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在美国豪赌1亿美元的神秘人 和土崩瓦解的华人赌神江湖

背着1亿美元豪赌的神秘人

2021年11月8日,根据美国媒体《每日邮报》的报道:洛杉矶一家赌场被处以50万美金巨额罚款,背后原因竟是因为一位神秘玩家。

这位曾背着1亿美元在美国赌场豪赌的神秘人,牵起了一段赌场往事。

曾经接待这位神秘人的是美国洛杉矶贝尔花园的龙凤大赌场(Bicycle Hotel & Casiino),因为没有按照规则上报,不得不支付了50万美元来与检察方达成不起诉协议。

这件事发生在2016年,龙凤大赌场接待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神秘富豪。

这位富豪在8个月的时间内,来这里100多次,每次都在贵宾室里玩百家乐,出手豪爽,挥金如土。每次都专门有一位助手帮他兑换筹码,有时从账户提取现金,有时甚至直接背着一大袋现金前来。

在这8个月时间里,这位助手一共帮他提取了1亿美元现金用来豪赌。

根据美国的法律,赌场必须记录并向政府报告任何一名客人在24小时内涉及超过10000 美元现金的交易详情。但这间赌场只是将那名助手的信息报告了上去,并未提及背后真正的玩家。这次美国的检察机构查处了赌场的违规申报,才将这位神秘玩家的事情抖了出来。

一时间,大家都在猜测这位神秘玩家是谁?

有人猜是某位互联网大佬,也有人猜是身份更为敏感的人物,还有人猜是地产商……总之能够在美国提取1亿美元现金拿来豪赌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富豪。

5年前,在华人赌神江湖里,这位神秘玩家也曾有一席之地。而如今,他的身份依然神秘,华人的赌神江湖,也已经土崩瓦解,不复当年的风流。

2、华人赌神江湖

90年代的中国北方某小县城,飘散着烟草、瓜子、臭脚和笑声的录像厅里,大家正在为周润发扮演的“赌神”而痴迷,一次次BGM加持下的出场,一次次推出筹码,甩出最后一张牌绝杀对手,都让大家的肾上腺素飙升。

也是从那一刻起,澳门赌场、公海赌船,这些离现实生活那么遥远,又是那么迷人的东西,在一位少年的心里扎下了根。

小纪读完初中后就辍学了,他清楚自己不是读书的料,母亲在当地人脉广泛,放贷、典当、建材都有生意。就算自己不读书,将来也不愁找不到事做。

不过小县城安放不了大梦想,不久后母亲带着小纪来到澳门淘金,而小纪选择独自闯荡,去做了一名“叠码仔”。

所谓的“叠码仔”,主要的工作是给赌场拉客,如果能够拉来一位一掷千金的豪赌玩家,那么提成相当丰厚,不久之后就可以翻身。豪赌玩家们来澳门的时候不方便带太多赌资,“叠码仔”们就会当中间人借钱给玩家,而能借到多少钱,就要看玩家的身份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担心他们不还钱。

在当“叠码仔”期间,小纪遇到了一位一位来自上海的车姓富豪,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位贵人。这位车大官人,虽然也只是初中毕业,但是仪表堂堂,相貌不凡,娶了一位贵人的女儿,由此发迹。

车大官人手里有着取之不尽资源,但他在澳门不方便出面,需要找一个人代替他在前面干活,这个人就是小纪。

有了车大官人的提携,小纪和他的母亲在澳门开起了自己的赌场,营业第一年就赚了3.5个亿。

别看小纪的赌场在澳门来说只算小规模,但是来他这里赌钱的客人,可不乏名流显贵。毕竟他的后面,站着车大官人。

在小纪专门为豪赌玩家准备的VIP包厢里,国美的创始人黄光裕也曾经在这里“大杀四方”。当年的黄光裕,刚被评为“中国首富”,财富的暴增膨胀了他骨子里的赌性,成为了澳门赌场里的常客,华人赌神江湖里的“传奇人物”。

