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錯讀《道德經》二千年:老子原文的呈現 / 作者 : 呂尚(呂應鐘)教授 (台灣) 中華道學文化現代發展協會理事長

一、我與老子的感應

我不是文學與哲學領域的學者,不過很奇怪,一談到《道德經》,很直覺對通行流傳的王弼注版本不感興趣。很多次告訴自己要靜下來,應該耐心讀一讀,於是翻閱流傳市面的道德經,可總是給我一種莫名的排斥感,也產生一些困惑。直覺就認為通行本道德經錯誤很多,不值得讀,但是此種感覺不能對外講,因為我不是研究老子的學者。但是,何以來大陸就會買一些老子思想與考證的書,自己也說不上來。

事件就是開始於2015年初三月吧,每每在清晨朦朧之際,自然而然就有一些老子道德經的訊息進入腦子,句句非常清楚,似乎故意放入我的腦中,原本不以為意,因為我不是研究哲學史或老子思想的學者。有時只好趕快坐起來,記錄下來。有時,我覺得蜂擁進入腦子的訊息是老子親自口述的,但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

終於有一天,突然不自覺地,老子形象又出現了,有一股意念出現在腦中,似乎傳輸著“替我重寫”的念頭。當時我想,我又不是哲學學者,如何能寫?但有一天清晨,曚昧中,這個來自老子的訊息告訴我,必須幫他還原當年書寫五千字的真思想。

我從來沒有研讀過道德經,因為對通行本的內容感到格格不入,卻沒有想到三年後的2018年2月就出版《老子不為(讀四聲)》。怎麼可能?事實上我是透過“訊息傳輸”的過程寫作的,在過程中原本難懂的一些古文字句子,突然就很自然清楚地呈現出本意,自然而然知道要如何用現代話詮釋,這些都不是我自己辛苦研讀道德經數十年的理解,全是自然產生的。

我相信,這正是老子在宇宙高維度時空中傳輸給我的訊息。甚至,在這之前根本沒有人說過要用中原古音“河洛話”來讀老子,兩岸學者也都是用普通話在讀。但是,在傳輸給我的過程中,經常自然出現用河洛話頌讀的指示,由於我是地道臺灣人,以前研究佛經時也順便研究過古漢語,因此自己用台語一讀老子文字,韻味全出,意義全明,令自己也拍案。

數十年來出版生涯,從來都沒想過要寫一本有關老子的書,因為我不是此領域的研究者,因此《老子不為(讀四聲)》的出版並不是在挑戰當今的哲學界,也不是挑戰研究道德經的學者們,我只是一位被宇宙高靈傳輸訊息的人而已,只能如此說:「老子之存有(Being of Laozi)透過我,只是要還原他當時寫作五千言的本意,希望此後世人別再讀錯道德經,對他產生誤解。

二、老子如此說

老子傳給我幾個重要思想,都是劃時代的:

老子:呂尚呀,汝有否想過,吾與悉達多太子、孔丘三人,相差20歲之內,吾等皆為同時代之人哪!

呂尚:是的,在我閱讀古代文哲史時,就想到您老大約出生於西元前571年。悉達多太子也就是後來的釋迦牟尼,大約出生於西元前560年的當今尼泊爾。孔丘大約出生於西元前551年的山東曲阜。算一算,您老年長悉達多11歲,悉達多年長孔丘9歲。可以說您們就是同時代的人。

老子:那麼道學、佛學、儒學三者,從當時影響全球人類迄今,在地球上,無其他學問能比。此為歷史巧合?亦或天意安排?

呂尚:我絕對相信此種空前絕後的偉大思想,絕不只是您們三位的個人修為,也絕不只是您們三位的人生體悟而已。因為您們都沒有師承,沒經過他人指導,卻能在東方留下千古不易的偉大思想!

我堅信您們三位的偉大思想,必然有大家所未知的來處,我研究飛碟學及宇宙文明已有40多年,堅信您們的智慧來自宇宙更高等智慧體的傳輸,這是宇宙留給地球人的曠世大禮!

