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清代有关“毛人”的记载: 相传是秦人的后代,返祖成为野人

此事出自清代文人袁枚之笔,至于真假与否,因为年代久远,难以判断,姑妄言之,姑妄听之,权且当个传奇故事来看也就是了。

话说西北地区的妇女夜间小解,都是去院中茅厕,而不在卧房摆放尿盆尿桶,常常因为夜深人静而闹出一些事情来。

此文所说之事发生于陕西咸宁的一个村庄之中,村里有一对赵氏夫妻,新婚两年,尚无子女,小夫妻二人夫唱妇随,十分恩爱。妻子赵刘氏年方二十岁,肤白貌美,很有人缘,每次出门,丈夫必然陪同身边,表面上是保护妻子的安全,实际上的还是为了保护妻子的贞洁。当地常有马贼出没,经常做出掳人妻女的恶事,还有一种比马贼更让人感到害怕的东西,当地人称之为“毛人”。

一个夏天的晚上,约摸四更天时,赵刘氏光着身子到院中小解。这是平常之事,因此丈夫仍呼呼大睡,但过了好一阵子,丈夫伸手一摸,身旁并无妻子,顿时感觉不妙,翻身坐起刚要喊妻子的名字,就听到院中有哗啦啦的声响。他担心妻子出事,也顾不得穿鞋,拎起一根棍子,光着脚跑到院中,借着月光一瞧,只见妻子赵刘氏趴在墙上,两只手紧紧地扒住墙头,惊恐地朝着他呜呜叫。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院墙外面拽妻子的腿,快速拉开门闩打开院门跑到院外,只见一个浑身红毛的怪物在用力扯拽妻子的一条腿。他救妻心切,顾不得害怕,举起棍子朝着个红毛怪物打下去,一边猛打,一边大声呼救,希望邻居听到他的呼救声,快些出来帮忙。

然而那个红毛怪物似乎不怕打,嘴中发出嗷嗷的叫声,任凭他的棍子打在身上,仍不肯松手放过赵刘氏。

丈夫见棍棒无用,于是跑进院中,抄起一柄柴刀,想要用柴刀砍断红毛怪物的手救下妻子。但等到他举着刀再次跑出去时,红毛怪物已经将赵刘氏从墙上拽下来,扛在肩头,疾跑如飞,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这时候才有几个邻居出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他央求邻居帮忙把妻子救回来,邻居不知道掳走赵刘氏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因此全都担心贸然去追反受其害,劝他等到天亮后再去找寻。

天亮后,二十几个壮年,手持鸟枪长矛,结伙跟他一起去寻找赵刘氏的下落。顺着时隐时现的大脚印,一直走了二十多里路,终于在一处树林中找到了已经死掉的赵刘氏。

可怜赵刘氏,死状忒惨了些,浑身满是抓痕、咬痕,肩头皮肉被咬下一块,隐约可见森森白骨,下腹与两腿之间,好大一片血污,显然遭受凌辱所致。在她的嘴巴里面,被塞满了泥土,这便是她见到丈夫时,不能呼喊的原因。

此事随即通报官衙,官衙派人查过后,认定这件事并非马贼所为,而是毛人所为,在当地并非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原先也有几户人家的女子被毛人掳走,死状与赵刘氏几乎一样。

官府随即召集全县境内的所有猎户,并且贴出悬赏告示,有能捉拿毛人者重赏。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半年过去了,仍旧没能抓到毛人。倒是有猎户看到了毛人的样子,说是似人非人、似猴非猴、奔跑速度很快,就连猎犬都追不上。

当地有老者说,自秦朝覆灭之后,当地就有了毛人的传说,有人甚至认为毛人就是毛民,是先秦人的后代,由于常年躲藏在荒无人烟的区域,因此已经完全不会说人话,也出现了返祖现象,变得不像人,而更像猿猴。他们不但喜欢掳走女人,也喜欢掳走小孩抚养成自己的孩子,总之遇到毛人,一定要小心为妙。

无独有偶,纪晓岚也曾写过有关毛人的笔记,他自称前往陕西访友时,碰巧听说当地的猎户捕杀了一个毛人,出于好奇,便撺掇朋友一起去看。只见毛人的体型高大,浑身长满红黄相间的短毛,长相十分凶恶,脚掌和手掌都比常人要大很多。当地人也说,毛人是秦人的后代,由于常年不跟人接触,因此返祖成为野人。

至于袁枚和纪晓岚所说之事是否属实,还是那句话,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信则有,不信则无,没必要较真。但以笔者的个人观点来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界各地都曾出现过野人的传说,甚至还有人拍到了野人的照片,或许深山老林藏有野人的说法并非无稽之谈,极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