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半个世纪前,美国如何爬出的大通胀?

大通胀及历史

滞胀,就是经济增长停滞与通胀并行。美国人对此有谈之色变的记忆,从1965年到1982年,美国经历过一次长程的通货膨胀期,其中70年代是典型的滞胀。

20世纪下半叶这轮的大通胀,是决定性的宏观经济事件。历时近二十年,二战期间建立的全球货币体系被抛弃,期间经历了四次经济衰退,两次严重的能源短缺,以及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工资和物价管制。沃顿商学院的知名经济学家西格尔(Jeremy Siegel)把这称之为,“战后美国宏观经济政策的最大失败”(Siegel 1994)。

不过像很多失败是成功他娘亲的故事一样,那段经历孵出来今天指导美联储和世界其他中央银行货币政策规则的蛋。

60、70年代的美国,经历着经济上的过山车。60年代末期,约翰逊总统大举推进扩大福利的政府计划,给已受越战拖累的国家财政加码新压力测试;之后,美国经济又马上转接70年代的货币政策巨变。

70年代的大通胀,触发点是美联储采取了货币供应过度增长的政策,简单说就是印钞。当时流行一个“菲利普斯曲线”理论,就是在通胀与失业率之间做长期权衡,认为高通胀会帮助降低失业率。尽管经济学家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 1967)和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 1968)都对此唱了反调,但也无法改变这一想法已经成为当时决策者认定的主流假设的趋势。

此外,美元与黄金脱钩也是造成大通胀的一个坏影响。二战后通过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1944年7月在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签署)确定了美元作为中心且与黄金挂钩的货币系统。但是最终,他国持有的美元储备量超过了美国的黄金存量,美国无法以现有的黄金价格保持美元的兑换性,外国政府和货币投机者抓住了这一情况。

1971年,尼克松总统停掉了给国外中央银行美元换黄金的服务;之后这套战后确立的全球货币系统又残喘了2年,终于崩溃。于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工业化的世界中开始采取以不赎回的纸币为货币的标准。不过之后的历史证明,缺失国际体系的货币系统,也为一些国家操控其货币开了便利之门。

1970年代还有一个加深美国经济问题的重要因素,就是全球石油供应受中东局势影响,一再中断,导致物价全面飙升以及汽油短缺。也促使了浩浩荡荡的汽车工人大罢工,五万通用汽车公司员工走上街头游行抗议,成为美国劳资抗争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时也是美国工会力量最强劲的时期,系列的罢工运动为工人争取到了连续三年每年6.5%的加薪,以对抗当时在4.5%的通胀。但是这也促成物价迅速上涨转嫁给消费者,羊毛出在羊身上。

简单总结一下,美国那次的滞胀,问题初现于1964年,当时通货膨胀率为1%,失业率为5%;十年后,通货膨胀率超过12%,失业率超过7%;到1980年夏天,通货膨胀率接近14.5%,失业率超过7.5%。

决策者陷入对抗高失业率几乎肯定会推高通胀,而对抗通胀同样肯定会导致失业率飙升的恶性循环。整个70年代的中后期,美国笼罩在公众对经济和政府政策失望的情绪中。

直到1979年,美联储来了一位风格大刀阔斧的新主席,大才沃尔克(Paul Volcker)获得卡特总统任命,他将成为影响美国经济政策超过一个甲子长度的人物。

沃尔克施行改革时受到巨大压力,这种政治角度不受欢迎、但是经济手段上奏效的独立派行事风格,放在今天看难得。

此君也是个性人物,做美联储主席时候,他住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公寓楼,洗衣服还靠蹭弗吉尼亚外郊的女儿家的洗衣机。

沃尔克的做法是,将联邦基准利率(interest rates)提高到历史最高点,用紧缩性货币政策结束了美国两位数的通货膨胀。

简单说就是,随着利率上升,消费者倾向于存钱,因为储蓄的回报更高。这样可支配收入减少,经济放缓,通胀下降。

1980年3月份,沃尔克将联邦基准利率从10%大胆提升到20%,在当年6月份他又短暂地下调利率,但随后通货膨胀持续,于是他在12月又将利率提高到20%,并保持在16%以上。一直到1981年5月终止。

这种极端的利率上调整政策被称为“沃尔克冲击”。他确实结束了美国的通货膨胀,但这也造成了1981年的经济衰退,报销了卡特总统谋求连任的机会。一时美国的失业率达到近11%的峰值,不过通胀继续走低。久而久之,同比通胀率回到5%以下。

随着美联储实现对低通胀的承诺,失业率下降,80年代中后期,美国经济进入持续增长和稳定繁荣。

终结噩梦般的大通胀成为里根总统的成功政绩之一,但是任命通胀屠龙大师沃尔克的是卡特。那个时代从事公共服务的人,还有着把国家放在党派之上的底线。

通胀问题的未来

一个日新月异的社会意味着,不同时代面对不一样的问题,整个经济像70年代那样被石油石化能源动一发而牵全身的过往,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问题不同于当年,但是更加棘手。

通胀相当于对底层和中产阶级的加速掠夺,因为富人们总是比他们有更多对抗通货膨胀率,对冲风险的办法。经济的问题影响民生,也会转化成政治代价。

60年代阶段性地成功控制通胀,助力尼克松的压倒性获胜。而70年代因失败的货币政策造成的失控通货膨胀率,是卡特失去连任的重大原因。

越来越多的声音把拜登称为卡特2.0,甚至更糟糕。

拜登此前还曾经想推二战以来最大手笔的财政计划,预算6万亿(点击前文),而美国近年联邦税收也就每年3.5万亿上下的水平。这将使美国公共债务在10年之中增加到GDP的117%,是个比二战一年后美国创历史最高纪录的国债GDP比例还要高的数值。如果当时通过了,我们现在会面临更为严峻的通货膨胀危机。

历史上美国70年代深陷滞胀泥潭,也是从60年代约翰逊总统的大财政预算计划开始触发的。

而美国这一轮的通胀危机的决定权,也不单在自己手上,很大程度取决于世界工厂的中国。重建制造业供应链,也不是个短期能解决好的问题。

80年代中后期,沃尔克因对里根政府财政赤字扩大和过度依赖国际投资的做法不满,两人开始不合。美国在送走大通胀的时候,也开始进入制造业供应链和资本市场全球化进程的新篇章。而后来的克林顿总统是那个加速师。

今天的华盛顿,还有多少能像沃尔克当年那样,把公共服务放在政治计算之上,正直清廉的人?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