老子:哈哈哈哈,汝懂汝懂。故吾找你正是有畫時代意義。現今流傳之通行本道德經,非吾原來之版本,篡改太多,誤植太多。汝要幫我還原原本之思想,還原我講之宇宙真理,此為你們當代人之大事!

呂尚:但我非哲學學者,也不是宗教學者,如何承擔?

老子:呂尚呀,勿妄自菲薄。就是因為你不是傳統哲學界與宗教界人士,我才會找你呀。我的學說必須透過你的宇宙生命科學、量子思維等認知,方能真實還原吾當時撰文之本意。

呂尚:惶恐惶恐。

老子:後人把道德經當做道教學說,但吾所處當時根本沒有道教!道教是東漢以後之事,當時佛教傳入,一些方士在外來宗教影響下,把吾之學說和巫術揉合起來,逐漸發展,才成了道教。道教不等於道學呀!宗教界也搞錯太久了。

呂尚:是的是的,本末倒置了。

老子:不少後世學者習慣引孔丘《易傳》中之“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來妄稱我的“道”是“形而上之道”,這也錯了。孔丘學說是在吾之後方才成形的,我寫在他之前呀。我講的“道”不在萬物之上,不在萬物之下,也不在萬物之間,而是充沛於萬物之中,並無上下無對立無內外,而是無所不在之存在。後世學者錯矣!

呂尚:這我就不敢批評了。

老子:還有,後世學者常將吾之思想說成“老莊”實在是不懂吾亦不懂莊子呀!吾兩之思想是在戰國時期形成,在當時是不同之兩派學說,當時之人無人會認為我們的思想相同。到了魏晉南北朝,清談學家將吾兩人之思想放在一起,胡亂解譯,使得後人以為“老莊”思想是在一齊的,卻永遠見不到吾思想之真義了。

呂尚:原來“老、莊”兩字連用也是錯誤的。那學界不是錯誤太多了嗎?

老子:故,吾若是找學界之人來還原思想,有用否?要推翻他們一生之研究,誰有此膽量?吾找你方能幫我還原真相呀!

呂尚:我還是惶恐。

老子:吾在宇宙高維世界觀察汝很久了,理工背景出身,又懂天文學宇宙論,又學習過相對論、量子物理,不僅有自然科學理論基礎,又喜歡國學,能用文言寫文章,又研究宇宙生命學、心靈科學,你的學術領域跨越很多學門,又都有著作證明,旁人莫能及,何必惶恐!

呂尚:這……!

老子:還有,後世學者把吾之文字當做高深哲學思想在解釋,也是錯誤的。

呂尚:難道不是嗎?

老子:當然不是。後世學者依據王弼版本,篡改誤字極多,因此無法解釋,便認為吾之思想很高深,全然不是如此,吾是用當時語言寫出讓人人淺顯易懂易行之文字而已,怎麼會是高深哲學思想?

呂尚:這我也時常在想,您老應該不是在標榜高人一等的哲學思想,而是在寫非常淺顯的做人處事以及讓大家能懂德與道的文字,這樣才有流傳萬古的意義,不然寫成高深難懂,要靠別人詮釋,就會融入別人的思想,有時意義會被誤導。

老子:吾當時一氣呵成,先談做人最基本之“德”,再談做人、做事,然後談“道”、聖人、治國,此為吾之思維順序,亦無分成81章。後世儒家篡改吾之文字,又胡亂編一通,變成後世的道德經,把我扣上“無為、消極、不爭”,錯矣錯矣。

呂尚:是的。也造成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喜歡讀此書,都覺得道德經很難懂,不知在講些甚麼。

老子:所以,吾才要汝來做還原工作呀。今天起,不用理會王弼注通行本道德經,吾告訴你真正之文字與順序,汝要幫吾還原並詮釋,還吾之正確思想。

呂尚:是,是。

老子:我早說過“吾言甚易知也,甚易行也”,並不難懂呀。

呂尚:是的,是的。

三、先舉二例

大家幾乎都聽過“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這是通行本道德經的名句,就是錯誤的句子。

