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頌安專欄

《吳中第一山 ~ 虎丘》/ 作者 : 袁頌安

 

蘇州的「 虎丘」,原名「海湧山」。史稱吳王夫差,葬其父闔閭於此,經三日有白虎踞其上,故稱「虎丘」。又一說,「丘如蹲虎」而因此得名。此山僅高三十多公尺,真只是一丘,面積有三百餘畝。這名勝有二千五百多年的歷史,有「山藏寺中」之趣,「三絕九宜十八景」之勝,所以被譽為「吳中第一名勝」。

前些日子,在 Line 賴、FB 臉書上寫了一篇《寒山寺之遊 楓橋夜泊詩的不同見解》一文,引起了很多位親友的回應,他們希望我多介紹一些大陸的景點。後來把寒山寺之文及數年來所撰寫的各篇拙文彙為一集付梓。如今我已經是八十多歲的老翁了,因此取南宋陸游《飲牛歌》中「勿言牛老行苦遲,我今八十耕猶力」之句,把書名訂為《八十耕猶力》自勉。同時2021年,適逢我和內子 秀蘭結婚50週年,就把此書的出版作為我倆的金婚紀念。更難得的是此書由文壇大師何懷碩教授題書名,並由當今的三位國士:歐部長 鴻鍊、吳委員 經國、焦委員長 仁和作序。令人感慨萬千的是:歐部長去年七月底把序文撰成交給我後,八月中回診檢查、醫療 ⋯  一直住院,到了十月三十日居然就不幸逝世了,這篇序文竟然成了 歐公最後的遺作。人生之無常竟然如此,至今思來仍然悲愴不已。

我2001年8月到上海籌辦「上海立達學院」,在台北中央通訊社工作的乾親家,乾兒子王向榮的雙親同禹 欲弟伉儷,12月即到上海來旅遊探視。我和秀蘭安排,由熟悉蘇州環境的朱師傅駕車,到上海附近蘇州的虎丘 寒山寺 拙政園一遊。有了前面 寒山寺之遊一文,曾經由我們陪同遊過 虎丘等景點的親友,提出 虎丘 也值得一述,如今就報導報導。

蘇東坡有:「到蘇州不遊虎丘乃憾事也」之嘆,由此可見,到蘇州不遊虎丘,那可就十分遺憾了。東晉司徒王珣和司空王珉兩兄弟,在虎丘建別墅,後來捨其宅為「虎丘山寺」。歷代寺名多有更改,如今,見「海涌流輝」照牆入山門,清康熙帝御筆「虎阜禪寺」金匾高懸,詩畫碑廊分列兩側,過了「海湧橋」進大殿。沿山道而上,兩側分別有「擁翠山莊」、「憨憨泉」、「試劍石」、「真娘墓」⋯ 到氣勢不凡的「千人石」只見巨石盤陀,此地就是 虎丘 的中心點。走下去還有「二仙亭」、「白蓮池」,再就到了天下聞名的 ~「劍池」。

七十多年前家父 國祥公 曾在劍池前拍了一張照片。小時候看了照片十分羨慕,心想有朝一日我也要遊虎丘,和父親一樣站在「虎丘劍池」 四個大字前照一張相,作為紀念 ⋯ 想不到七十多年後,得償所願真的在「虎丘劍池」前照了一張特別有意義的照片。

劍池 ,山壁有歷代名人王羲之、米芾、顏真卿 ⋯ 的摩崖題刻,還有深藏吳王闔閭陵墓的傳説,風壑云泉增添了幽奇神祕之感,更令遊客流連忘返。虎丘 還有孫武練兵場、養鶴澗、平遠堂、冷香閣、第三泉、致爽閣、巢云廊 ⋯ 可品茗,可賞梅,更可遠眺獅山,風景十分幽美。有名的建於公元959年宋代的「云岩寺塔」,聳立山巔,七層八面,是一座樓閣式的磚塔,由於塔身已經傾斜,基於安全的考量,遊客只能遠觀,不能登塔了。

蘇州的名勝古蹟很多,除了陪同 同禹 欲弟伉儷,初遊虎丘、寒山寺、拙政園,特別的興奮,還買了珍珠、摺扇、絲綢服飾 ⋯,造訪了釆之齋 老大房買了姑嫂餅、棗泥麻餅 ⋯ ,在飯館吃了蘇州傳統名菜 醬汁肉、碧螺蝦 ⋯,又在美食街嚐了生煎饅頭 蟹殼黃 ⋯ 等各色點心,真很愜意。

之後的多年還分別陪同 頌勛 素貞二哥嫂、頌霞 頌台 頌芬諸妹、以定 以尚 以欣兒侄,及錦瑜 淑卿 菊枝 妙香 ⋯ 等好友,又再往遊蘇州多次。蘇州、杭州素有「上有天堂 下有蘇杭」之美譽,真令人流連忘返,所以不免一遊再遊了。

 

Categories: 袁頌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