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要聞

李慶平專欄 : 人品高節,志向恢宏 — 陳立夫為教育奠百年基業 / 文:李慶平

一九四九年以前,陳立夫是國民黨內的最重要領導幹部之一,是蔣總裁身邊的黨務核心要員,他們家族是革命世家,二叔陳英士於辛亥革命初期,與黃興同為孫中山先生的左右股肱,與蔣中正關係密切,是蔣中正結義之兄, 將蔣中正引薦於孫中山先生, 而蔣提拔陳果夫,陳立夫兩兄弟。

   陳立夫27歲即出任蔣總裁的機要秘書,深得信任,29歲任中央黨部秘書長,是國民黨史上最年輕的中央黨部秘書長,負責人事及組織工作。1931年時年31歲的陳立夫任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部長。
    陳立夫對近代中國最重要的貢獻,是在奠立教育制度和維護中醫於存亡續絕的為志。1938年陳立夫38歲時任教育部長,正是抗戰最艱辛時刻。陳立夫堅持教育是百年大計,當時喊出「戰時如平時」口號,他任部長後的首要工作,便是主持了各大學內遷。遷得最遠的便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以及南開大學。初遷長沙,合設長沙臨時大學,再遷蒙自和昆明,改稱西南聯大,西南聯大後來也創造了中國教育史的一個奇蹟。陳立夫在國族危亡之際,為國育才,培育後來兩岸國族發展的人才命脈,居功甚偉。
    陳立夫任部長時期另外實施「貸金」政策,由國家借錢給學生念書,成立了「貸金」,也就是現在的助學貸款,來幫助學生唸書及出國留學,造就許多現代對國家有成就之學者。諾貝爾獎金得主楊振寧、李政道二位就是其中受惠者。另外大學全國統一招生制度、全國各級教育、師範教育培訓制度和教師退休金制度以及教師節等,也都是他任教育部長時創立的。
    在烽火連天的歲月,陳立夫還做過一件當時看來似乎不急,卻是影響深遠的事。為了獎勵外國青年研究中國的語文、歷史和文化,增進對中國的瞭解,1944年,中國在英國的牛津、倫敦,美國哈佛、耶魯、芝加哥、哥倫比亞,印度的加爾各答等十來所大學,共設立了50個名額的獎學金,每年每個名額提供1500美金。凡是在這些大學肄業的非中國學生,選學中國語言、歷史、政治、經濟、地理等學科一年以上,有相當成績者都可申請。以後又擴大到英國劍橋、美國史丹佛等多所名牌大學。
    這一獎學金專案延續到1948年大陸淪陷前夕。享受過這一獎學金的學生中,出現了不少漢學家,其中如耶魯大學的名教授吳克 (Prof. Richard L. Wallker)、曾任哥倫比亞大學副校長的狄百瑞(Prof.W.T.Debary) 等。
    大陸淪陷後,陳立夫面對檢討究責的洶湧政局,一肩挑起怨懟,自願離開政壇,舉家離台灣,到美國養雞。他在美國十八年,除了養雞從事食品開發也完成了倫理哲學巨著「四書道貫」。
    1961年因其父親陳其亞先生病危,曾得蔣總裁電告,返國探親、奔喪,但是他隨即返美。1966年蔣總裁八十大壽,電邀陳立夫返國敘舊,並請他出任駐外使節, 但他都婉拒。後來在蔣總裁再三懇請下,他回到台灣定居,仍絕足政壇,專注復興中華傳統文化,著書翻譯,推廣中醫及辦學研究,倡導中西醫藥一體,惟中醫續絕學,中外同欽。
    而在國民黨內,他是最銳意兩岸和平共處、與和平統一的人士。他曾在國民黨十五屆中央評議委員會上,和立法院長梁肅戎共同提交《國共第三次合作,共議和平統一案》,具體建議:由連戰率團訪問大陸發表聲明,共同反對臺獨,朝向統一的道路前進;加強國共兩黨間的合作,籌組國家統一委員會,在兩岸互設辦事處,進行政治、經貿、文化、體育等各項交流活動;在最短期間內積極推動三通,增進兩岸人民感情,減少敵意,為兩岸和平統一奠定基礎。使兩岸和平,開創時代的大勢,可見陳立夫先生的遠見及為國家提供的心力。
    與陳立夫先生相識,是在我一九九二年回台北,擔任海基會副秘書長時期。因當時大陸人士來台訪問,大部分都要求拜會陳立夫先生,引為宿願。
    一九九三年首次有八位資深大陸記者抵台北訪問,應其之請,海基會安排了在陳立夫天母公館中與他們會見,相談甚歡。他們離台之日,陳立夫已經將他的墨寶送達,這八位記者大喜過望,我當時也深深感受到,陳立夫先生在大陸來台訪問的人士心目中的份量。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四日,大陸推遲海基,海協會的會談。我八月份適有機會到陳立夫先生天母公館拜會。席間他暢談有關鮑羅廷、周恩來相交的往事,並特贈我墨寶一幅,上書「同源交流,惟誠是尚」,以示對晚輩的勉勵,那年陳立夫先生九十六歲高齡。
    一九九八年我到中國廣播公司任職總經理,一九九九年我的政大老師、救國團主任李鍾桂,推荐我出馬競選並繼續她擔任已達八年的政治大學校友會總幹事一職,為校友們服務。
      我接任後第一件事就是替七十歲的朱堅章老師舉辦壽宴。朱老師是原上海復旦大學的高材生,在政大法學院教西洋政治思想史,他教學嚴謹,學養豐富,學生們都如沐春風。接下來第二件差事就是為陳立夫先生舉辦百歲壽誕。
     之所以由政大校友會來出面邀宴,是因1949年政大一些校友來台,曾受學校委託保管政大經費三千美元,同時也一起帶來台灣。就用這筆經費在在台北市估嶺街買下一棟日式平房,為來台校友暫居及校友會辦公地址。一九五o年代後期,又將這棟房產賣掉,在板橋和建築商合建了一棟樓房。校友會因此分得三層樓,又將其租給銀行營業,於是每月有十餘新台幣的收入,這就是政大校友會經費的主要來源。
    但政大校友會來台後,一直沒有向台北市或內政部登記(現己登記),成為聯誼性質的團體,會長是蔣中正總統,他也曾是第一任政大校長。一九七o年後,副會長就是陳立夫先生。一九九九年我接總幹事時,蔣中正會長已經在一九七五年辭世,校友會有一個不成文的傳統, 蔣中正總統是永遠的會長,因此沒有改選。陳立夫先生成為副會長以後,一直承擔會長的事務,在我當總幹事期間,每三個月要向他老人家報告政大校友會工作,所以我們就成了莫逆之交。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是陳立夫先生百歲壽誕,校友會祕書處負擔了舉辦陳立夫會長壽宴的責任。之前我們特別請劉光華學長幫忙,安排拜會在苗栗的前副總統李元簇先生,他曾擔任過政大校長,是曾任政大校長中最德高望重的耆老。李前副總統非常高興,同意主持陳立夫先生的壽宴。
      在籌備中,我們也拜訪了陳立夫先生,請他同意由校友會出面籌備壽宴.在他老人家欽然同意後,我們選了仁愛路的福華飯店百嵗壽宴場所,當天冠蓋雲集,席開五十桌,壽宴經費都由校友們集資出錢、出力,圓滿成功。
     我與立夫先生相差三十五歲,能有機緣為這位對國家民族貢獻重大的國士舉辦百歲壽宴,乃是一份殊榮。
2001年2月28日,陳立夫先生高壽一0三歲辭世,他一生為人高風亮節,是後人景仰的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