老子原本寫的是“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無,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如右圖,這是1993年湖北郭店楚墓挖出的戰國時代竹簡老子上的句子。

因為漢文帝劉恒時期,河上公寫《老子章句》時,他認為“也”字是語尾虛字,將整部老子的“也”統統刪去。而且為了避諱漢文帝劉恒的名字,把“恒”字都改為“常”,所以寫成“道可道,非常道”,都被後世解釋成“道是不能講的,不是永恆不變的道”,是否定句型。

戰國楚墓竹簡老子,沒有避諱漢文帝劉恒的名字,考據成書年代約在戰國中期約2300年前,<德>在前,<道>在後,上面刻著是“道,可道也,非恒道也”,老子原意是說“道是每個人都可以講的,但每個人所講的並非是那個宇宙永恆的道”,是肯定句型。

第二個例子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通行本道德經寫“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這是斷句錯誤的句型。

依據北京大學所藏的西漢竹書赫然發現刻的是“道生一⺀,生二⺀生三⺀生萬⺀物⺀ 負陰抱陽,中氣以為和”。

“一二三萬物”五個字的後面是“⺀兩點”,依我們寫字習慣,後面帶兩點的是代表與前一字相同,因此沒有標點的完整句子應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萬物物負陰抱陽中氣以為和”,加上標點應該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萬物物,負陰抱陽,中氣以為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樣句型描述出道的發展是單一的、直線的、僵化的。然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萬物物”這樣的句型描述的道是活潑的、寬廣的、揮灑的、開拓的。這才是宇宙大道呀。

從大家最經常聽到的這二句,就可以看到通行本道德經的謬誤了,北京大學學者樓宇烈教授在校釋王弼注本時,也說:“道德經一書在其流傳過程中不斷有後人增刪、意改,而在其傳抄、刊印過程中又時有衍奪錯植等發生,從而形成了道德經一書極其複雜的版本問題。”

陸續被發現的帛書本與竹簡本,在時間上都比通行王弼本更接近老子所處的春秋戰國時期,依大陸學者羅勤先生說:“越是接近原書時代所刊刻之版本,由於其翻刻的次數較少,錯疏也少,因而所翻刻之書的保真越可靠。

高明教授也說:“近古必存真,因而較多地保存老子原來的面貌。”這些更古版本的出土,幾乎完全彌補了通行本的缺失,也澈底還原了老子思想的原貌。

四:通行本與老子原文的若干比對

通行本:“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老子原文:“我恒有三保: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夫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事長。”

老子的三條寶貴美德,一是慈愛、二是儉樸、三是不傲。這三條都「做在天下人之先」,這是積極進取的人生,不是現行的消極的“不敢為天下先”。

通行本:“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善者不辯,辯者不善。”

老子原文:“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善者不多,多者不善。”

差異在第五六句,老子是說:“善良的人不多,多的是不善良的人”。被通行本改為“善者不辯,辯者不善”,在說“善良的人不辯論,辯論的人不善良”,沒有這回事吧。

通行本:“死而不亡者壽”,死亡就是死亡,不會有“死而不亡”的人吧?老子原本寫的是“死而不忘者壽也”。右圖帛書乙可以看出第四個字是「上亡下心」的字,老子本意是說人雖然死了,但是大家不會忘記他,方是長壽呀!

通行本:“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也是大家熟悉的句子,也不對了。老子是說“知之者,弗言;言之者,弗知”。“弗”是象形字,指一條繩子捆著兩個木條,意指“矯枉、校正、有所約束”,所以“弗言”真正意思是指“有所約束地發言”,不是“不言”。而“弗知”指“言之者的認知有局限性”,並非指“說的人不知”。整句的本意是“真正有知的人會謹慎發言,不會信口開河。發表觀點的人即便言之有理,也難免有其局限”。

通行本:“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竹簡上的句子是“天下之物生於有生於無。”是指萬物“同時”生於有與無,是一個過程。不是指萬物“先生於有,再生於無”的的兩個過程。

