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袁頌安專欄 :《藝術大師 何懷碩 何建中兄弟和我的緣分》/ 文 : 袁 頌 安

《行言記》我寫的這本書,是請摯友 何懷碩大師作序。序的一開始:「民國五十三年寒假,我參加救國團舉辦「歲寒三友」的大專青年團隊,地點在台灣中部霧社。我記得當年我們這個團隊約二十多人,共同生活在山上木屋中,大概有一星期或兩星期的活動。這二十來個熱血青年,來自台大、師大、成大、靜宜 ⋯ 是各校自願報名的各大專男女學生,短期相聚真是「親愛精誠」之至。大家以年紀論資排輩,我只記得台大一位僑生是大哥,師大歷史系 袁頌安是二哥,我排行第四,還有一位靜宜學妹王燕娣排行二十。活動結束,淚灑長亭,依依而別。後來大家還曾偶有通信或見面,但是終於難免勞燕分飛,漸漸失聯。只有 頌安兄與我成為一生的好友,至今超過半世紀。當年救國團的青年活動使我與 頌安兄結緣一生,前輩政治人物的遠見與德政,至今我們心存感念 ⋯ 」。我是這樣和懷碩大師認識結交的。

懷碩在《行言記》序文中把我捧得很高,我是愧不敢當。他說:「從理性一面來衡量,我與 頌安兄的友誼恆久而彌堅的原因,是因為我敬重他許多品行與為人處世的態度。 頌安兄為人公正厚道,信實可靠,又通達明智;他樂觀奮鬥,有耐心與恆心;愛國家,重情義;關懷體貼,擅長組織、領導,善於排難解紛。朋友中有他,便如沐春風,一團和氣。這些人格特質,人間本來不多,於今更是鳳毛麟角。有這樣的老朋友,真是人生的幸運 ⋯ 」。我們氣味十分相投,而且懷碩看事情比較全面深入,長於分析,因此 懷碩大師成了我人生方向的導師。我是否放棄當年在醒吾商專(如今的醒吾科技大學)、醒吾中學的高薪教職,遠赴海外任「海外華文教師」?去不去上海為老東家顧氏家族籌辦「上海立達技術學院」?可能會遭遇到的問題?能克服嗎?類似這些人生重大的決定,事先都和 懷碩兄徹夜商量研究,分析各種情況得失,他對我充滿信心 ⋯ 。他更是我粵語的啓蒙老師,民國五十九年(1970年)年初我考上了行政院專案的「海外華文教師」之職,有近三千人報考只錄取了二十名。僑委會在錄取的二十名海外華文教師中,我是第一個出國,派往中南美洲最具歷史規模僑校 ~「祕魯中華三民聯校Colegio Peruano-Chino Diez De Octubre」的海外華文教師,擔任僑校中文部主任。早年,在祕魯僑社非講粵語不可,懷碩連日指導我學習粵語的要點,更書寫了幾張講粵語的要訣備用 ⋯ 為我打下了基礎。到了袐魯僑社,勤學粵語。後來由於粵語流利,僑胞倍感親切,凡事事半而功倍,我對 懷碩兄十分感激。我和懷碩大師相交至今已達五十八年了,超過半個世紀,所以高攀他為摯友也自覺心安理得。
懷碩是廣東省潮安人,生於1941年11月3日。他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後來赴美深造,獲得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藝術碩士學位,回國後先後任教於文化大學、國立藝專、國立清華大學、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懷碩大師更是著名的畫家、大書法家、傑出的藝術理論和散文作家、名政論家。他著作等身,我拜讀收藏他的大作計有:何懷碩畫集多册、《十年燈》《煮石集》《孤獨的滋味》《苦澀的美感》《創造的狂娟》《大師心靈》《何懷碩文集》《申懷斌健 》⋯ 。他的畫作從中國傳統山水畫出發,但是他在構圖和種種細節上彰顯他創新的技法和觀點。