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要聞

吳玉山:國關理論看兩岸關係安全挑戰大 / 中评社

中評社台中9月7日電(記者 方敬為)針對兩岸關係安全風險,“中央研究院”院士吴玉山6日出席座談表示,以國際關係理論來套用兩岸當前情勢,從三大國關理論來看,包括現實主義、自由主義、建構主義去分析,皆可導向一個結果,就是兩岸之間的安全閥面臨巨大挑戰。

吳玉山為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與臺灣大學政治系合聘教授。

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與東海大學都市暨區域發展研究中心6日在東海大學社科院舉辦“2022兩岸關係青年營”,吳玉山受邀以視訊連線方式擔任講座,以“國際變局下的兩岸關係”為題,探討當前兩岸關係的安全風險程度。

吳玉山以國際政治三大理論,現實主義、自由主義、建構主義去分析。先就現實主義來看,強調國家是主要的行為者,並且在一個無政府的國際環境中追求安全與自保,當中又分為權力平衡論及權力轉移論。權力平衡論認為,國家在無政府的國際關係當中,會想辦法獲得權力平衡,例如當看到有個國家特別強,可能構成威脅,就要設法與其他國家合在一起對抗,以獲得均衡。

吳玉山指出,權力平衡論者認為,這個世界會否打仗,就看權力是否均衡,如果均衡狀態,沒有一方有能力打敗另一方,就不會打仗,推到極致就變成恐怖平衡,例如在核子武器的情況底下,雙方就不敢開打,權力均衡就會和平,不均衡就會戰爭。

他說,另一派權力轉移論認為,當權力只有一個霸主在的時候,才是最穩定和平的狀態,因為霸權能夠維持國際結構,可是當有另個強權出現挑戰的時候,就會產生戰爭。就兩岸之間來看,兩岸目前的權力失衡,種下衝突因子,外部的美中博弈,則在權力平衡與權力轉移之間擺盪,這也對台灣的安保形成風險。

吳玉山提到,美國因應態勢變化有不同的對中政策,中國大陸對西方戰略皆然,基本上美國與中國友善的時候,雙方政策是一致的,當美國拉攏中國大陸來對抗蘇聯的時候,台灣就被捨棄,但是當美國與中國大陸衝突的時候,卻是友台的。所以近年台美關係升溫,並非是因為台灣比較民主,或是因為民進黨執政,而就只是單純因為美中之間的權力衝突,這對台灣的安保形勢也將構成挑戰。

接著從自由主義來看,吳玉山說,自由主義認為,國家即使在無政府的國際環境中,仍可維持和平,當中包括制度和平論、商業和平論、民主和平論等理論。套用到兩岸關係來看,制度和平論探討兩岸有無辦法在一定的制度之下,因而使得彼此不會打仗呢?

他說,很不幸的,本來台灣在好多國際組織、範圍裡頭有正式身分,但是後來被中國大陸給取代了,所以台灣是否為有效的國際行為者?這是有問題。也就是說國際法不容易保護到台灣,聯合國不容易保護台灣,從馬英九後期到民進黨的二次執政以來,雙方的信心建立起的九二共識機制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制度和平論不容易實踐。

吳玉山指出,商業和平論也正在接受考驗,雖然它確實產生一些止戰的作用,可是現在美中新冷戰開始,美國正在推動與中國脫鉤,比方成立CHIP4就是美國、日本、韓國與台灣結盟,不要台積電與中國大陸做生意,現在的問題來了,以前不打仗的原因,有一個可能是因為兩岸的經貿關係緊密,一打仗會蒙受巨大損失。

他說,未來如果兩岸脫鉤以後,也就表示一旦打仗,也就沒有那麼多損失了,因為已經把彼此之間緊密的經貿關係以及既得利益給拿掉了,所以現在的商業和平論也在被劇烈的挑戰當中。

至於民主和平論,吳玉山說,該論調是指民主政體互不打仗,這本來就沒辦法適用在兩岸之間。最後在建構主義方面,則是認為理性自律的行為者仍可能不會衝突,建構主義給予國際關係最大的可塑性,認為國際體系其實就是一種文化體系,它可以衝突,也可以合作。

吳玉山指出,建構主義認為價值、身份的本身是可塑的,回到兩岸關係,建構主義導引到洛克文化、康德文化,甚至大陸有學者講的家人文化,就是所謂的兩岸一家親,可能透過文化認同也降低衝突機率。

可是,他說,在這裡最大的挑戰是,台灣的認同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從1990年代初期,那個時候還是以中國人的認同為主,到了2000到2010年代,中國人或台灣人的這樣一個認同,開始出現分歧,到了當前“我是台灣人”的認同更成主流,所以兩岸之間族群認同的分歧是加大,加上對岸的民族主義不斷的強化,台灣就被視為是走向分離主義與法理“台獨”,對岸加壓越強,台灣民意因為懼怕、反感而更加疏離,因而陷入負面循環。從國關理論來看兩岸關係,確實面臨巨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