通行本:“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筮,筮曰遠,遠曰返。”

老子原文是:“有狀昆成,先天地生,寂穆,獨立不亥,可以為天地母。不知其名也,字之曰道,吾強為之名曰大大、曰筮筮、曰遠遠、曰返。”

這是在描述宇宙初始的能量“狀態”,宇宙形成之初還沒有“物”,符合宇宙大爆炸後形成的初始能量態,所以是“先天地生”。它是沒有聲音的!沒有形象的!獨立存在,無邊無際,可以是天下萬物之母。老子不知它叫什麼,便稱之為“道”,勉強命名為“大”,“道”是無形(筮筮)、無邊(遠遠)、無所不在(返)!。

通行本:“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老子原文:“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老子是說,“道比天大、比地大、比人大、也比任何地方都大。宇宙中有四種大,人居其一。所以人的存在也是很偉大的。但是人必須要效法地、傚法天、傚法道、傚法自然這四者。而不是“人只要傚法地,讓地傚法天,讓天傚法道,讓道傚法自然”。

右圖是郭店戰國楚簡刻的“人法地″法天″法道″法自然”,在“地、天、道”三個字下面打上兩點,表示與上一個字相同。

“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重複字用法,在《詩經》裡也經常讀到,這正是當時說話的習慣,例如: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悠悠蒼天…楊柳依依…雨雪霏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現在的台語還保留很多中原河洛話的重復句型。

通行本:“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這幾句讓學者頭痛,何以老子會有這種違逆常情的句子?原來老子正確文字是“故大道廢,安有仁義?六親不和,安有孝慈?邦家昏亂,安有貞臣?

古代“案”與“安”通用,是一種“安有(怎麼會有)”的問句型式,通行本統統將“安”字去掉,將反問句變成肯定句。意思全反了。

我花了很長時間仔細比對湖北郭店戰國楚簡、馬王堆漢墓帛書甲本、乙本、西漢竹簡、通行本,確實可以說通行本道德經全然失去老子原文的意義。從1973馬王堆漢墓帛書出土經過四十多年以來,相當多的海內外學者比對更古版本並研究之後,證實了現今通行本道德經謬誤極多。使得老子原來的思想體系遭到後世扭曲、嚴重破壞。這已是不爭的事實了。

“百度知道”裡面的“是誰篡改了老子的道德經”說:“如果道德經被篡改得到證實,那麼這說明我們已經誤讀了道德經幾千年,自古以來以道德經為道家經典修煉的人自然也走偏了方向,其中蘊涵的思想更是被錯誤的傳達了幾千年,影響了多少國人的思想,也深刻地影響了我國文化的某些內涵。……試想,如果我們闡釋的老子思想來源於篡改過的文本,那幾千年來各種道德經的闡釋和注解還有什麼價值呢?”

是的,這也是我從來對通行本道德經不感興趣的所在。

五、補述

2018年出版《老子不為(四聲》以來,打動了很多年輕人的心,他們說以前聽不懂老師的解釋,現在一看這本書就懂了。也有在高中教道德經的老師,用我這一本當教材,講解就很輕鬆了。

經過三年,此實體書在台灣絕版了,只剩下電子書。然而很令人遺憾的是在大陸有很多盜版,作者與出版社都在台灣,也無法取締。

不過在2021年中,老子又傳來訊息說,必須有個將各個版本做一句一句比對的工作,讓讀者能夠清清楚楚看出異同。於是我又花了好幾個月,用表格方式將「老子原文、戰國楚簡、漢墓帛書甲本、乙本、西漢竹簡、通行本」做了詳細比對,目前正在漢聲出版公司進行編務,應該會在今年中出版!這是重新閱讀道德經真精神的機會,也是徹底明白老子思想的機緣。在此祝福有緣的全球華人!

(這一本將來也想出版英文版、德文版,甚至法文版、西班牙文版。讓全世界喜歡老子思想的人,能夠對道德經有個新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