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慶平專欄

追念莆田才子陳裕清先生 / 李慶平(前中國廣播公司總經理)

 

一九七二年,我在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快畢業時,進入中國國民黨中央四組工作,當時的主任陳裕清,是一位溫文爾雅的學者型長官,在他接任四組主任前,是一位老報人。抗戰勝利後,他增任福建中央日報總編輯,1950年代到紐約,任中央日報駐美特派員,也在此期間獲得紐約大學政治學碩士及聖若望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

一九六八年他在美國發表了一篇“國民黨應往何處去”的文章,獲得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的賞識,推薦給蔣中正總裁,蔣總裁與裕清先生深談了一個小時,不久即發表他為中央四組主任,主管國民黨文宣工作。

裕清先生任職四組期間(1968-1972),正是中華民國面臨國內外多重壓力的時候。一九七O年初有保釣運動,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一九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北京,台灣內部民主思潮風起雲湧,多年未改選的國民大會代表及立法委員,成為反對勢力要求改革的主要訴求。

1972年美國尼克森總統訪問北京,上海與周恩來發表上海公報,台北,華盛頓,北京的三角關係在大幅度的變化中。陳裕清主任以中央四組主任身份發表談話,”兩岸關係是生活方式與制度之爭”,在當時是很先進的提法。

在中央四組工作期間,我還有一項特殊工作,因陳主任是中央宣外小組的執行秘書,命我為他的秘書做記録。當時宣外小組的召集人是總統府張群秘書長,其他成員是外交部長周書楷,僑委會委員長毛松年,陶希聖,黨秘書長張寶樹,中央四組主任陳裕清等人。宣外小組不定時開會,主要是對國際局勢,外交,僑務有了重大事件,進行討論。由於我做紀録,也增加了見識,受益良多。

一九七二年我到四組第一室任職,擔任助理幹事,總幹事是龔聲濤先生,主要任務是各大報系的聯絡工作及國際新聞宣傳,任職不到六個月,中央黨部組織架構改組ˋ,陳裕清主任調任海外工作會主任,即原來的中央三組,而中央四組改為文化工作會。新的主任是吳俊才先生。我做了吳主任三個月的機要秘書,被調到海外工作會,參與聯繫海外黨部及文宣工作。

在中央第四組工作期間,我參加了中國國民黨十屆三中全會大會,親睹蔣中正總裁的威儀,對於只有二十六歲的年輕人來說,是一個非常難忘的經歷。

一九七二年九月,我在海外工作會第一份任務,就是重新編撰釣魚台資料,這本書正式出版之前,陳主任要我先和外交部北美司司長錢復聯繫,請他過目同意後,才能出版。這是我第一次和當時全國知名的才子錢復先生的初次接觸。

一九七三年四月,我看到原三組的檔案中,有一份一九六九年鄭彥芬主任任內,有關對海外派遣幹部的計畫。我請教老同事為何這份計畫沒有付諸實踐?被告知因為黨中央經費無著落。我因此又另行擬了一份新的訓練及派遣計畫書,獲副主任曾廣順,及陳裕清主任的支持及核可。

第一梯次的訓練計畫,對象是台大,政大的十位僑生同志,我當班長,借用情報局三重埔訓練基地受訓了一個月,最令人難忘的事是,我們學習到如何寫情報,雖然海外工作的重點是群眾及文宣的工作,但是如何匯集僑情,必須要有判斷真實情況的情資素養。

受訓完畢,海外工作會確實沒有經費外派幹部,結果這些僑生同志,部份被大陸工作會(原中央六組)派遣到東南亞工作。

一九七四年,我奉命又擬了一個訓練和派遣計畫,此時陳裕清主任指示,將來要派到南越做華僑的群眾工作。但招募同志來受訓事,並不順利,初期只有兩位救國青年幹部來報名。因人數不足,陳主任要我到各大學研究所,及報社,電視台等機構,去找有使命的年輕同志加入。最後終於有十位年輕同志願來報名,其中包括鄭安國,張良任,胡志強(剛獲美國南卡州立大學國際關係學碩士,返回台北),張軍堂,吳肇南,陳伯豪,蔡錦郎等人。受訓地點改到外交部基隆路的非洲農耕隊訓練中心,為期一個月,我也參加了此次的訓練。訓練課程是以國際情勢的分析,黨的海外僑運,學運政策及對群眾做工作的要領為主。

訓練完畢,正要分發到南越,但越戰結束,原有的派遣計畫改為美國,英國為重點,以因應保釣運動,退出聯合國後的情勢。主要工作是爭取海外學人,留學生的向心力。

一九七五年,我原被派遣到夏威夷,接任國父孫中山先生在當地成立的中文日報任社長兼總編輯,但在出發前兩星期,突然接到命令,改派赴美京華府。

一九七O年至一九七三年,原在華府大使館主管黨務及安全業務的是梅可望博士(後來曾任東海大學校長),副手是吳化鵬(1974年回台後,曾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一九七三年梅可望調任返台,由安全局派汪希苓副局長,為駐華府特派員主管安全,黨務部分則無人接辦,改由海工會派任。

一九七五年五月我抵達華府時,職位是海外工作會駐華府書記,但要參加駐美大使館內的華興小組會議,當時華興小組執行秘書是李文凱先生,他曾任職於救國團,李先生退休以後,我在一九八三年開始兼任執行秘書的工作。

在一九七五年至一九七八年陳裕清主任任內,海工會先後在倫敦,華府,馬尼拉,紐約,亞特蘭,休士頓,芝加哥,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建立學人及留學生黨部,負責人大部份都有碩士學位。學人與留學生黨部與海外各大城市的華僑黨部是不同系統,華僑黨部是在縂理孫中山時代己存在,已成為僑居地社團之一,如紐約總支部,舊金山縂支部,香港總支部,東京總支部,漢城(首爾)總支部等。除香港總支部有特殊的功能外,其他總支部是屬於社團的功能,經費大部份自理,在對日抗戰期間曾對政府抗日工作有重大貢獻。而海外學人,留學生黨部則直屬中央,經費來自海工會,在轄區內的工作,聼命海工會的指示。此一具有戰鬥力的黨部是不公開的,內部是以化名與海工會來往,華府學人,留學生黨部化名是華自強,後改鍾華雄。這些具有一定功能及戰鬥力的黨部,皆是在陳主任仼上奠定基礎。

1977年陳裕清主任缷任後,常住紐約,在聖诺望大學兼課,仍以書生報國,常在中央日報寫有關國際局勢的專論,1991年在紐約成立北美華文作家協會。

1998年陳浴清先生辭世,中國國民黨章孝嚴祕書長在台北中國廣播公司大禮堂為陳裕清主任舉辦追思會,他生前好友及部屬一百餘人皆來參加,緬懷這位對黨有貢獻的先進。

我因政大外交研究所畢業後,即追隨陳裕清主任工作,也改變了我一生的事業方向。

陳主任是福建莆田人,在當地也頗負聲望,他的族人,以他為榮,稱他為「甫田才子」,當地政府整修他的故居,定名為「陳裕清故居」,為莆田一景。現余也年邁,每思陳主任的教誨及其為人處事之方,莫不令人景仰懐念。

Categories: 李慶平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