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四川 文昌廟 武侯祠 都江堰 三星堆 簡介》 / 文 : 袁頌安

 

我在上海立達學院工作期間,由於東家顧氏家族除了已經在上海、重慶二地開設了「富安百貨公司」外,2004年12月中旬「富安百貨綿陽店」開幕,我們一批來自美國、台灣、中國各地的親友,應邀至四川綿陽觀禮。我們夫婦在12月17日參加了「綿陽富安百貨公司」的開幕儀式後,第一次到四川的親友,在顧四爺建東校長和六爺懐祐董事長的率領下,十數人組成了一個旅遊團,由前重慶市書記、四川政協副主席孫同川先生 、廖倫元祕書細心安排下,於12月18日至21日𣈱遊:梓潼七曲山文昌廟 、成都武侯祠、都江堰二王廟、廣漢三星堆 ⋯

位於綿陽梓潼縣七曲山的文昌廟,是我國文昌文化的發祥地。歷來被稱為「文昌帝鄉」,有「文昌祖庭」之譽。這間大廟始建於我國晉代,是紀念道教主流全真派張亞子先師的聖地,張師後來被封為「文昌帝君」。文昌廟在元、明、清經過多次擴建,因此具有三個朝代的不同風格,所以成了研究元、明、清三個朝代建築史的重要依據。廟中的「𣁽星樓」,供奉著一座𣁽星塑像非常有歷史,「𣁽星點斗 獨占鰲頭」,是主宰文運興衰之神。因此七曲山文昌廟也成為萬千學子供奉祈福之所,香火鼎盛。所以也有了「北有孔廟 南有文昌」之說。

成都武侯祠久仰大名,這是我們中國唯一一間君臣合祀祠,是由武侯祠、漢照烈廟及惠陵合組而成的。人們由於對武侯諸葛亮的崇敬,習慣將三者統稱為「武侯祠」,素有「三國聖地」之稱。武侯祠中,有歷代名人的稱頌對聯甚多,我對沈尹默集杜甫詩,題在二門的簡潔有力的一付對聯印象深刻:「日月同懸出師表;風雲常護定軍山。已知天定三分鼎;猶竭人謀六出師。」

都江堰

都江堰是我國古代建築,一直使用至今的大型水利工程。都江堰在岷江上游340公里處,是我國戰國時代秦國蜀郡太守 李冰父子主持始建的,兩千多年來一直發揮巨大的利國利民的作用。李冰父子治水要訣:「深淘灘 低作堰」、「遇灣截角 逢正抽心」、「乘勢利導 因時制宜」的警句,崁在二王廟的高牆上特別醒目提示後人,令我們印象深刻,大家紛紛拍照留念。

三星堆遺址的文物,讓我們瞭解我國長江流域在上古時期,也和黃河流域一樣有高度文明。三、四十年前,發現了三星堆遺址的一、二號祭祀坑,由此古蜀文明轟動天下。近來三星堆又發現六座祭祀坑,出土文物有五百餘件。三星堆 遺址位於四川省廣漢市的三星堆鎮,由於古域內有起伏相連的三個大土堆而得名,有「三星伴月」的美名。遺址年代為公元前2800年至公元前1100年,屬青銅時代文化遺址。證明長江流域在上古時代並非蠻荒之地,而且與黃河流域一樣有高度文明。

古蜀文化遺址三星堆出土的文物,是寶貴的人類文化遺產,在我們中國的文物群體中,屬最具歷史、科學、文化、藝術價值和最富觀賞性的文物群體之一。這批出土的古蜀文物中,有高2.62公尺的青銅大立人、有寬1.38公尺的青銅面具、高3.95公尺的青銅神樹,以及各類玉石器、象牙器、陶器 ⋯ 最近挖掘發現的一張黃金面具殘片,寬23公分,高約28公分,重量280克。推估完整的面具重量應該超過500克,若能夠發現完整面具,將會成為目前中國所發現同時期最重的金器。

目前中國國家文物局,已經確定「川渝地區巴蜀文明化進程研究所」,作為重大項目。以三星堆、竹瓦街、小溪、城壩等遺址為重㸃,深入研究川渝地區文明演進及融入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總體格局的歷史進程。

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考古學教授 Rowan K. Fldd 傅羅文,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三星堆遺址是瞭解東亞早期歷史的主要窗口,讓世人瞭解到「中國文明」是由多種極具地方特色,又互相關連的早期文化交織而成。如今更有專家研究報告,指出三星堆出土的古蜀文物,和彜族有相當的關係 ⋯

由於三星堆博物館,眾所矚目,也帶旺了四川廣漢市週邊地區的旅遊事業。眾多遊客特別前來一睹神祕的「古蜀文明」,大大增添了旅遊商機。我們這一批外來觀光客,參觀了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對於中華文化的螎合交織,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和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