他鼓勵他的學生,不只要跟從老師,更要自己發掘自己的藝術表現和語言。他特別強調藝術應該是具備獨特性,母體文化的傳承和反映所處時代的精神這三個要素。他藝術心靈的底藴既批判傳統泥古,更反對盲目崇拜西方。他真正是位有自己想法,學識淵博,造詣高超的藝術大師,對現代學術和創作有深切的影響,何其有幸 懷碩大師是我的摯友!我在上海立達學院退休返台定居後,每年春節大年初一,一批好友一定到懷碩「碧潭未之聞齋」何府拜年唔聚,吃飯歡談打牌。由於近三年新冠疫情肆虐,又有數位老友仙逝,停頓了兩年。懷碩是個能享受「孤獨滋味」的學者,更加埋頭著作,不日一定又有鉅著面世,我們十分期待。
2000年4月我由僑委會公職退休,8月應老東家顧氏家族之邀,到上海籌建「上海立達職業技術學院」。經過艱難曲折的過程,學院終於在2003年3月11日獲得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正式建校。隨即參加全國高考的招生,2003年9月8日第一屆447名學生,終於正式開學。立達學院第一任校長是原「上海第二工業大學」的王式正校長,工作了六年,因病請辭只擔任董事會的董事。第二仼校長是原「上海理工大學」酈鳴陽副校長,王、酈二位校長是上海職教界的一時瑜亮,立達學院能請到他們二位出仼校長,真是十分幸運。酈校長到任後由於學生人數大增,工作繁忙,不再兼任學院的書記,聘請非常能幹優秀的原 「上海理工大學」的黨委副書記 ~ 何建中君擔任。並由上海市教衛黨委、上海市教委任命。建中書記工作認真,通達明智,熱愛學生,深受全校師生尊重喜愛。他和 董事會 、酈校長合作密切,推動校務。
何建中書記到仼一個多月後,路過行政大樓貴賓接待室,偶爾發現牆上懸掛著一幅字體遒勁圓潤的書法作品,趨前細看欣賞,只見落款處是 ~「何懷碩」⋯,建中書記快步上樓,到董事會辦公室主任室,找我詢問答案。想不到此位大藝術家、大書法家「何懷碩」,竟然是他的嫡堂兄「何懷碩」!原來在「立達學院」建校後,何大師應我們創辦人顧大寧董事長之請,寫了論語上「己立立人 己達達人」的一幅墨寶,送贈立達學院,以為紀念。建中書記下班一回到家,馬上興奮地告知何大嫂和姐姐這段奇妙事由的經過,她倆也都嘖嘖稱奇。當晚即與在台北的懷碩大哥通電話,兄弟倆相談甚歡,直稱機緣太奇妙太巧合。
回顧上個世紀的50年代,何書記時在上海還是個小學生,懷碩大師則在武漢美術學院附中就讀 ⋯⋯。
因為祖父早逝,懷碩父親是家中長子,16歳就輟學挑起家庭重擔,建中書記的父親因此才得順利讀畢高小。 ⋯ 之後何父再提供學費讓老弟入學汕頭英華學校,從此打下了良好的英文基礎,使他終身受益。早在30年代,兄長又安排了弟弟到上海謀生。40年代哥哥嫂嫂移民香港,從此兄弟離別,再也沒能見面。遠在香港的長兄一家,在60年代,雖然經濟壓力很大,但還是不時接濟住在上海生活更艱苦的弟弟一家 ⋯ 。
改革開放後,1990年 懷碩夫婦到杭州浙江美術學院講學,特別安排到上海探望叔叔全家。久病的叔父精神倍增,為了這次骨肉相聚,夜不成眠,興奮不已,後來不久就仙逝了。但是懷碩、建中兄弟或在台灣或在大陸,多次謀面聯絡。更想不到建中書記,後來又成為台胞創辦的 立達學院的黨委書記,因此成就了我和懷碩、建中兄弟一份奇妙的善緣。
懷碩是民國30年1941年11月3日出生,今年11月3日是他80整壽的生日。謹以此文 祝壽。
恭祝 懷碩大師:  南山獻頌 海屋添籌 純嘏稱觴 歌興臺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