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猫头鹰,270°的智慧化身

不少人对猫头鹰情有独钟。记得小时候,和大院里的孩子们天天去守着一颗老树,盯着树洞直到眼发酸,最终,几个新孵出的猫头鹰小毛绒球探出头,大家一派欢天喜地。

猫头鹰有200多“款”——除了南极洲外遍布全球:从最小的姬鸮(和麻雀差不多),到最大的雕鸮(身高75,翼展1米8,干翻老鹰的水平),体型差距能有100倍。

这几年,随着人类活动减少,城市公园里,又能看见猫头鹰了。

我们身边常见的猫头鹰大多数都是夜间或黎明/黄昏时活动,喜欢白天藏在窝里睡大觉,因此,主宰黑夜的它们难得一见,独特的叫声到是传的很远。听其声,觅其踪吧。

和雄性妖艳的鸳鸯、孔雀等鸟类相比,我们无法分辨出猫头鹰的公母,长得都一样,雌性的个子会更大一点。无论什么样的猫头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凝视着你的大眼睛,透露出超然的智慧。

一切都要从眼睛说起

我们的许多判断都是基于外表的,“这人长得,看着聪明”,人与智慧的联系肯定和外貌有关,尤其是眼睛,动物也一样。

说猫头鹰目光如炬,没人会反对。但,猫头鹰没有周边视觉,它们的眼睛固定在眼窝里,所以必须移动头部才能看到周围的环境。

通常,视角范围越大,越有助于躲避敌人/发现猎物。为此,猫头鹰进化出了能将脖子转动270度的能力,这给我们留下了一种没有什么能逃过它注意的印象。

我们人类头部和颈部的突然运动会威胁生命,但猫头鹰却不会,它们是如何做到的?

宵小鼠辈

说白了,有两点。一,颈部走血管的骨头里面空间大,有缓冲;二,头部屯的血足,转来转去不会眼前发黑(人的动脉分支时往往变得越来越小,而猫头鹰头部的血管变得越来越大,从而形成血库)。

这造就了猫头鹰在古希腊的崇高地位:智慧女神雅典娜,经常被描绘成要么抱着一只猫头鹰,要么让一只猫头鹰坐在她的盲区,这样她就能看到全部真相。

地地道道的暗夜魔王

智慧的代表,肯定不能在战斗只用蛮力。作为猛禽,猫头鹰的捕猎异常轻松,它们被比作“暗夜魔王”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说猫头鹰出色的夜视能力、敏锐的听力和锋利的爪子还不够“魔”的话,它们还进化出另一种能力,能让猎物被恐惧感一下攥住心脏——无声飞行。

绝大多数鸟类的飞行羽毛有直边,在空中飞行时会发出声音;而猫头鹰则不然,它们的飞行羽毛有梳子状的边缘,相互交错,几乎完全消除振翅的响动。

这种进化的收益很明显——当猫头鹰从天而降扑向猎物,比如老鼠,往往会被毫无征兆的死神吓得呆站不动……猫头鹰的捕猎成功率在80%左右,而某些地区的雕鸮,在全年捕猎的记录中,更是超过了85%,这是会羡慕死其他猛禽的极高效率。

“魔”的代价

万事皆有利弊,猫头鹰无声飞行的羽毛不防水。夜间降雨意味着饿肚子,而长时间的降雨,对它们来说是灾难。

这种被雨淋湿后傻呆呆的样子,让人怀疑猫头鹰是否真的有那么聪明。

我们人类可以做套题测测智商,而动物专家们也给鸟类出了一套测验题,以测试其认知能力(这些测试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因为它把拟人假设叠加到了其他生物的行为上)。

智慧,深不可测

撇开有待商榷的部分不谈,测试一直显示鹦鹉,以及鸦科的成员是最聪明的。而猫头鹰甚至不在聪明鸟类排行榜上。

一些训鸟人也不觉得猫头鹰聪明,你瞧,鹦鹉可以学人说话,喜鹊乌鸦可以帮忙捡回东西,而想要训练猫头鹰做一些最基本的任务都没戏——猫头鹰只是坐在那里,对训练员越来越疯狂地哄骗无动于衷。

所有人类认为聪明的鸟,都是群居、社交性的,因此上,“会来事儿”。而猫头鹰喜欢独处,求偶期之外,很少互相交流,它们的智慧全都用在视觉、听觉和捕猎技巧上了。

知识不值钱,小聪明谁都有,然而智慧就是一种境界了。

想起英国诗人的名句“Knowledge comes, but wisdom lingers”——知识如流,唯智慧长存。

猫头鹰满足于自己的特立独行,而对于那些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类,猫头鹰不会麻烦自己去迎合,也许这才是智慧的真正标志。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