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頭條

墨西哥女科學家辛鮑姆有可能成爲首位女總統


墨西哥女科學家辛鮑姆有可能成爲首位女總統

【美南新聞泉深】墨西哥城消息:左傾資源民族主義者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斯·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總統最具曆史意義的遺産是,他將其政府視爲墨西哥曆史上的轉折點,他可能會讓一位女科學家當選爲墨西哥首位女總統。

墨西哥城市長克勞迪娅·辛鮑姆 (Claudia Sheinbaum) 是一位 60 歲的物理學家、環保主義者,也是洛佩斯·奧夫拉多爾的長期盟友,在他擔任總統期間她一直擔任墨西哥城市長,她暗示她已成爲 2024 年該黨候選人的早期領跑者,她可能比他還溫和。

民意調查使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的國家再生運動(MORENA)在總統競選中處于領先地位,民衆希望他連任總統,但墨西哥法律禁止總統連任,目前使選舉看起來像是執政黨自己的競爭者之間的戰鬥。

但總統的五名高級助手告訴路透社,他們毫不懷疑他最希望克勞迪娅·辛鮑姆跟隨他,因爲她最有可能在曆史上鞏固他的願景,即讓國家成爲社會變革的主要引擎。

前國家再生運動立法者洛雷娜·比亞維森西奧 (Lorena Villavicencio) 表示同意。

比亞維森西奧說:“克勞迪娅保證‘第四次轉型’的關鍵計劃將繼續下去。”他(奧夫拉多爾)的政府使用了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的綽號,稱其爲一個劃時代的轉變,可與墨西哥脫離西班牙獨立相提並論。

這位固執的社會保守派總統將他的權力基礎建立在更高的福利支出、國家對自然資源的控制和擴大武裝部隊的作用上,同時抨擊批評者腐敗和自私自利。

他與一些認爲他脫節的女權主義者發生了沖突。然而,他的政府和國會也見證了女性在這個國家的創紀錄參與度,長期以來,“大男子主義”文化一直被指責將女性置于從屬地位,並且對她們的暴力程度高于地區同行。

辛鮑姆指出了她讓城市對女性更安全並爲兒童提供免費日托的記錄,她希望更進一步,將她的候選資格宣傳爲墨西哥及其它地區的女性具有曆史意義。

比亞維森西奧說:“負責國家的女性將打開新視野,釋放其他女性的潛力。這將打破男性在公共生活中的壟斷。”

在不願透露姓名的情況下討論敏感問題時,助手們說,洛佩茲·奧夫拉多爾沒有明確表示他對辛鮑姆的偏好。根據他們與他的交往、他所說的話以及他們對政治發展的評估,他們認爲她是最受歡迎的。

他們指出,如果她的出價失敗,情況仍有可能發生變化。

辛鮑姆將自己定位爲連續性候選人,既是洛佩茲·奧夫拉多爾遺産的監護人,也是他意識形態的捍衛者,同時暗示她可以在一個被認爲對墨西哥發展至關重要的領域與投資者更好地合作:綠色技術。

她發誓要以刺激工業發展的方式提高可再生能源産量,從而解決制造商提出的擔憂,他們擔心在洛佩茲·奧夫拉多爾優先考慮墨西哥依賴化石燃料的國有能源公司的産出的推動下,他們將難以實現減排目標。

辛鮑姆告訴路透社:“我們國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擁有巨大潛力,墨西哥真正進入可再生能源時代是完全可行的。”

盡管如此,她也捍衛了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的有爭議的目標,即確保發電比例爲 54-46%,以支持國家,以保護“能源主權”。

六位高級管理人員告訴路透社,辛鮑姆最突出的競爭對手、外交部長馬塞洛·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預計將對商業更加友好。不過,他們很快就預測,兩者對投資者來說都比洛佩茲·奧夫拉多爾更令人鼓舞。

其中四名助手表示,他們認爲總統更喜歡內政部長阿丹·奧古斯托·洛佩茲(Adan Augusto Lopez),另一位國家再生運動競爭者,而不是埃布拉德,也是出于意識形態的原因。

助手們強調,洛佩茲·奧夫拉多爾想要什麽對于確定候選人至關重要,盡管他公開否認了這一點。他們說,這個問題沒有解決,因爲總統想看看領跑者如何與選民建立聯系。他說,候選人將通過國家再生運動組織的投票選出。

