孔雀,堪称白凤凰。

在国内,古代好打扮爱张扬的钱权贵人们更爱七彩孔雀翎、五彩雉鸡翎等鲜艳的装饰,于是白鹭那素白的羽毛并不流行。

但国外不同。几个世纪以来,在欧洲,白鹭的羽毛一直是非常理想的服装配饰。大约在17世纪,白鹭羽毛开始被用在帽子和头饰上进行装饰,这在受土耳其人统治的城市中非常流行,价格一路走高。

到了19世纪,白鹭繁殖期的羽毛变得比黄金更值钱。由于每只白鹭只能产出约1克的羽毛,这些羽毛在欧洲市场上的每盎司售价甚至超过了金价(折合成今天的人民币,大约每克400元)。

哪里有买卖,哪里就有杀害。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美国也加入进来,欧洲和美国的帽子制造需求让许多地方的白鹭物种因狩猎而濒临灭绝。

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商人。捕猎不到了,于是大中小三种白鹭都被系统地养殖。结果是,虽然欧美白鹭野外种群消亡了,但圈养弥补了数量。

盛衰起伏

在国内,虽然没有被捕猎做成帽子的悲惨命运,但在过去几十年里,我国的白鹭也经历了盛衰起伏。

为了农业和郊区发展,我们对它们的栖息地进行了巨大的改变。工业、挖沙、河道污染等等,曾一度使得我国的白鹭消声觅迹。

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汞污染。

在工业化进程中,燃料和采矿等作业产生的汞,进入水中,沉积下来。然后,水中的微生物将汞转化为甲基汞,这是一种剧毒物质,在鱼类、贝类动物体内积累。

虽然汞并不会毒死白鹭,但,当白鹭食用鱼类贝类而接触到汞后,重金属和其他污染物会破坏它们的激素,从而严重影响了它们的求爱、繁殖倾向,甚至父母的行为。那些年,超过七成的白鹭在繁殖季节里呆站着不动,毫无“性”趣。

近年来,政府加强了对环境资源的保护,地方生产不再以破坏为起点。衰极一时的白鹭,如今又卷土重来了。

再加上被划分为二级保护动物,几乎没人去招惹伤害它们,一些人造湿地、景区、水稻田和小龙虾养殖场,也吸引了白鹭。当然,总的来说,它们更喜欢在自然湿地觅食。

今年,北京、山东、四川、武汉、广东等等多地,都报告发现了大群的白鹭。在一个鸟类数量不断减少的时代,可以说,成千上万的白鹭是为数不多的成功动物之一。

还有惊喜

二级保护不够看的话,一级怎么样?之前有研究发现,我国濒危物种——朱鹮(朱鹭)学会混在大群白鹭中生活了。

一级混在二级堆里有什么好处?朱鹮是依赖触觉寻找食物的鸟类,和白鹭这样更具视觉导向性的鸟类的合作,让朱鹮获益良多。

危险无处不在

哪有好吃的跟着混就成,虽然吃起来抢得有点慢,至少,视觉系的白鹭通常能更快地侦测到威胁,朱鹮跟着一起飞走就安全多了。

白鹭家族中最有趣的物种是牛背白鹭,它们更聪明,除了鱼类,它们还会尾随放牧动物(牛、羊、水牛等等)并捕获被蹄子扰乱的昆虫和小动物。

无论是去钓鱼,还是野营远足,看到一群,哪怕一只,长腿的大鸟静静地站在一片潮湿的田野里或河边沉思,这是一种多么有趣的景象。它们曾经衰落,现在欣欣向荣,这是我们国家大自然恢复力量的象征!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