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小青蛙和大狼蛛——与狼共舞,凭自身实力勾肩搭背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五毒教绝对是一个亮点配角频出的帮派,在神秘、狠辣的外衣之下,五毒教每一个人物角色都活得充满热情,活得很真实。

在五毒这个门派里,“蛊”代表着至高的毒性,记得描写最细致的要数袁承志带着青青看“五圣大战”那段:把蛇、蜈蚣、蝎子、蜘蛛、蟾蜍关在一起,分出高低,胜者为王。

袁崇焕有一个朋友邝湛若,广东名士,曾游瑶山,为瑶女掌兵权者云氏作记室,作有《赤雅》一书,其中“僮妇畜蛊”一节云:“五月五日,聚虫豸之毒者,并置器内,自相吞食,最后独存者曰蛊。

小时候第一次看到这里,很奇怪,软啪啪的蜘蛛怎么可能打得过青蛙、蛇?

长大了才知道,别说蟾蜍、青蛙了,蜘蛛吃蛇甚至是自然界很常见的一幕,蛛网的粘度和韧性远超我们的想象。当然,更重要的是毒牙。那些不结网的蜘蛛,一旦咬住蛇并分泌出强大的毒液,蛇也就安息了。

在南美,一些狼蛛的食谱上几乎只有蛇和青蛙这两道菜。然而,妙趣横生的自然界总能打脸我们贫瘠的想象力——

一种无毒无害、弱小无助的青蛙真正意义上做到了“与狼共舞、与虎同眠”,它们和爱吃青蛙的狼蛛每天生活在一起……

与狼共舞

当粉红的暮色穿过亚马逊雨林树冠时,先是一只,然后两只,三只小蜂蛙(Chiasmocleis royi)从一个洞穴中出现,在布满树叶的林下一跳一跳地溜达着。

就在它们爬出的洞穴下面,在同一条黑暗的隧道里,一队大约十几只个子还小的狼蛛(Pamphobeteus sp.)陆陆续续地从洞里爬出来。

随后,狼蛛幼崽的母亲出现了,将恐怖的气息散布到四周——它能很好地保护这些幼崽,纤细的大长腿、巨大得毒牙能够轻松制服蛇、鼠和青蛙。

但是,蜂蛙毫无身处死境的窘迫,反而是走得更近了,零食一般的它们距离蜘蛛的大嘴巴只有几厘米。

两个明显的敌人之间出现了奇怪的平静场景:友好的同居者,勾肩搭背的伙伴。

奇怪的共生关系

这种戏剧性的场面背后是什么道理呢?

狼蛛是典型的夜间伏击捕食者,它们会等待数小时的机会来突袭几乎任何它们能够制服的动物。

狼蛛的大颚附近有一些高度敏感的附属物——触须,这些触须读取着空气中的压力波和微弱的化学信号,按游戏词语的说法,类似【感知】或者【索敌】,像雷达一样明明白白的告诉狼蛛猎物在哪儿。

然而,不管一只蜂蛙离狼蛛有多近,它完全被狼蛛无视了。

根据观察到的记录显示,这背后的原因全凭小青蛙自身的实力——蜂蛙:我很难吃!

观察记录显示,那些尚未适应奇怪同居者生活的幼年狼蛛会猛扑蜂蛙,小狼蛛像捕捉别的青蛙那样,用前足把蜂蛙抓起来往嘴边送!

然而,一旦嘴接触了蜂蛙,尝到味道,狼蛛就会立刻停下来,不把尖牙插进蛙皮,而是:he,tui~!蜂蛙被扔回地面。

全靠难吃

狼蛛非常不喜欢蜂蛙皮肤分泌物的味道。

单方获利,还是互相帮助?

在这种奇妙的共生关系中,蜂蛙显然能从狼蛛那里获益。

狼蛛的地下巢穴不仅提供了一个凉爽、潮湿的环境,蜘蛛和青蛙都可以在那里度过亚马逊河流域的炎热日子。同时,母狼蛛会积极地保护自己的巢穴免受捕食者的攻击,这当然也包括了那些可能吃掉蜂蛙的物种。

狼蛛是否从这种关系中受益尚不能确定,但通过蜂蛙的饮食习惯,研究者推断——蛙可能有助于清除洞穴及其周围的蚂蚁、苍蝇幼虫,和其他可能会伤害狼蛛卵、幼仔的虫子。

这种“炼蛊”后的共赢,不只发生在南美。在相隔十万八千里的斯里兰卡,也有青蛙和狼蛛这样生活在一起。这说明,这种奇妙的关系至少进化了不止一次。

自然界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还有无数有趣的、待发现的东西;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像是纯粹的敌人,也是有可能平安相处、共存的。大自然的炼蛊,不一定非得九死一生,人类世界也一样,大家一起好好活下去吧。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