最近的調查傾向于顯示選民稍微偏愛辛鮑姆而不是埃布拉德。

該黨的領跑者中沒有人掌握洛佩斯·奧夫拉多爾的政治權威,但正如領導人、官員、外交官和莫雷納政治家所說,所有人都可能更加和解

墨西哥“女性時代”來臨

與平易近人、經常兩極分化的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相比,辛鮑姆的形象顯得清醒而謹慎,洛佩茲·奧夫拉多爾從早上 7 點開始在每日新聞發布會上決定墨西哥的政治議程。

辛鮑姆的祖父母是來自東歐的猶太移民,她的選舉將是猶太曆史上的一個裏程碑。

在說她爲自己的傳統感到自豪的同時,辛鮑姆堅定地強調了她的墨西哥血統,將自己描述爲“瓜達盧佩納”(guadalupana),並稱其爲瓜達盧佩聖母(the Virgin of Guadalupe),這是該國羅馬天主教的標志性偶像。

她和她的競爭對手發誓要保留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的福利計劃和他的核心議程。他們很少談論他們自己的計劃,而是談論他們可以做些什麽來完善他的計劃。

在全國範圍內,洛佩茲·奧夫拉多爾比國家再生運動更受歡迎,後者現在控制著近叁分之二的地區政府,賦予它更多動員選民的權力。

辛鮑姆說:“墨西哥正處于其曆史上的一個特殊時刻。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總統的受歡迎程度源于他個人、樸素、簡單的治理方式。”

官員們說,如果洛佩茲·奧夫拉多爾將權力交給辛鮑姆,這將有助于讓他的女權主義批評者保持沉默。

墨西哥城人口最多的自治市 Iztapalapa 的國家再生運動市長克拉拉·布魯加達(Clara Brugada) 說,墨西哥政治中女性的迅速發展對辛鮑姆有利。

她說:“這是女性的時代。”

辛鮑姆在總統苦苦掙紮的一些領域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全國範圍內,凶殺案一直居高不下,但在墨西哥城,她把它們減半。筆者今年5月在墨西哥城居住一周,在公園、超市、街道、餐廳、景點漫步,看到到處都是警察,有安全感。

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的許多最大的公共工程看起來越來越像是無法在他的監督下完成。

辛鮑姆說,下一任總統將負責鞏固瑪雅火車(他在尤卡坦半島的鐵路項目),塔巴斯科州的一個新煉油廠,以及他計劃在墨西哥南部建立的跨洋貿易走廊。

在國家再生運動內部,人們普遍認爲辛鮑姆是要被打敗的人。 埃布拉德和一些支持者公開敦促國家再生運動確保競爭者在“公平的競爭環境”上競爭。

官員們表示,國家再生運動不能冒險幹預民意調查的結果,但他們的組織、結構和提出的問題將影響結果。目前尚不清楚將咨詢誰,也不清楚將進行多少輪投票。

籠罩在國家再生運動統治下的一片烏雲是墨西哥城,它是墨西哥左翼的堡壘,它將總統、辛鮑姆和埃布拉德聯合起來,後者接替了洛佩茲·奧夫拉多爾擔任市長。

2021 年 5 月,墨西哥城的一座地鐵立交橋倒塌,造成數十人死亡或受傷。埃布拉德在擔任市長時建造了這條決定性的地鐵線路,而辛鮑姆則對這一悲劇進行了批評,後者的維護工作受到審計師的批評。

接下來的一個月,國家再生運動在中期選舉中出人意料地失去了對首都 16 個行政區中大部分行政區的控制權,該黨在大多數州掃清了反對派,並有創紀錄的女性獲得州長職位。

五名親密助手之一說,洛佩茲·奧夫拉多爾公開表達了對墨西哥城選舉結果的擔憂,這讓他對 辛鮑姆是否是合適的候選人猶豫不決。

盡管如此,反對派政治家阿爾法·岡薩雷斯(Alfa Gonzalez)曾是總統的支持者,他曾在 2021 年占領了墨西哥城的辛鮑姆自治市鎮特拉爾潘(Tlalpan),他表示,正是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的分裂言論疏遠了前支持者。

岡薩雷斯告訴路透社:“中産階級在反對派獲勝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岡薩雷斯將埃布拉德描述爲最有可能從反對黨手中奪走選票的候選人,他認爲辛鮑姆和洛佩茲·奧夫拉多爾之間的認同程度意味著他們的命運現在與 2024 年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她說:“他們押注在總統的助推上。”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泉深微信號:VictoryVictoryZhu

Categories: 芝加哥頭條