早在2003年,黄光裕通过香港前立法会议员詹培忠认识了“公海赌王”连超。在连超的邮轮“海王星”上,黄光裕输掉了几个亿,这些年在澳门,一共输掉了80亿。

按照澳门赌场的规矩,无论在哪个赌场,像黄光裕这样身份的人不用带现金,赌场都会给他们开额度,连超给黄光裕的最高信用额度达到2.18亿港元。一般黄光裕输钱之后,赌场会给他两个月时间从地下钱庄把钱转到澳门的账号。

正因为在公海赌博,洗黑钱,黄光裕东窗事发锒铛入狱。“公海赌王”连超也受到波及,几个月后,他在深圳投资的一家名叫“新冶会”的KTV,因为被查出有人吸毒遭到查封。

在此之前,“新冶会”一直是连超在深圳招待各路大佬的地方,这位赌王长袖善舞、出手阔绰,所以“深圳、港澳的黑白商三道都给他面子”。

不过经过黄光裕事件之后,连超在深圳的势力也被连根拔起,从此深南大道上,少了一位“呼风唤雨”的华人赌神。

正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更领风骚一两年。

黄光裕之后,又一位商界大佬,坐到了小纪的VIP赌桌前。他叫刘立荣,他创办了一个手机品牌,叫“金立”,曾请刘德华代言,在国产手机中也曾红极一时。

不过这一次,赌神江湖的故事没有发生在澳门,而是在大洋彼岸的塞班岛。

原来此时的小纪,早已经把业务拓展到了国际上,在塞班岛,他和母亲投资兴建了一座豪华赌场,名为“皇宫”,里面也确实富丽堂皇,纸醉金迷。

2017年,这座“皇宫”迎来了贵客刘立荣,比起黄光裕,刘立荣的“战绩”更加触目惊心。

他来这家塞班岛的赌场两次,共输掉超过100亿元。第一次输掉了20亿,第二次,当朋友得知他又去了VIP厅,急忙跑来劝他回头,却发现晚了一步,他已经把案头堆积如山的筹码,输了干净。

“最后一把牌,就一把牌,一次性输了7亿美金。”

100亿元,并不是刘立荣才能够自己私人账户上划出来的,大部分是挪用了金立的“公款”。被大量“抽血”之后,2017年上半年还盈利7.6亿的金立,几乎一夜之间,成为了“资不抵债”的企业,在破产的边缘“摇摇欲坠”。

刘立荣就这样在赌桌上,输掉了自己辛辛苦苦创业十几年才积攒起来的家业。

华人赌神,悔之晚矣。

3、土崩瓦解,再无风流

2013年,是澳门自开赌场以来,博彩收入最高的一年,达到了3618亿澳门元。自此之后,盛极而衰,如今一年不如一年,2020年更是跌倒了只有604亿澳门元,当然疫情的影响非常大,但是在疫情还没开始蔓延的那几年,收入也大不如巅峰时期。

从2014年开始,曾经的赌神电影系列连着几年拍了三部,尽管周润发、刘德华、张家辉这三位卖力演出,但依然找不回当年的感觉。那张除了没有周星驰,造型上都在向经典致敬的海报,也更多是一种“卖情怀”的沧桑。

想当初,澳门和香港联手打造的华人赌神江湖,是何等奢靡。

在澳门赢了钱,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声色犬马”,赌场外面的桑拿、夜总会、嫩模,任你潇洒,坐上船再去到香港疯狂购物,最不爱看的就是价格,因为赢来的钱,花起来就是纸。

而在VIP包房里,赌神玩家们随手就推掉面前的筹码,那数值可能是普通人一辈子奋斗的财富。输赢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事情。

“如果一个人带着1亿进来,之后换一张赌场开出的1亿的支票,结果这笔钱就变得有来源证明,说是赢回来的,钱就变得干净了。”一位知情人曾这么说。

不过我觉得把钱洗白还不算是最高级的,最高级的是通过赌场,把钱散出去。这样追查起来,就说在赌场输掉了,谁还有办法要回来呢?

当然,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都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得无效。华人赌神江湖也土崩瓦解,风流不再,澳门更不再是洗黑钱的天堂。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